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無添加的堅持,做出最真實的醬料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10.0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有種美味叫志氣
淑慧為了圓自小的農夫夢,從城市走入鄉間,投入有機紅棗的栽種,並推動手工鹽滷豆腐,因而牽起一段台灣黃豆...
定價 330
優惠價 85折,281
$330 85$281
加入購物車

無添加的堅持,做出最真實的醬料


女兒罹癌, 凝聚家人的心

第一次造訪千惠,是一個八月的午后, 烈日毒辣得讓人暈眩。她住在巿區極為少見的獨棟透天厝,有著寬廣的前庭、後園,清幽寧謐的氛圍與門外雜遝燥熱的景象,宛如兩個世界。見她一派優閒地在廚房做香草大蒜奶油和熬牛骨湯;廚房後門一開,直通香草花園。

花園和廚房,也是她的職場和工廠,在那裡生產手工醬料,物流、品管等控制得精確又有效率。讓人看見這主婦的企圖與能耐,絕對不只是「廚房手工業」的規

模。不出兩年,連老公志遠都離開職場,婦唱夫隨,一起栽進她的青醬、果醬事業。

夫妻倆結合長年在大型企業的管理、企畫訓練,搬到更大的郊區房子、認識有機農業、找小農契作、幫忙消化盛產作物、開發沒人嘗試過的鹹醬,甚至將在海外鋪貨、並著手準備開設實體店面……,人到中年,才真正與這片生長的土地,緊密連結在一起。

但千惠和志遠人生換軌的起點,要倒帶回十三年前說起。

那時,千惠在麥當勞一路由品管、採購、訓練做到副總秘書,在三千名員工中脫穎而出,拿下「最佳員工貢獻獎」;和許多傑出、幹練的職業婦女一樣,全力投入工作;孩子,交給自己的媽媽帶。

志遠說:「那時我們雖是人父人母,卻常常過著兩人世界的生活。」他們是在一場跨公司的聯誼中相識,志遠欣賞千惠的爽朗大方和極佳的工作能力,婚後好一段時間,兩人仍如情侶般的甜蜜,卻因為女兒一連串不明原因的發燒,生活徹底翻轉。

千惠把三歲半的女兒從娘家接回來,但帶去診所看了好幾次醫師,女兒還是斷斷續續發燒,醫師對她說:「再不好的話,要帶去大醫院看看。」

到大醫院檢驗後,確認千惠的女兒罹患血癌。「我和當然非常震驚,卻沒有哭,或許是長期的職場訓練,讓我可以把情緒暫放一邊,用理智去思考策略,當醫師告訴我治癒率可達百分之七十時,我覺得我們勝算很高,一心只想著怎麼幫女兒打勝仗。」千惠冷靜地描述當時的心境。

雖然她是極享受職場成就的女人,但做為一位母親,再大的工作成就也抵不過對女兒無可割捨的母愛與本能,千惠立刻遞出辭呈。「雖然公司對我很好,提供留職停薪的選項,但這一次,我不能再從女兒身邊缺席。」

於是,在職場奮鬥多年後,千惠首度成了「無業」的家庭主婦。多年後的今天再回頭看,原來那不是「失業」,而是「轉業」的契機。

在生病孩子之前,她和每個母親一樣,拋下所有知識訓練和邏輯,就醫之外,求神問卜也無法抗拒,甚至揹著女兒攀爬長長石梯只為通往靈廟求一個安心。

一開始,她拚命看書查閱哪些食物可抗癌,卻發現有很多是女兒不愛吃的東西,「但她做化療時,要有好的體力才能同時與癌細胞和藥物對抗,不吃東西,癌細胞可能就吃掉她。後來,我想通了,只要女兒愛吃什麼,就做給她吃,不要侷限食物的種類。」千惠說。

於是,她偷偷在醫院自己開伙,除了生食嚴格禁止外,菜色從中式的大骨湯、薑母鴨等燉補湯,到西式的炸雞,把女兒養得胖嘟嘟,雖然一度歷經十分罕見又危急的腦膜炎併發症,都熬過去了,甚至被同病房的病家戲稱:「這孩子哪像得了癌症呀?」

