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然你不要去死嘛(但你在路上了哦)!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7.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盧建彰相信創意就是生活的各種面向,覺得故事比權勢強悍,認為如果抓到一個信念就要有抓到一個信念的樣子。...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不然你不要去死嘛(但你在路上了哦)!


我們,真的,活著嗎?

多數時候,我都比一般人的標準來得懶散許多。可以坐著就不站著,可以躺著就不坐著,能夠出去玩就不在辦公室假裝,不能出去玩就趕快把工作做完好去玩。與其兢兢業業,不如隨時 yayaya,哪裡好玩哪裡去,什麼不好玩就想辦法讓他變好玩。

而跑步是少數我覺得不好玩,卻還繼續做的,而且沒人逼我。

(要是有人逼,我大概馬上就戒掉了。)

我喜歡用每公里五分鐘的速度,去理解城市,因為開車太快,走路太慢。看著每個城市的樣子,有時把我自己的樣子給那城市看,更多時候,想著這城裡居住的人們,他們怎麼生活,想著自己可不可以學學他們好的那一面,然後用自己的力氣邁開大步,前行。

而跑步最常讓我想到的是,既然是在去死的路上前進著,我們真的活著嗎?

往下講之前,可以看看這支讓我哭了好多次的短片,是Under Armour為菲爾普斯在里約奧運前拍的,歌超正,正到你淚腺會失去自主能力。

IT’S WHAT YOU DO IN THE DARK

THAT PUTS YOU IN THE LIGHT

看完片子,你應該跟我一樣感動,然後納悶,不是要談跑步,怎麼給我看游泳啦?

不要誤以為影片最後談的是在奧運競技場上的榮光而已,菲爾普斯作為人類史上獲得最多奧運獎牌的運動員,他不需要在退休後再重新投入一次奧運,奧運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他的競爭對手是自己。

你在暗處的所為,會為你迎來生命的光明。因為,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會有獎牌,不會有觀眾,只有你。

跑步沒有掌聲,只有腳步聲。

我想講的是長時間、持續性自主的運動。

那是你家的事,微不足道,會占去你生命很多時候。但,也會在很多時候,在你生命裡站在重要的位置。

跑步,從唯物論來說,是奇怪的行為,因為似乎沒有創造什麼利潤。但就現代而言,它說不定消弭了衝突,甚至創造了極高的心理價值。至少,它治病,像我這種假鬼假怪(台語)、不甘寂寞的病。

這不是一本跑步聖經,但確實是因為跑步所啟發的一本書。

用跑步發掘自己和城市

我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在跑步時想的,不只這本書,而是跟工作有關的,跟創作有關的,跟生活有關的,跟生命有關的,都是。

不一定想得出來,但在停下腳步的那一天,我可以回答自己,我有在想,雖然總是想得不夠好。

跑步讓我思考的同時,多少也更加相信自己。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前進,而那是這個高度仰賴工具和人脈的時代,所缺乏的。

(可怕的是,有時,人脈也是工具,甚至,你也只是別人眼裡的工具。跑步多少讓你可以擺脫這種不潔感,至少假裝擺脫。)

跑步讓我找回真實,因為喘氣是真的,騙不了人。不管你有什麼世俗的頭銜,它都一視同仁。它更是階級平等的開始,儘管,世界太多不公義,但跑步很公平正義。

跑步多少讓我記起我是迷惑的,因為每一步我都很掙扎,每一步都想停下,但也每一步都很享受,享受我竟跨出了上一步。

跑快一點,讓煩惱追不上。

跑慢一點,讓靈魂追得上。

跑步讓我知道我是軟弱的,讓我知道有更大的神聖存在。雖然不一定會看到,就像摸不到自己的疲累,但你知道它壓在身上幾乎無法負荷,必須十分用力才能挺直腰桿。那讓我感到謙卑。

能用自己的力量讓自己謙卑,那在現代,毋寧是種祝福。

跑步讓我可以瞧不起自己,那個總是不太光彩的自己,讓我可以不必假裝無視於他祈求改變的目光,跑步讓我知道,總是有我跑不到的地方。

跑步讓我想起媽媽,讓我想念爸爸,讓我想到,說不定還有我可以讓爸媽高興的可能。

跑步讓我可以確切的感受到跑步的樂趣,尤其在要去跑之前。

我們都很容易以為自己現在的狀態有多強大。

跑步讓我可以確切的感受到不跑步的樂趣,尤其在跑完之後。

我們都很容易忘記自己現在的狀態有多幸運。

跑步,讓我不想跑步,然後又因此,想跑步。這麼矛盾,幾乎跟我的人生一樣。

我想,總有一天,我不能跑步,在那之前,我想我可以跑步,並且到沒去過的那個地方。而那,讓去死顯得容易一點點。

我們都跑在去死的路上,只是假裝不知道。

但就算你不知道,你還是在路上,甚至可能因為我們知道,所以,可以稍稍跑得有點樣子。

因為,跟去死一樣,最後只有一個人跟你一起跑,往下跑,或者往上跑。

那個人是你,你平常不太看的你。但只有你應該看你,不管看不看得起,你得看你自己。

要不要跑步看你自己呀?

看你自己要不要跑步呀。

跑步時你看不見自己,因為沒有漂亮的鏡子,映照你漂亮的身形。

跑步時你看得見自己,因為將有漂亮的影子,映照你漂亮的身心。

跑步時,我常說,看!(Look!)

因為好累。

但至少,我說得出,看。因為有一天不行。

如果,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那會不會,不只是現在這樣?

我們會不會想讓路上的風景好一點?會不會想讓自己成為路上的風景?

這會不會,讓我們值得跑下一步?

我繼續帶著疑問跑。

而這或許,就是答案。

摘自《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陳子揚
Photo:盧建彰提供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