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瞧瞧這隻長頸鹿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9.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瘋狂的快樂著
幽默人氣部落客珍妮.勞森,真誠分享與憂鬱症和多重心理疾病奮戰、共存的心路歷程。當癌症患者與病魔搏鬥、...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瞧瞧這隻長頸鹿


上星期,有個陌生人出現在我爸媽家門前。他的卡車上有一顆六英尺高、年代久遠的長頸鹿頭顱,他不想要了。如果我解釋我老爸是職業動物標本製作師,大家都理解他會用死掉的動物來交換奇怪的東西,前面這句話聽起來也許就沒那麼詭異了。還是聽起來更詭異啊?說真的,我實在不擅長評斷我們這家人的生活在正常人眼裡是什麼樣子。

那個長頸鹿標本包含了頭和脖子,底端是肩胛骨,可以架在地板上,像個有眼球的不牢靠古怪衣帽架。老爸覺得它外表實在怪異,打算婉拒。接著他想起我喜歡糟糕老舊的動物標本,這個長頸鹿頭看起來就像我會喜歡的不像樣東西,因此打電話給我:「這裡有個人,他卡車上有三分之一個死長頸鹿,看起來亂七八糟的,讓我想到了你。」

我本來考慮這麼回答:「你哪位?」但他的聲音很好認,我不確定該覺得被侮辱,還是高興老爸這麼懂我。「哪三分之一?」我問道。他解釋一遍之後,我請他替我買下來,但前提是長頸鹿是自然死亡而且價錢便宜,還有一定要真的怪到不行。「要那種好笑、古怪的怪,」我解釋:「而不是那種悲哀、尷尬沮喪的怪。」

「我不確定能不能看出差別。」老爸如此回答。我們親子兩代對於動物標本的熱愛是相同的,但是對它們的價值判斷肯定不同。

維克多無意間聽到了部分對話,告訴我不可以買長頸鹿,因為我們家沒地方放。我說只有三分之一的長頸鹿,而且是最有趣的那三分之一,幾乎沒有說不的道理啊。維克多連說了幾次不不不來證明我的錯。他還辯說我們根本沒辦法把長頸鹿弄到家裡來,我說我可以把它載回來,放在車子的乘客座,搖下車窗,這樣長頸鹿先生的頭就能伸出來。如此一來我還能開在高乘載專用道呢。維克多不同意,因為突然間他變成了高乘載專用車道的專家,對什麼規範都一清二楚。但這其實沒什麼要緊,因為老爸又打電話來說他沒談到好價錢,只能放棄了。維克多鬆了口氣。但我提醒他,老爸是說謊高手,有那麼丁點可能是他偷偷買下了長頸鹿頭,準備幫我修整一番,做為古怪的聖誕禮物。這就是我老爸。你永遠不知道他是否藏了個巨大的長頸鹿頭給你驚喜。我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不過我傾向「好事」那一邊。

維克多似乎很擔心一隻長頸鹿驚喜會隨時出現,其實他不需要這麼擔心,因為老爸已經婉拒了。奇怪的是,他最後竟然在當地一場拍賣會上,把那顆長頸鹿頭載回家。有位太太標到了長頸鹿頭,她雇請老爸修復損壞的部分。當他知道她竟然付了標價的一倍價錢時嚇住了。把長頸鹿頭載回他的動物標本製作商店途中,另一位太太看見長頸鹿飄動的鬃毛,便跟著我爸回到店裡,還跟我爸說願意再付兩倍價錢買長頸鹿頭。原先標下長頸鹿的太太一口回絕,因為她愛上了這長頸鹿頭。老爸只能搖頭表示困惑。那天晚上他打電話給我,壓低嗓門說:「老天,像你一樣的人還真多啊。」

