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孫正義史觀】日本第一戰略家:織田信長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6.09.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孫正義的焦燥
孫正義可能是下一位賈伯斯?或者只是一個貪婪的經營者?現在的他,正焦燥地站在岔路上。UNIQLO創辦人...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孫正義史觀】日本第一戰略家:織田信長


在歷史人物中,孫正義最尊敬的是織田信長。但是,他的觀點會被歷史考證家質疑,因為那畢竟是他個人的詮釋。

──聽說孫先生很喜歡研究歷史上的偉人。您最喜歡研究哪一位呢?

「如果說是日本人的話,那就是信長了。我覺得他有大局的觀念,並且非常擅長運用戰略。他的行動都有戰略意義,我說的不是『戰術』。他區隔了士兵與農民,讓人們接受需要使用槍支武器的社會。每次喝酒後,信長總會跳一曲『敦盛』,舞曲提及:「如果人生是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比較,真是如夢又似幻。」當時人們的平均壽命是五十歲。假如能活五十年,信長說道『我要布武天下,用武力一統天下,改變日本的現狀』。如果這樣反推算的話『啊,只剩十年了啊!』思及此,信長說道:『必須要拿下京都。我已沒有時間去顧忌其他人了。趕快結盟出發吧。』他就是如此地倒推著規劃自己的人生,也重新思考日本宏觀的結構和最根本的部分。

當時,日本國內的貨幣和匯率十分混亂。惡性貨幣和良性貨幣並存,即使同為五錢,價值也完全不同。由於是混合合金製成,材料也均勻不稱,其中所包含的金銀含量也有所不同。雖然同為五錢,不知名的製造商,尾張的五錢以及甲斐的五錢,價值也完全不同。當時,貨幣商人們的工作就是換算這些貨幣的價值,他們就像銀行的工作人員一樣,進行著兌換生意。之後信長統一了匯率,統一了貨幣的價值。同時取消了神社寺廟隨意收取稅金的行為,建立了一體化體制。為此,他燒了比叡山,但是這並不是因為他憎恨宗教或者和尚,而是為了截斷寺廟收取稅金所致。」

信長的思想影響孫正義很深。在十九歲的時候,他製作了「人生五十年計畫」。縱觀至今為止的職業生涯,孫正義時刻牢記著這個計畫。他的經營之戰與信長的戰鬥也有雷同之處。

──戰國時期給人的印象是不停的爭鬥。信長的戰役成了孫正義的參照目標。「我研究信長的戰鬥後發現,信長的兵力總是比對手要少。而除了桶狹間戰役以外,都不是由他挑起的。那一場兩千人對兩萬五千人的『桶狹間戰役』,實在讓人印象深刻。雖然有時會讓人覺得這種行為有些勉強,但是我認為如果沒有必勝的把握,他是不會發動攻擊的。」

──那對孫先生來說,您的「桶狹間戰役」是什麼呢?

「就是Yahoo! BB的戰鬥。因為我們的對手NTT掌控著市場。當時,我們每年都有一千億日元的赤字,與這麼強勢的公司對抗,真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所有的一切,我們都是第一次接觸。我想,再也沒有比這次更痛苦的戰鬥了。收購沃達豐時,因為有一些準備,所以不至於手足無措。不過,這些也只是大型戰略中的一個小戰鬥而已。」孫正義對戰鬥的看法非常客觀。上網服務Yahoo! BB為了獲取用戶,一直處於巨大的赤字之中。二○○四年三月決算,赤字達到一千七十億日元。連續三年的赤字,這是軟銀自上市以來,遭受過的最大損失。再加上當時還發生了洩露使用者資訊事件,對軟銀來說是一次嚴峻的挑戰,對孫正義來說,當然也是一個很大的賭局。相較之下,收購英國沃達豐日本法人後,軟銀由虧轉盈的進程要快得多。這是因為在Yahoo! BB推行過程中所積累的商業經驗,發揮了重要作用。

千利休是彈藥商人?

茶道大師千利休並不僅是茶道宗師,傳說他有許多不同的職業。在孫正義看來,他是一個「火藥進口商」。

──信長是第一個關注槍支的人,這一點很引人注目呢!

「同樣是槍,硬體部分我們能夠不斷地製造出來,但是它的核心──火藥,也就是軟體部分,卻怎麼也製造不出來。中國是火藥的原產地,把火藥從中國引進日本的,是大阪堺市的茶商。利休和信長並不是茶道上,師傅與弟子的關係,利休其實是個火藥進口商人喔。你不知道吧?」

──是的,我以為利休是茶道的師傅呢!

「這是外行人的想法。信長可不把茶葉當回事。當時與茶道相關的幾個人中,都擁有毛利元就或武田信玄這種常客。在當時堺市的茶屋裡,這些武士被人稱為『出人頭地組』和『暴發戶組』,但是,只有利休在那個時候仍然沒有大客戶。利休在堺市的茶屋中算是一個新人,他雖然沒有大客戶,但是行事機敏,動作俐落。信長因為不斷地戰鬥,所以需要持續的貨源,他判斷必須不斷地買進彈藥才行。但是,他一直苦於現金不足。『利休!』(信長叫道)。『你快去進貨。你引進的彈藥只能給我一個人喔!』『知道了。我會安排,錢呢?』『錢?等我打了勝仗再說。快點把東西送給我。』之後,信長的戰鬥就十分順利了。每次勝利後,他就會去付款。即使如此,戰鬥仍在持續中,而且日後的規模也不斷地擴張,所以現金是非常重要的。」

──和孫先生的經營很相似呢!

