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親情是一種天性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6.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傅佩榮.經典講座──孔子
孔子身處亂世,禮壞樂崩,但他仍知其不可而為之,帶著弟子周遊列國,希望能獲得各國國君的重用,以行仁政,...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親情是一種天性


說到親情,我們最先想到的是孝順,「百善孝為先」也是人們耳熟能詳的。但是,孝順為何那麼重要呢?讓我們設法在儒家的思想裡找一些根據。

宰我是孔子門下言語科第一名的學生,他很特別,一方面他非常聰明,口才特別好,同時他在《論語》中前後至少出現四次,都受到孔子的教訓。我們最熟悉也最深刻的是,宰我白天睡覺的段落。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論語‧公冶長第十》)宰予白天睡覺,孔子很不高興,他說,「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為什麼用這麼嚴厲的話來批評學生呢?是因為這個學生口才特別好。孔子後面接著說,我以前聽到別人說的話,就相信他會做。現在開始聽到別人說的話,我會先觀察他的行為,我是因為宰我才開始改變的。其實白天睡覺本來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因為古代沒有電燈,只能用油燈或者其他的照明設備,一般人沒有什麼能力來負,所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非你生病,否則白天沒有理由睡覺。

雖然如此,宰我對於孔子的教學能反省,而不是全盤接受,教這種學生是很有挑戰性的。父母過世應該守喪三年,三年是指滿二十五個月,但是宰我認為太長了,不太合理。他的理由非常精采,也非常完整,他從兩方面思考:第一,三年太久了,「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論語‧陽貨》)我們現在說文化的瓦解就是禮壞樂崩,宰我把它和三年之喪連在一起。你讓一個小孩子學鋼琴了,二十五個月沒有練習,他彈起來肯定是不太理想,所以三年對於人文世界的挑戰太長了,不應該那麼久。第二,他提到自然世界,「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古人鑽木取火,一年四季用四種木頭來鑽;山東省的穀物是一年收成一次,一年是一個週期循環。宰我的質疑兼顧了人文世界(禮與樂)與自然世界(穀與火)雙方面的條件,可說是相當周全,因此他說三年之喪太長了,一年就夠了。

孔子碰到這樣的學生也會尊重,不能以權威來開除他。但是,這個問題很難討論,因為社會上的倫理規範有時候是長期形成的,至於訂定的時空背景很難說得清楚。三年不行禮樂真的會忘記嗎?有些人也許十年也不會忘,有些人恐怕三個月就忘了,很難有個客觀的標準。稻米一年收成一次,但台灣也有一年收成三次的,週期的循環又變成相對的了,所以孔子不跟他討論這些細節。孔子了解全盤的道理,立刻轉移焦點,因為倫理規範不是禮教吃人,是為了滿足人內心情感的需求,有這樣的情感,才需要那樣的表現來配合。孔子問宰我:「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守喪未滿三年,就吃白米飯,穿錦緞衣,你心裡安不安?孔子把焦點轉向是否心安理得?他當然希望宰我說:「恐怕不安吧!」或是說:「我再想一想。」沒想到宰我喜歡辯論,對老師也毫不客氣。

這本來是好的事情,像亞里斯多德就曾說:「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他認為柏拉圖的理想國無法實現,而亞理斯多德很重視現實世界,且是亞歷山大大帝的老師。唐朝韓愈也說:「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雖然孔子希望宰我能再繼續請教他,偏偏宰我聽到老師問心安與否?他直接說:「安。」於是,孔子以難得嚴厲的語氣說:「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孔子認為君子居喪的時候,吃好東西不覺得好吃,聽好聽的音樂不覺得好聽,住舒服的地方不覺得舒服,所以才願意守三年之喪。宰我看到老師如此生氣,立刻離開教室。宰我離開教室後,孔子對留下來的學生說:「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一個小孩子生下來,三歲才能離開父母的懷抱,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但是古時候男主外,女主內,而孔子居然觀察那麼細膩,所以儒家的哲學,是建立在客觀的經驗上,並非閉門造車。

美國有個案例,一個醫院發現他們收留的棄嬰個個都目光呆滯,面無表情,只有一個例外。這個孩子見人就笑,其實他的表現算正常,卻在那樣的環境中顯得突出。醫生跟護理師都受過科學訓練,就裝上錄影機,二十四小時監視。一週後,他們發現答案。原來每天下班前,醫院的清潔婦人掃地收垃圾時,經過這個小男孩旁邊,就逗他玩半個小時。所以,每天有人關心半小時,就使這個小孩超越別人,一個人如果沒有父母長輩的關係,不可能順利成長。美國人到現在才透過研究得到如此心得,而孔子早就說過:小孩子生下來長至三歲,才可以離開父母的懷抱,這叫作「洞見」,哲學家的偉大就在這裡。

美國另一所醫院也收容棄嬰。他們想做一個簡單的實驗,就把小孩分成兩組。第一組孩子每天由固定的護理師照顧,每天都看到同一張臉;第二組孩子每天換人照顧,每天看到的都是不同的臉。半年下來,第一組孩子的智商發展,超過第二組孩子達一倍以上。所以人能夠正常成長,上學念書沒有問題,真是需要安全感。有安全感的人,不覺得害怕,潛能得以不斷發展。所以,如果不是是宰我向老師挑戰,我們就沒有機會見到孔子的說明。我們從這裡所得到的心得是:倫理是指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規則,如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之間,在相處上都有規則。倫理規範則是基於內心的情感,我們有這樣的情感,才需要這樣的規定。譬如,見到老師要鞠躬,但前提是我內心對老師有真感情,如果沒有,我的鞠躬就是被迫的。情感最好出於自然,外面的規範就可以配合。「百善孝為先」,為什麼我們對父母的情感特別深呢?因為每個人都有幼兒依賴期。人是萬物之靈,但人類的孩子卻是最脆弱的。一隻斑馬生下來三十分鐘內就能跑,牠跑不動的話,獅子、野狗一來,自然就被淘汰了。人類的孩子生下來大概要三年左右才能離開父母的懷抱,所以有生物中最長的幼兒依賴期。所以,人類在幼兒依賴期生理上的需求,導致心理上對父母親有最親密的互動和關懷的情感,這就是孟子說的「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孟子‧盡心上》)我們基於生理上的需求,造成心理上的情感,以致於我們看到父母快樂時,自己也會快樂,因此,孝順就是希望父母永遠快樂,而不是勉強,不是有人教的。但是,人很健忘,所以才會有「養兒方知父母恩」的說法。我常思考一句話:「我們與子女一起成長,與父母一起成熟。」我們透過孩子的成長,恢復對自己成長過程的記憶。看到父母年紀大,慢慢衰老了,需要我們的照顧,也想到我們的將來。人的生命要源遠流長,就需要子女和父母連貫起來,成為一個生命之流。所以儒家講孝順絕不是教條,而是有根據的,從人的生理、心理到倫理連接起來。

摘自《傅佩榮‧經典講座──孔子》

Photo:CiaoHo,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