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走出入戲太深的困境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10.13
收藏文章 0

走出入戲太深的困境


多數人都有過這種「壓抑情緒但後來爆發」的經驗,我把這個過程稱之為「入戲太深」(overidentification)。這是自我意識被情緒反應隱藏和同化,以至於整個現實被情緒反應吞噬,心裡完全沒有剩餘的空間可說:「天哪,我太激動了吧,幹嘛不用另一個方式來看待這件事?」無法後退一步、客觀的觀察正在發生的事,而是迷失在最激烈的情況下,想法和感受看似是對現實的直觀,卻忘了自己正把低落情緒加諸在這件事上。

記得有一次我媽媽和婆婆同時到我家來,開我的車帶我兒子羅恩出去玩。我的車是免用鑰匙的銀色Toyota Hybrid,只要把車鑰匙靠近車門,門就會自動打開。這個新技術讓兩位老人有些緊張,不太信任它。她們下車去玩回來,回到停車場拿這副神奇的鑰匙靠近車門,門果然沒有打開。我媽試了一遍又一遍,車門一點反應也沒有。「看吧! 這些新奇的裝置就是靠不住!」她們兩人都很懊惱,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

她們打電話到當地的Toyota經銷商,對方請她們就近找鎖匠。聯絡上了鎖匠之後,她們看到停車場的一位保全,便開口問了對方:「先生,我們的Toyota Hybrid這副奇怪的鑰匙沒有辦法打開車門,你以前有沒有用過這種東西?」那個人看了看鑰匙,再看看看車子。「呃,太太,你是說Toyota Hybrid車嗎?這輛車不是Hybrid,也不是Toyota喔。」原來,我的車子停在三個車位外。套句默劇大師卓別林的不朽名言:「人生以近距離特寫鏡頭來看是齣悲劇,但用長鏡頭來看,卻是一齣喜劇。」

我稱這個過程「過分入戲」還有另一個原因。過分入戲,說得更精確點就是反應過度,在關係到自我意識時格外常見。好比說,我必須做一場公開演說,並且感到緊張萬分,那麼,想到這個演說時浮現的感覺,往往就會大幅扭曲現實。我不只注意到自己在緊張,可能還會浮現自己被排斥、嘲笑,甚至被丟雞蛋等畫面。

導致情緒過度反應的原因,通常就是試圖避免看到自己有缺陷或是「不夠好」的念頭。自我認定受到威脅時,事情的嚴重性就會隨之膨脹。

最近,我把國稅局寄來的一張重要的繳稅證明搞丟了,那是我幾個月前申請的,對方才剛寄來,而申請證明的期限快到了,我正準備把它交給會計師,無奈現在卻遍尋不著。我找了又找,但徒勞無功,接下來便驚慌失措,著急不已。真是糟糕透頂!這下子麻煩大了!我開始生氣、心神不寧,換句話說,就是失去理智。這種反應的背後是害怕自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害怕自己缺乏有條有理的組織能力(郵件總如秋天落葉般在廚房桌上高高堆著)…… 這種懼怕重新纏繞著我。

所幸,我很快覺知當下發生了什麼事,也能夠觀照自己的反應。是的,我為搞丟繳稅證明而焦慮,但事情有那麼嚴重嗎?我可以再向國稅局要一份影本,麻煩歸麻煩,但又不是世界末日。於是,我決定停下來安慰自己一下,告訴自己這類情況難免會發生。

過了幾小時,老公回到家,一臉侷促不安。他告訴我,他不小心把購物清單寫在國稅局信封的背面,所以它並非真的不見了。我沒有指責他,反而對這整件事一笑置之。如果我仍在和「認為自己無能」的自我批判鬥爭的話,可能就會忍不住責怪他了。

我們有多常小題大作?多常製造比實際情況嚴重的幻覺?如果能夠觀照恐懼和焦慮,而不是過度認定的話,就能讓自己免除很多不必要的痛苦。正如十七世紀法國哲學家蒙田說過:「我的人生充滿了可怕的不幸,而其中大部分從未發生。」

觀照,把人帶回當下的這一刻,提供平衡的覺察;平衡的覺察形成了自我慈悲的基礎。觀照宛如清澈平靜、沒有漣漪的水池,翔實印照出正在發生的事情。觀照不會讓人在個人的連續劇裡感到迷惘,而是用更大的視角觀看所處的境況,不致受不必要的苦。

摘自《寬容,讓自己更好》

寬容,讓自己更好

數位編輯整理:陳孟君,陳子揚
Photo:Kamelia Snowfield,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