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我們還是回到那個動物標本禮物的故事去。

我很擅長送禮物。好幾年前,我送維克多一隻特大尺寸的金屬雞,做為結婚週年紀念禮物,取名為「碧昂絲」。去年我在客廳放了一隻活樹懶、一隻懶洋洋的沙袋鼠和一隻刺蝟讓他驚喜。這次換維克多給我驚喜,他也真的做到了。首先,這個驚喜距離我們結婚十八週年還有一整個月;接著,當我打開維克多放在廚房地板上的大盒子時,一隻熊攻擊了我。其實是我的袖子被盒子裡的木框勾住了,害我失去平衡往後跌,熊因此滾落到我身上,我立刻就被預料之外的熊給摁在廚房地板上。

這份禮物格外貼心是因為:一、維克多不喜歡動物標本,而他買這個熊頭給我,讓他變成世界上最棒的先生;二、他跟我保證這頭熊是自然死亡的;三、我現在有四分之一的熊可以在家裡藏來藏去。有時候,我把他藏在維克多的書房外面,就像他被一隻熊給監聽一樣。有時候我會讓他從我們家外面的灌木叢裡伸出去,開車經過的人就會以為他們看見了一頭熊。我總是喜歡為他人的生活帶來一些調劑。維克多說我閒閒無事的時間太多了。我覺得這是因為我是給予者。也可能兩者皆是。

沒人知道那頭熊另外四分之三在哪,儘管我的確有提到如果那隻熊有手臂就好了,這樣如果某天很不順利,就有熊抱等著你,不過我有那張熊臉就足夠了。維克多則辯說「熊抱」一點也不舒服,牠們不是有尖爪就是利牙。可惜他說錯了,大家都知道熊抱最舒服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說「給我一個大大的熊抱」!我沒跟維克多提起這一點,因為嫌棄人家給的禮物並不怎麼酷吧。

相反的,我默默開始在網路上尋找有沒有人賣(年邁而死的)熊爪子標本。我想我可以把爪子直接釘在熊下面,彷彿他正穿牆而出。或許可以把熊和熊掌黏在鏡子上,變成有隻熊神奇的從鏡子裡出來,維克多會一副「搞什麼啊?你不可以把熊黏到鏡子上。這也太誇張了。還有,我的床上為什麼有一隻熊?」我的反應則是「因為這樣子剛剛好啊。」維克多懷疑的看著我,他媽媽顯然不曾唸過《金髮女孩和三隻小熊》的故事給他聽。他怒目瞪著我,我只是嘆口氣,說:「因為我沒有馬頭,而且我知道你有多愛『教父』*啊。」他知道我打算花錢買熊臂時就生氣了,我回應:「維克多,我有權擁有武器(bear arms)ƍ啊。」當我會意到自己說了什麼之後,我們倆開始咯咯笑起來。就在這一刻,我發現自己是多麼幸運,跟一個會為槍枝管制爛笑話大笑的男人結婚十八年,他的枕頭上還躺著一個被切下來的熊頭呢。

「牠的名字叫做爪老大,」我說:「懂嗎?有爪子的老大。」

我看得出來他明白那意思,因為他正轉著眼珠。不過他轉眼珠可能是他覺得我在諷刺爪老大並沒有爪子。我不是很確定自己有沒有諷刺的味道。艾拉妮絲.莫莉塞特那首歌有點把「諷刺」搞砸了。

「你真的很愛我,對嗎?」我問:「你買了動物標本送我。你真的打心眼為我著想。」

維克多搔搔頭說:「我不確定『打心眼』這說法是對的。而且『擁有』你也用錯地方了。」

嗯,也許我想錯了,不過我還是認為愛就該是這樣。有時你主動清理不是你捅出來的婁子,有時一週裡有三次開車到機場接你心愛的人,有時是預期之外的熊以及可能會有的長頸鹿驚喜。對多數人來說,最後一樣可能不是那麼回事,但話說回來,我們並不是一般人。

我要為此感謝上帝。

*編注:「教父2」裡,有幕床上放了一顆鮮血淋漓的馬頭的鏡頭。
ƍ譯注:bear arms 出自「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備有及攜帶武器之權利。在此與「熊手臂」一語雙關。

摘自《瘋狂的快樂著》

瘋狂的快樂著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陳子揚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