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聽聽孩子的心聲,對他們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6.29
收藏文章 1

文章摘錄自

讓天賦發光
你擔心教育嗎?我承認我很擔心。​——Ken Robinson 肯.羅賓森2006年在TED發表演講之...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加入購物車

聽聽孩子的心聲,對他們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回歸基礎

在蘿莉‧巴倫博士(Laurie Barron)到喬治亞州紐南巿(Newnan) 煙路中學(Smokey Road Middle School)報到之前,這所甫成立五年的學校已經換過四位校長。她告訴我:「並不是前輩們缺乏領導力或不夠能幹。事實上,他們都是非常成功的老校長,其中三位更被推選為學區教育局長。問題是,這所學校缺乏穩定的領導,他們在這裡的時間太短,短到來不及有所作為。」

像煙路中學這樣條件惡劣的學校,又碰上經常更換領導人的問題,影響尤其嚴重。距離亞特蘭大市(Atlanta)三十五英哩的紐南巿,有將近百分之二十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而煙路中學更有超過六成的學生符合清寒資格。蘿莉在二○○四年就任校長時,煙路中學學生的學業表現,一直是同學區五所中學裡的最後一名。然而,這裡的學生曠課時數、記過處分、被少年法庭起訴的案件,以及因行為問題轉進特殊教育資源班的數目,卻居學區之冠。煙路中學需要多方面的幫助,蘿莉卻相信學校最迫切需要的反而是穩定性和安全感。

「我在這兒的第一年,天天都忙著跳過桌子、拉開學生,阻止他們打架。當人們問我手上有什麼資料時,我會回答我忙著跳桌子,沒時間蒐集資料。我是個做事有條理、重視分析的人,可是第一年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建立安全感。因為校園裡時常上演各式各樣的紛爭,沒有一位學生在學校裡會覺得開心。」

蘿莉在第一年裡花了很多時間拉開打成一團的孩子,而且縱使心裡並不願意,她還是會勒令學生短期停學,因為那是必須的手段。蘿莉發現,當學生不是忙著挑釁就是在害怕被捲進爭執時,根本沒法靜下心學習。到了第一年快結束時,她已經清楚堅定地立下了夠多的規則,讓學生開始明白師長對他們的行為要求。最重要的是,她在第二年開學時又出現了。她讓學校終於能有效執行長期計畫,打破校園中根深柢固的文化陋習。

「我們學校不會被認為是所好學校,大家也不覺得那有什麼關係。對我們的表現,沒人會感到失望。人們的態度就好像:『你手上的材料就是這樣,所以能有這種表現也算不錯了。』我們不好,可是無所謂。到了第二年,我們才真正開始思考自己將來想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需要改變,讓孩子們有意願上學。我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架構出學校的使命和願景,那時我們才發現必須去認識每一個孩子。這個過程非常耗時,而且牽涉的人數極多,包括所有的老師、學生、事業夥伴和社區人士,沒有一個人能置身事外。我們成立了家長教師聯誼會。因為有一些好老師一直到今天都還留在煙路中學,所以我相信許多老師是信任孩子的,但以學校整體的角度來看,我不認為我們對孩子們有信心,而社區也同樣不信賴我們的學生,我們看不到一個清楚而全面的使命。」

這個願景逐漸發展成一個四階段的計畫,第一步是確定孩子們會來上學。一直以來,學生的出席紀錄十分糟糕,蘿莉發現學校的風氣讓孩子覺得來或不來根本沒有差別,而她自己也是問題的一部分。她說:「我老是勒令打架的人短期停學,而這就好像在告訴他們,我並不想要他們在這兒出現。」

接下來,她和團隊需要讓學生覺得在學校很安全。雖然大多數的爭執並不會造成嚴重傷害,但是如果要讓孩子覺得在學校很安全,且學習不分心的話,就一定要終止總有人不時打架的惡習。

