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是別人愛炫,只是我們太弱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8.0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今天就脫魯的競爭力
弄懂這世界的規則,從此脫魯而出!都已經照勵志書的方法過生活,怎麼還是一樣魯?※因為成功者沒有寫出他的...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書到通知我

不是別人愛炫,只是我們太弱


所謂「炫耀」的三個案例

我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曾參加一個社團的迎新,每個人自我介紹,輪到一個一身LV、手拎愛馬仕的女孩子時,說起愛好,她想了想,說:「喜歡跑車。」然後很淡定的坐下了。很多同學你看我,我看你,彼此投以「炫富」的判斷目光:「這個妹子是來拉仇恨的!」

但是在後來的小組聊天中,我們發現這女孩子謙遜乖巧、真實自然,並不屬於我們所知那類熱衷「炫富」的人。真實的情況是,這女孩從小家境就很優越,周邊朋友也都是彼此相當的家境。在她和她朋友們的生活中,一件香奈兒和很多人眼中的優衣庫一樣普通。她也從來沒有覺得說自己喜歡跑車是炫耀,因為在她的生活圈子裡,喜歡跑車就和很多人喜歡郵票一樣普通。

為什麼她「衣著香奈兒、愛馬仕,說喜歡跑車」,我們就會覺得她炫耀,而如果她「衣著Only優衣庫,喜歡吃肯德基」,我們就不會覺得呢?不是因為她炫耀,而是我們太弱。掙扎在基本生活水準的我們,面對一句從容淡定的「喜歡跑車」之所以瞬間心生鄙視,原因不是人家愛炫,而是我們太窮。

剛畢業的時候,有個同學去了瑞銀集團(UBS),他的年薪大約六十到八十萬人民幣。那年就業環境很糟,基本上能有個年薪十二萬人民幣的工作已經不錯了。我們有同學得知後向他恭喜,並開玩笑求包養,而他一臉無奈的說:「其實這個工資我不滿意。」

有些人對我說:「他太能裝了,炫耀啥?」意思是:「你他媽的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但是仔細想想,他暑期實習的單位要比瑞銀集團還厲害,而且我們同學之中他這個級別的大神,以及一些在我們看來成績、身體素質、綜合能力等不如他的大神們,的確有好幾個找到比他年薪更高的工作。對這同學而言,那個工作確實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他有一百萬年薪以上的實力,但拿著六十萬年薪的工資,想想確實有些遺憾。

為什麼他「拿著六十萬人民幣以上的年薪而遺憾工資低」,我們就會覺得他炫耀,而如果他「每個月拿三千人民幣,抱怨工資低」,我們就不會覺得呢?不是因為他炫耀,而是我們太弱。辛苦如狗一樣找工作的我們,面對抱怨六十萬人民幣以上年薪的無奈表情會瞬間心生鄙視,原因不是人家愛炫,而是因為我們太矬。

有一個學長跟我們發牢騷,說他找不到女朋友。但是這學長每天身邊鶯歌燕舞,被各種美女環繞,給人感覺就是天天約會對象都不重複的那種高富帥,結果跟我們一群魯蛇抱怨沒有女朋友。很多弟兄跪了,高呼:「哥,能不要炫妹子了嗎?求求你了!」

後來這個學長和一個海外留學歸國的二代女神在一起了。現在想想,這位學長在金融圈工作,擅長國標舞和鋼琴,父親是大學教授,自己有六塊腹肌。這種高品質男生想找匹配的妹子確實不太容易。想想之前每天圍繞在他身邊的「庸脂俗粉」,確實難以讓這位睥睨魯蛇的男神看上眼。他的牢騷確實情有可原。

為什麼他「發牢騷沒有女朋友」我們就會覺得他炫耀呢?不是因為他在炫耀,而是我們太弱。對於一般人來說,能有一個女友就不錯了,哪還能有機會像他一樣有那麼多妹子可選。我們對他的抱怨,原因不是人家愛炫,而是因為我們太弱。

覺得別人炫耀,大多是因為你「沒有」

要這麼回憶下去,八天八夜不夠用。我們對別人炫耀的鄙視,其實大多諸如此類—人家不是在炫耀,只是我們太弱!我們總把一些人的無意識流露當作炫耀。而事實上那被我們當作炫耀的東西,在人家看來普通到不用考慮說出來之後帶給人的感受—誰會介意告訴別人「我吃了一碗難吃的米飯」呢?當然,你在每天吃不上米飯的人面前,還是有可能被看作在「炫耀」。

我們在哪裡欲求不滿,就在哪裡憤怒。我們在乎的不是他們有什麼,而是跟他們相比我們沒有什麼。我們評定一個人是否在炫耀,不是根據他說的內容本身,而是根據我們對他擁有東西的稀缺程度,而對此的憤怒及衍生出來的敵意,根源於我們的欲求不滿。「我想要的我弄不到,你有了還抱怨太少,啊啊啊你這個賤人!『馬太效應』不是你這樣玩的!」欲望真的是化腐朽為神奇的魔法劑,一句普通的坦言經它點化,立刻變成炫耀。隨口一說帶來的敵意就這麼灑脫,欲望一起,呼嘯奔騰。