千惠的父親是廚師,曾到日本的中華料理餐廳當主廚。「有時候突然想起童年往事,很多記憶都是從爸爸幫我們做的熱騰騰的薑母鴨等補湯的畫面開始,從小到大,我們家餐桌永遠是熱熱鬧鬧,長大後才明白,那是爸爸對女兒們的愛。」所以她也用食物傳承這份對女兒的愛,以及祈禱。

愛心義賣啟發靈感

這樣食療的策略真的奏效,女兒挺住了所有的治療,身體逐年康復,癌細胞被徹底清除。但因為全心照顧女兒、甚至常需陪著女兒住院,兒子一直由負責照顧公婆的外傭看顧,結果出現語言發展遲緩,兩、三歲還不能說完整的句子,「我對兒子,心裡一直有份虧欠。」

為此,千惠全力彌補,一邊陪兒子上學,抓著他的手,一筆一畫寫字;一邊帶他做語言治療和復健;還要跟著一起上直排輪,加強肢體協調。曾經缺席的母愛,全都加倍補回來。

如今已經十六歲的女兒,如同一般少女一樣,健康活潑,愛畫畫、愛彈琴,放學後去學自己喜愛的才藝,開展社交生活。兒子也長成一個高壯、愛說話的少年。在「媽媽」這堂課中,千惠「補考」過關。

但她卻覺得,遺失了「自己」。彷彿是個找不到戰場的將軍,孩子不再需要她二十四小時作戰,職場位置也早被人取代,突然覺得,「自己每天都是為別人而活,沒有自我」。

五年前,她甚至有點憂鬱的傾向,志遠不理解她為何不開心,女兒和兒子也常嫌她太嘮叨。「其實千惠是我們家的生活重心,她開心時,我們跟著開心;她心情不好時,我們也會跟著情緒低落。」志遠說起,那時其實有點為太太擔心。

這一次,千惠決定用她熱愛的食物,療癒自己。

由於女兒回歸學校時仍屬「體弱生」,千惠一直在學校擔任愛心媽媽,「我常去學校裡教小朋友做麵包、糕點,兒子、女兒也是我的小幫手,一家人都很愛吃,也很愛自己動手做。」

有一回,女兒帶一位同學到家裡玩,千惠帶著她們做餅乾,結果那個同學差點不想回家。「後來才知道,他們家從來不開伙,每天都吃安親班的餐點。」

與其說千惠喜歡料理,不如說她愛的是料理帶給家人的親密感與凝聚力。志遠說:「婚前並不知道千惠有一手好廚藝,因為她熱愛食物,讓我們家的重心不在客廳,而在餐廳;餐廳才是家人真正交流的地方。」

每年孩子學校園遊會,千惠就做幾道拿手菜去學校義賣,曾經以泰國料理、加上婆婆畫的國畫,一口氣募得了十幾萬元,成為校園的「義賣天后」。

後來因為大姊牽線,拉她去專門照顧偏鄉弱勢孩子的螢火蟲基金會嘉年華會義賣,「我想到自己做的青醬,兩個孩子都很愛,便著手做青醬,替活動募款。」沒想到,因此又成為全場「業績」最好的攤位。

「在義賣的場子上,都沒有聽到有人反應不好吃,連大姊的美國朋友都說:『在美國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青醬』!」這讓已厭倦當全職主婦的千惠,有了靈感,想在那小小玻璃罐裡找回自己的職場第二春。

原就精通料理的千惠,要製作好吃的青醬,一點都不難,加上曾在國外念書,查詢相關食譜資訊也得心應手。但經歷孩子的病,她深刻體會,吃「真正的食物」才能回應身體的需求,她想用無藥物添加、不違反自然種植的「素顏」食材,做出最真誠的加工品;就像她的人生,在最平淡的時候,才找到最滿足自我、最展露才華的成就。

「一開始,我就不是從賺錢的角度出發,所以也就不是從成本和利潤來思考產品,純粹就是關注食物本身,我不要自己做的醬和外面的『化學醬』一樣,我要用真正的食材,做真正的好醬,所以才把品牌取名『真食』。」千惠說。

一場寧靜的青醬革命

但要在台灣尋找好的香草,可不容易,原本在濱江巿場買,不僅以公克計算,也不能確保是否有噴藥。於是千惠決定自栽香草,上網找園藝店,學習有機種植的技術;也上料理課程,提升對食物掌控性及風味呈現的功力。