做到這一點後,下一步是幫助學生發現自己的價值。當蘿莉和老師明白自己必須依照每個孩子的興趣和需求與他們互動時,真正徹底的改變就開始了。

第四步是調整教學內容,幫助學生邁向成功的未來。值得注意的是,蘿莉將它列在最後一項。因為她認為,唯有在其他目標都已達成的前提下,學術課程的重要性才能成立。而在衡量學校教師時,她也採取同樣的標準。

「我們的重點並不在教學上,因為教學從來沒有停過。我不認為問題出在老師不懂得怎麼教孩子,而是太多外在的因素防礙了課程進行。我相信只要可以讓學生集中注意力,在每一堂課的七十五分鐘之內好好聽老師的話,一定可以教會孩子不少東西。只有移除阻礙後,才能回頭來評量老師。在那之前,我們無法確定老師是否需要幫忙。」

就在蘿莉開始思考什麼對孩子才是「重要的事」時,煙路中學也開始慢慢改變了。

「學生注重的事才是真正重要的事,並不是數學、英文就比較重要。我們的做法是,如果足球對你來說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我們就會盡一切努力讓你留在足球隊裡。在開始採取這種做法,孩子看到自己重視的事情被人看重之後,他們也會想要回饋,開始在我們重視的事情上努力。一旦師生間建立起友誼,他們看到我們失望,就會產生罪惡感。他們也許不喜歡數學,可是不想讓數學老師失望。如此一來,老師終於可以正常教學,不再忙著送搗蛋的學生到校長室來接受處罰。

有位老師對足球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每場比賽都會去看,在他的學生巴比得分時大聲歡呼,為他加油。然後在第二天的物理課上用巴比的名字舉例,代入方程式計算。不用說,為了那位老師,巴比什麼物理作業都肯做。」

為了貫徹這種做法,蘿莉不能採用政府預先設計好的現成模型,同時必須對抗殘留的「我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陳規舊習。當時有位運動健將,因為行為問題被送進校長室三十三次而必須重讀六年級。不過,當他終於明白蘿莉是真心接受「在他的生命中運動才是最重要的事」之後,行為問題便改善許多。「在七、八年級的兩年中,他一共只被送到校長室兩次。而且他通過了美國標準化測驗(standardized test)的所有科目。他是個黑人,需要特殊教育,拿食物券吃免費午餐,具備了所有失敗者的條件。我們告訴他足球確實可能比其他的事都重要,但是他得先讓我們幫助他順利從中學畢業。」

蘿莉舉了另一個例子:「合唱團裡有個白人女孩,需要特殊教育,來自經濟弱勢家庭。在四年級時,她父親過世了,她從此自我封閉,什麼事都不想做,她也得重讀六年級。學校的合唱團老師看到她的天份,指派她表演獨唱。她在十一月舉行的音樂會上一鳴驚人,並在接下來的整學年裡每科都得到優等。如果事情沒有改變,她幾乎不可能表現得這麼出色。所以我們一定要仔細聆聽孩子的心聲,了解對他們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們的老師不會當著全班的面說:『你們每個人都要通過數學考試。』他們會直接去找孩子,告訴他:『你想參加樂隊?想當首席?數學好的話,會幫助你實現願望。』你可以請任何人幫忙,但是無法強迫所有人聽從命令。」每個人都注意到了煙路中學的改變,各項統計數字更是扶搖直上。學生們所有學科測驗成績都進步了,尤其是接受特殊教育的學生,在數學和閱讀上更激進了百分之六十。不但學生的出席率大幅增加,被送到校長室記過處分的人數也急劇減少。

煙路中學的驚人轉變不僅讓它被評為喬治亞州劣勢傑出學校之一,最重要的是,它幫助了許許多多經濟弱勢的孩子。

蘿莉‧巴倫看出煙路中學迫切需要改革。她明白它需要的是徹底了解學生和老師後,因材施教的改革,是再多州政府的規定或聯邦政府的標準都做不到的。其實不只是煙路,許多學校都有改革的需求,然而蘿莉拒絕接受現狀,努力將問題具體化並採取行動。

摘自《讓天賦發光》

Photo:Tommy Wong,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