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七月七日深夜的盧溝橋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6.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決勝看八年
全世界都在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週年」的氛圍中,最被掩蓋的「中國戰事」──八年對日抗戰,已經清楚...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七月七日深夜的盧溝橋


一九三七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深夜,在河北省宛平縣郊的盧溝橋,中日兩國的軍隊發生了一起意外衝突事件,史稱「七七事變」,從而引發了中國的全面抗戰。上面這段話,幾乎每個名詞背後,都各有一段故事可說。

讓我們先從盧溝橋說起。這座華北最大的聯拱石橋, 始建於金章宗明昌三年〈一一九二〉,橫臥在永定河上,已經有八百年之久了。元朝時,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Marco Polo〉就曾經來到這裡。在他的遊記裡,描寫盧溝橋是一座「巨大壯麗的石橋」。於是,在西方,盧溝橋就被稱做是「馬可波羅橋」。

盧溝橋的石造橋墩呈銳角造型, 以破解冬季河面漂浮的堅冰, 稱「 斬龍劍」;盧溝橋面上,每隔一步半,就有一根望柱,每根望柱都雕有多頭石獅子。因為多次整修,獅子數量很難精確計算,所以老北京有一句歇後語:「盧溝橋的獅子——數不清」。清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盧溝橋曾經重修,之後乾隆皇帝在橋畔的碑亭御筆題下「盧溝曉月」四個大字。這四個字的典故,源自從前北京人送客,盧溝橋是送別的終點,離人和送行者在此作別,依依不捨,直到月亮落下,天將破曉,方才道別。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這天的盧溝橋,沒有月光。七月的北平,正進入初夏時節,入夜後氣溫稍涼,在攝氏二十到二十五度之間,不久前才下過雨,夜空烏雲厚重,偶爾颳起陣風。七日晚間十一時,離北平十五公里外的宛平縣,日本軍隊在盧溝橋北側舉行軍事演習。日軍突然以士兵失蹤為由,要求進入縣城內搜察,在被中國守軍拒絕之後,日軍包圍宛平縣城,在凌晨三時四十分開始砲擊盧溝橋中國守軍陣地,中國軍隊開槍還擊。「七七事變」爆發。

宛平縣城郊為什麼會有日本軍隊?日軍又為什麼要舉行軍事演習,並且執意進入縣城搜察?

擴大與否難抉擇

攻擊盧溝橋畔中國守軍的日本部隊,在編制上屬於支那駐屯軍步兵第一聯隊。日本支那駐屯軍是八國聯軍之役後的產物。一九○ 一年清廷與各國簽訂《辛丑和約》, 規定各國可在北京到山海關之間駐紮軍隊。日本便依據條約,向北京派出清國派遣軍,民國建立以後,更名為支那駐屯軍。該部隊共有五千六百多人,司令部設在天津,在北平、天津各有一個步兵聯隊。

支那駐屯軍,只是日本對中國進行逼迫的其中一環。明治維新以後,日本躍居帝國主義強權,就希望能建立起以日本為中心的亞洲秩序。一八九五年,日本陸、海軍在甲午戰爭中擊敗李鴻章的北洋水師與淮軍,逼迫清廷割讓台灣。一九○五年,日本與俄國會戰〈 戰場在中國東北〉,打敗俄國,取得東三省利權。此外,日本在廈門、漢口、上海等地設有租界,日本浪人在中國各地蒐集情報,日本海軍陸戰隊在上海築有要塞式的堅固營房。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夜,日本自行炸毀瀋陽附近柳條溝的鐵軌,稱是中方所為,以此為理由攻打瀋陽。東北軍在「少帥」張學良指示之下,不予抵抗;日軍在

八小時內攻下瀋陽全城,整個東北,在一百日之間,完全落入日本之手。隨後,日本扶植前清遜帝溥儀為執政〈 後來即帝位〉, 以新京〈 長春〉 為首都,在東三省建立「滿洲國」。

取得了東北,日本的下一步,是進行「 華北特殊化」,使河北、察哈爾兩省脫離中國中央政府的控制。一九三三年,中日兩軍在長城爆發軍事衝突,雖然中國軍隊在幾次戰鬥當中占了上風,但是在日軍迂迴包抄之下,北平、天津受到威脅,因而簽訂《塘沽協定》,中國軍隊撤到長城以南。一九三五年六月,日本軍方又藉由一連串的事件,以動武威脅,迫使中央政府的黨、政、軍人員和機關撤出河北、察哈爾兩省,而且要求中方取締軍民的排日行為。

這就是一九三七年七月時的華北局勢,「七七事變」在日方看來,仍然算是許多次大小衝突當中的一次。日軍在宛平縣郊演習,姿態耀武揚威,還要求進縣城搜索,全是在製造藉口,壓迫中方讓步。實際上,日本並不將當時的中國放在眼裡,軍部設定的假想敵,是北方的蘇聯。東京根本沒有在中國擴大戰事的打算,只打算鞏固華北勢力範圍,藉以擴大日本利益。但華北、東北一帶的日本少壯軍官,卻嫌這樣打打停停太過緩慢, 主張再給中國「 一擊」, 方能令中國就範。七七事變後,日本內部「擴大」與「不擴大」兩派形成相持不下的局面。隨著事態發展,擴大派占了上風,東京下令增兵華北。這種軍人拖著政府向中國進逼的情況,以後還要繼續上演。

摘自《決勝看八年》

Photo:Matthew Grapengieser, CC Licensed.

相關文章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