不只自家的小花園種滿了各式各樣的香草,她還把退休的爸爸拖下爸爸位於新店的家附近,正好有朋友提供一片農地,成了她最早的「專屬農場」。

千惠笑說:「爸爸年輕時念的是農校,原本想,小小的香草算什麼?沒想到,北台灣多雨的氣候,不利甜羅勒這樣不耐濕的香草生長。頭兩年,爸爸有時也會澆水澆過頭,一不小心就把羅勒『淹死』了,很不服氣。」現在由千惠育苗,再拿到新店給爸爸照顧。

千惠做一罐兩百四十公克的青醬,足足用上一百公克的羅勒,搭配初榨橄欖油;綜合青醬還會加上五分之一比例的松子。她堅持做有良心的醬料,「我的想法很簡單,希望賣出的醬料是人人都能吃下肚,也人人都能買得起。」千惠說。

一開始,志遠只是希望她能轉移生活重心,無條件投資,但心底並不十分看好這樣的手工醬料有什麼巿場?「我很相信千惠是有能力做些什麼的,不過真的很懷疑,有多少人真的會發現這樣做出來的青醬有什麼不同嗎?」志遠笑說。

只是看著千惠愈做愈起勁,不惜重本,偶爾志遠會好笑地問千惠:「你到底有沒有估算過成本? 有沒有賺錢,你自己知道嗎?」

但有志遠的支持,千惠就決定衝了。先開了部落格、粉絲頁,在網路上試賣。除了青醬,也開發一些季節性的果醬,其間不斷摸索、嘗試,也踢了許多鐵板。「有次因為草莓醬的顏色沒有達到我的標準,變成兒子一整個月的下午茶。哈哈。」

「還有,我一直想做薄荷醬,青翠誘人,甜裡帶鹹。特別找了資料,發現它必須使用一種特殊的Granny Smith 青蘋果品種,我一口氣買了一整箱,但怎麼做、做出來都不是翠綠色,而是蘋果氧化後的咖啡色。」這讓她領悟,坊間買的薄荷醬可能添加了許多色素,才可能有那樣過度豔麗的綠色。卻挑起她的戰鬥意志,更想挑戰「不要上妝」的醬料。

當品質穩定度和產量達到水準後,為了想把產品推出去,千惠厚臉皮地向姊姊的學長、也是在螢火蟲義賣時認識的手工窯烤麵包名店舞麥窯老闆張源銘開口,詢問可否在他的店裡寄賣? 張源銘一口應允,讓千惠的青醬、果醬上架,知名度也逐漸拓展。

「一開始,我每天做一堆醬料,還要硬送人才送得出去咧。」但沒多久,訂單愈來愈多,得預約才能出貨。

千惠骨子裡工作狂的因子又活躍了起來,每天都有新的靈感,鹹醬部分除了招牌青醬,又陸續開發香草奶油,甚至為了炒蛋方便種植的珠葱也拿來製醬,結果這款「台式青醬」味道出奇好,夾麵包、拌麵,中西式食物皆宜。

「醬料,是料理的靈魂」,愛料理的千惠深信不疑。選擇手做青醬和鹹醬的千惠,提供的也不只是料理中提味的靈魂,更希望是家庭關係中佐味的靈魂。她的「真食青醬」,也是名符其實的「家庭代工」,常常是一家子圍繞著餐桌,兩個孩子放學後自然會到廚房來當助手,「所以,我相信我的醬料有很濃的『家』的味道。」

直到訂單日增,單線生產已不堪應付,才增聘了助理幫忙,一名遽然喪夫的婦女,一度對生活完全失去興趣而出現憂鬱、封閉的傾向。到千惠家幫忙後,打開了她封閉的心,也豐富了她的味蕾。每天總是滿懷期待到去上班,「每天都可以點菜呢!」

千惠再一次深深感受,食物,又成功救治另一個人的身心。讓她更篤定在這條路上繼續前行。

◎真食。手作
青醬、果醬、純手作食品、不含添加物食品

地址:新北市淡水區中正路11-9號1樓

摘自《有種美味叫志氣》

有種美味叫志氣

數位編輯整理:陳孟君,陳子揚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