一個十惡不赦的學霸面對九十九分時的縱橫老淚,只有另一個惡貫滿盈的學霸才能理解,面對學渣們嫉惡如仇的眼神,他們是那麼的無辜又無助。

一個肉嘟嘟的富婆在難民面前一邊吃肉一邊舔嘴咂舌,這就是赤裸裸的挑釁;但在一個苗條女神面前,這就是自取其辱;在另一個肉乎乎的肥婆面前就會聽見:「矮油,自己人啊!是吃清蒸的還是紅燒的?」

社會環境如此複雜,欲望訴求如此多元,稀有資源如此繁雜,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語言忌諱要多出許多。因為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多麼習以為常的事情,在某些特定的情況會被一些人認為是多麼的「炫耀」。

如果你在一九六○年代,逢人就問:「吃了嗎?」你就是在炫耀;在工科學校問:「哥,你看我妹子靚麗嗎?」你就是個賤人。

當一個愛情美滿、事業豐收、哈佛畢業、身材健碩的帥哥發出這樣一則近況:「今天和老婆開著新買的布加迪威龍回母校,好開心!另外被同學說八塊腹肌快沒了,好著急!」窮人會覺得他炫耀「布加迪威龍」跑車,老光棍覺得他炫耀「老婆」,非名校會覺得他炫耀「哈佛」,排骨男會覺得他炫耀「腹肌」。當然,對於非名校、又老又窮的排骨男光棍來說,這近況就是讓他開八個免洗帳號開始攻擊的節奏;但對於和發文者一樣事業有成、身體健碩、家庭和睦的哈佛同學來說,這就是一個隨口抱怨,底下留言不過是「哈哈哈」而已。

記得當年小瀋陽(沈鶴)說:「啥叫善良?別人吃不上肉,你吃上肉別舔嘴咂舌就是善良。」投資銀行業喊「工資不夠高」,品牌諮詢顧問哭了;品牌諮詢顧問喊「平臺不夠高」,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哭了;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喊「生活太單調」,科學研究員哭了;科學研究員喊「生活保障低」,傳媒業哭了;傳媒業喊「工作不自由」,在國營企業的哭了;在國營企業的喊「升遷無前途」,公務員哭了;公務員喊「社會地位低」,投資銀行業哭了⋯。

將更多注意力放在進步上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只有見過真正的大江大海,才不會輕易鄙夷未見過波浪滔滔的嘆息。當我們一再被某個言行激發反感甚至激怒,而原因是「認為他在炫耀」時,可以明確告訴自己:「我在這方面很弱,確實很弱。」當我們還很弱小的時候,唯有學會淡定與包容。不要去攻擊別人的「炫耀」—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炫耀,因為這只會暴露我們的軟弱而已。

哪怕你想掩飾好自己的短缺,也要將更多注意力集中在「進步」。因為當你滿心咒怨,謾罵一個炫耀賤人的時候,實際上人家可能只是無意識將自己最普通的一面流露出來。你這一怒,就暴露了你的階層、你的貧窮、你的醜陋、你的愚蠢等任何本來一直想掩飾的方面—沒有比憤怒更能赤裸裸將一個人徹底暴露的事了。

每次面對炫耀,與其任憑不爽和憤懣憋出內傷或罵出外醜,倒不如好好利用這股黑暗能量,刺激自己工作更努力、學習更刻苦、化妝更認真、減肥更起勁。這樣,你不僅逃離了無休止的樣貌羞辱、智力比拼、財富虐殺等精神折磨,還有更多機會去縮小這段差距,並減少其帶來的精神壓迫。更為關鍵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會慢慢認同這種差距的合理性—先天稟賦、後天機遇和努力等綜合作用下的合理差距,你的痛苦會被這種合理性逐漸削平。

曾國藩說:「欲宏其量,必擴其識。」我們的憤怒源於自己的脆弱—欲求不滿,弱小而不能達到對自身的期待。當我們的能力配不上自己的野心,就會很痛苦;當這事實被別人從容的公開展示,我們就會更痛苦。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太弱。變強,只有變強。當我們夠強大的時候,就很難被冒犯到,因為曾經刺激到我們自尊心,被我們認為是炫耀的東西,已經變成家常便飯甚至不屑一顧的雜物。當年讓我們心靈激盪的東西,已經不會重新納入我們眼界。從容,就是因為我們變強。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追根究柢是以自身稟賦和能力為基礎。只有開拓自己的眼界和見識,才有可能過上一種更高品質的精神生活。從容,從來不是一種刻意表現出來的狀態,而是一種以實力為根基的自然散發。

摘自《今天就脫魯的競爭力》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