「之後,利休說『信長大人,明白了。我會比平常多進三倍的貨給您。』沒多久,信長又要利休進貨,利休回道『好的。信長大人,接下來,您要去攻打哪裡?要把東西送到哪裡去?』『你要聽嗎?我不太說和作戰相關的事。好吧,那告訴你吧,下一個目標是毛利。』為了防止類似這種極度機密的秘密外泄,談話必須在一對一的房間裡。比如說,董事辦公室裡下屬太多,秘書有時候也會進來送茶,根本就談不了話。

當時,商人要想看著大人的臉與他交談,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信長說道『這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打勝仗。為了獲勝,這些身份、商業習俗,都不算什麼。』『利休,你進的火藥只能給我,之後我會付錢的。』但是,利休畢竟是一個商人,他自然會想『真的會付錢嗎?我真的要冒險進貨嗎?』這種事,必須要看對方是否真心才能做決定。」

──如果被騙了,就不能繼續從商了。

「是的。所以他們在談話的時候,必須雙目相對。茶室是一個可以看著對方的眼睛說話的地方。在這裡,秘書不能進來,屬下也不能進來,全都由提供並且調配火藥的商人利休親自完成。他在茶具裡放進茶葉,加入開水,邊說『請您』,邊遞上茶碗。茶室是密談的場所。所以,茶並不是一種類似嗜好的東西,是用來交流武器,調配彈藥的密室。

為何豐臣秀吉和柴田勝家畏懼,或者說是敬重利休,因為他能與信長大人面對面且一對一的交流。而且,他是第一個得知下一步戰略的人。信長不是經常說『你快去給我進貨』嗎!所以,利休總是最先知道消息。於是,其他家臣都會跑去問他『信長大人接下來要怎麼做?告訴我吧。』『不行啊。不能告訴你。會被信長大人責備的。』『我知道。這樣吧,咱們喝杯茶吧』」

──所以,利休就收家臣為弟子了嗎?

「是的。然後,利休繼續說道『喝茶是可以的』,沏好茶後『秀吉大人,我是不會說的。』『好好,會去西邊吧?太陽有時會從西邊升起呢!』『不,太陽不會打從西邊升起的。』就在你來我往猜謎語般問答的過程,秀吉有所領悟了。『原來如此,下次是攻打關東啊?這樣一來,一定是關東啊,那我必須開始準備了。』為了獲取情報,秀吉經常去找利休。『利休大師、利休大師』『不行不行,秀吉大人』利休在獲取情報方面占了上風,這是因為他常與信長交談的緣故。」

──手中有無情報,是轉變地位的重要因素吧?軟銀的確擁有強大的力量。

「日本在製造槍支方面,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在關原之戰時,日本的產量達到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多虧信長讓日本在當時就成了世界最大的工業國家。雖然日本可以輕鬆製作槍支的外殼,但是卻怎麼也製造不出火藥,而且沒有任何的產出。

當時,掌握火藥壟斷權的是堺市的茶室。其實在購買火藥的同時,順便會進一些茶葉。

當時的茶是綜合維生素。那時雖然在飯團裡加了梅乾,但是面對連續幾日的戰鬥,士兵的蔬菜攝取量總是不足,能吃的蔬菜一直不夠。由於缺乏維生素,大家都得了腳氣病,雙腿無力,哪能戰鬥?而預防腳氣病最好的綜合維生素就是茶葉,還有抹茶。」

──全部製成粉末喝嗎?

「抹茶是最好的綜合維生素。所以,利休不僅是調配火藥和槍支的武器商人,他還掌握了維生素的供給來源。一般的茶葉體積太大。但是,製成抹茶粉後,只要少量的粉末,就能供給大量的維生素了。所以,一公克抹茶,在當時比一公克黃金還要貴。如果你以為利休只是一般製作茶葉的老師,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戰鬥勝利後,信長還會把茶具當做戰利品送他,這不僅因為茶具價值不菲,事實上,茶具的價值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個類似蓋過的印、備忘錄之類的東西。在茶室裡,這些人一對一,討論彈藥的調配問題,如果把討論的結果特意寫成文書,又顯得見外了。於是,把當天喝過的茶碗當做像備忘錄的證據,讓喝了茶的人帶回去。

信長對秀吉說道:『我跟你約定,只要你攻下毛利,我就把那個城分給你。』『哇,真的嗎?太好了!』『不過,你別高興得太早,傻子!真是個容易得意忘形的傢伙。要攻下來才會給你,所以好好加油吧!』『哈哈哈,我知道了!』『好,那我就把我喝過的這個茶碗,送給你當做約定。』這就是秀吉從信長處得到茶碗的價值,也是信長從利休那裡獲得茶碗的價值。」

──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解釋呢。

「總之,歷史小說家都是文科出身。因為他們是文學家,不懂戰略,也不明白戰鬥的價值。從信長的視野來看事情,你就會看到完全不一樣的視野。」

摘自《孫正義的焦燥》

孫正義的焦燥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Yuya Tamai,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