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跟四大名著學管理智慧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8.2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迷茫時代的明白人
工業時代用龐大的知識體系,讓每一個人進入了一個嚴密但細碎的分工之中,每一個人都被迫扁平化,被各種系統...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跟四大名著學管理智慧


我們在看待二○世紀中葉大英帝國的解體的時候,通常都是從這個角度來看的:你敗了,你不行了,你下場很慘烈。

但是,我們不妨從英國人的角度來看這件事,說不定答案就不一樣了。英國人說不定覺得:什麼敗亡,這叫轉型成功好不好?畢竟這兩、三百年,我沒有一次是困獸猶鬥,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只剩最後一口氣,然後帶著沮喪的心態躲到歷史的角落裡去舔傷口。我每次都是放下歷史的包袱全身而退,做了歷史時點當中的最優解,那是我當時最好的答案。就算印巴分治導致血流成河,流的也不是我英國人的血,我英國人見機行事,及時地撤走了。所以,這叫敗亡嗎?而且,今天全世界的英聯邦還搞運動會,還賽鴕鳥,我們女王還出來揮手呢!我們王子結個婚,全世界人不都在搶著看嗎?為什麼?我們還是有強大的文化影響力嘛!怎麼能說我們敗亡了呢?我們是轉型。

表面上,我們說的是大英帝國,其實我想說的是從工業社會結束,一直到互聯網社會到來,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一個主題:商業。傳統的大組織如何適應這個新的浪潮,完成大英帝國式的轉型呢?

很多企業家都在喊轉型,但是你不要聽他的,因為主動的轉型從來不存在。比如說現在很多的工業企業,看著騰訊、阿里巴巴、小米那麼風光,也很羡慕,但是這遠遠構不成轉型的力量,轉型的動機一定是來自於它搞不定了。

前不久,我認識了一個開連鎖髮廊的企業家,他就告訴我:「真的是搞不定了。那些優秀的髮型師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再在我這兒幹了,他們有固定的客戶,有手藝。在CBD(中央商務區)隨便租一個一居室,雇一個助手,就可以把生意繼續做下去。他們為什麼不要那份自由、那份尊嚴,跑到我這兒打卡上班,領績效工資呢?」

互聯網社會就是這樣把傳統工業社會那種僵化的結構全部打碎了,變成點和點、點和線,每個點都可以和整個社會發生連接,變成一個全新的結構。我們過去追求確定性、追求控制的所有管理方法,全部失效了。

過去的所謂管理,無非就是追求確定性,時間不可靠,我讓你打卡,追求時間上的確定性;績效不可靠,我搞KPI(關鍵績效指標)考核,追求績效上的確定性;人心不確定,我搞企業文化,搞團隊建設,說白了就是給員工洗腦,讓員工變得更可靠。

這一套管理工具在互聯網時代,面對九○後的新員工,蒼白無力得一塌糊塗,怎麼辦?羅胖沒辦過企業,也沒有招,我只能給大家打個比方,提供一些解決問題的思路。這個其實就是中國老祖宗的智慧。

四大名著裡面有兩本講的就是傳統工業社會,這兩本就是《紅樓夢》和《三國演義》。

在傳統工業組織裡面,上下結構其實就是《紅樓夢》裡面的權力結構。上面坐著一個老太太,老太太有幾個爪牙,核心是王熙鳳。所有人的飯食,每一個丫鬟、每一個小主的月例銀子,都得從王熙鳳指頭縫兒裡摳出來,大家能不乖乖地聽她的嗎?

假設咱是一個丫鬟,想在賈府裡混得好,應該怎麼辦?就得勾搭寶玉,甚至是璉二爺,變成通房丫頭。變成通房丫頭之後,最好被收為妾,變成趙姨娘。成為趙姨娘之後,再給主子生一個娃,也許這娃像賈環那樣不招人待見,但畢竟也是半個主子;最好再把大太太盼死,把咱扶正。這就是一個晉升臺階,導致上上下下一片扭曲,而且這種組織結構一直在風雨飄搖中。前天還是元妃省親,烈火烹油一般,今天就樹倒猢猻散了,覆巢之下無有完卵。

傳統工業組織裡面的平行結構其實就是《三國演義》,書中體現的就是:零和博弈。甭管原來是多親多近的弟兄,最後為了荊州這屁點大的地方都可以拔劍相向,原來的聯盟都不算數了,部門和部門之間推卸責任、互相坑害,爭鬥無盡無休。

老祖宗還給我們留下了另外兩本著作,那就是《西遊記》和《水滸傳》。

《西遊記》中的唐僧師徒,其實就是典型的互聯網時代的小型創業團隊,可能團隊裡的幾個人脾氣都不好,也沒有什麼嚴格的管理方法,大家連《傑克•威爾許自傳》(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都沒看過,甚至不知道他老人家是誰,這幾個人就知道做一個產品。這樣的公司說不定最後反而成功了。

很多很大型的互聯網公司,就是唐僧師徒式的團隊成長起來的,到現在還是幾個老哥們兒在那兒撐著,雖然有掉隊的,但他們有清晰的願景,有互相之間的諒解。你看唐僧什麼都不會,他就一個目標:去天竺。有了這麼一個核心,就容易形成一個非常有戰鬥力的小組織。

更牛的就是《水滸傳》,梁山上是沒有KPI考核的,也沒有打卡機,它只有一個核心,這個核心不是以權力和暴力為基礎的,而是以人格魅力為基礎的。核心人物就是宋江,江湖人稱「及時雨」,所有英雄好漢見到他都是翻身便拜。

這個團隊的其他人都是臨時湊出來的,有的是兄弟,有的是隔壁二龍山上的,有的原來就認識,後來因事牽扯上山的。不管怎麼樣,大家上了山之後都是平等的兄弟,同樣是大秤分金、大塊吃肉,只不過有個排名座次而已。

怎麼做事呢?臨時組織團隊,比如宋江說:「要打祝家莊,哪位兄弟與我出戰?」這時候自由報名,一切都是基於自由意志。

你再回頭看一下大英帝國,不需要佔有、不需要控制,只需要在一個共生的生態當中,大家達成基本的信任和情感的連接,然後用交易的方式來完成協作,來創造共同的財富和未來。這豈不是一個非常好的制度安排?

當然,如何從《紅樓夢》式的組織變成《水滸傳》式的組織,我也不知道,這個需要每一個企業去具體地落實。

我們「羅輯思維」團隊的聯合創始人「脫不花妹妹」,在一篇文章裡說過一段話,也許可以給大家一點兒啟發:「傳統工業社會是用追逐確定性的方式來消滅不確定性。而現在互聯網時代追逐一個組織的建設,我們應該用主動接受挑戰並迎合不確定性的方式,來應對不確定性。」

摘自《迷茫時代的明白人》

迷茫時代的明白人

數位編輯整理:丁希如,陳子揚
Photo:kanegen,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