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該如何通知家屬,他們摯愛的親人在醫院過世......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07.0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夜班急診室
感人肺腑……帶您一窺急診室大門背後,那個有時充滿戲劇性、有時平淡到乏味的,生與死僅一線之隔的世界。—...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書到通知我

該如何通知家屬,他們摯愛的親人在醫院過世......


在我剛當醫師不久,還在另一家醫院服務時,一名年紀很輕、可能只有十九歲的暑期女工讀生,在建築工地觸電後,被送到急診室來。她當時在操作某項裝置,結果卡到一條電線。電壓高到把她體內所有器官都煮熟了,包括她的心臟。她到院時已經死亡,沒有得救的機會。

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父親和叔叔趕到急診室的樣子,冰冷得說不出話的表情。我負責告訴他們這件事,而他們聆聽的方式,好像在聽一則新聞報導。他們一言不發的轉身走開,麻木至極。我知道他們不是不關心,那是他們當下在眾人面前的處理方式。震驚會讓你變成那個樣子。沒有所謂「恰當的」反應方式。

我想起有個朋友告訴我,他那五十多歲的岳母在丈夫突然過世的第二天,宣稱想要回去上班。「她的親人聽她這樣說,都嚇壞了,」他說:「大家紛紛表示反對。」然而,他知道那是他岳母用來應付人生劇變的方式。「她死命抓住她唯一能想到不會變動的事。」

她後來並沒有去上班,他說,但是就算她去了,如果她需要那樣做,才能度過下一天或再下一天,誰有資格批判她呢?

當然,我也曾經目睹過另一種反應,和那位暑期工讀生的家屬完全相反。雖然有些文化傾向於感情內斂,另外一些文化卻似乎需要大聲公開表達悲哀。我知道,這好像是兩個對立的極端,但是根據我的觀察,我得說,事實證明這兩種反應都很適切。

有次我必須通知一大群親友家屬,他們摯愛的親人在急診室過世。這個死亡事件很令人意外,因為她在當晚心臟病發作送醫之前,並沒有生病。她的幾個孩子開始哭泣;其他人很快加入,沒多久便形成一片歇斯底里,有些人真的是在搥胸頓足。我被這場公開而且大聲的情感宣泄,給嚇到了。我的天性比較內斂,但是我沒有立場去批評他們如何反應。

有一個案例就比較難讓人不去批判,它發生在我的值班之前。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突然倒地不起,被火速送來急診室,在那之前,他正和一大群家人前往觀看一場職業球賽。

救護員很正確診斷他是心臟病發作。他們告誡其他家人,這名父親情況危急。他的大女兒隨救護車來到西奈山醫院,但是其他家人,包括三個成年人,加上兩個青春期前的兒童,卻留下來看比賽。

「爸爸是運動迷,他會希望他們繼續看比賽,」她告訴我前一班當值的急診醫師。「我們省了好久的錢來買票,我們是跟黃牛買的票,很貴。那些小男生從來沒有看過現場的比賽。」當急診醫師忙著替病人插管急救〈很不幸,只是徒勞〉,做女兒的卻還不停的用手機和球場那一家子聯絡。就在我去醫院打卡上班前,他死了,差不多也是球賽結束時。沒隔多久,那家人全體聚集在急診室。當時剛好輪我當班,我聽到他們的哭聲,也看到他們流露出似乎和他們行為〈就表面上看〉不符的感情。但是話說回來,我或是其他急診室同仁〈坦白說,那天晚上大家花了不少時間談論這個不尋常案例〉,憑什麼批評這家人的決定?

「要是我知道他就快死了,絕不可能留下來看比賽,」一名同仁這樣說。講出我們大部分人的想法。

「但是那樣做對小男孩可能比較好,」另一個同仁認為:「那樣可以讓他們分心,不要老想著這裡發生的事。在祖父垂死之際,他們真的需要一直待在急診室嗎?」這話也有道理,我想。

講到底,這家人如何處理這個狀況,關我或其他同仁什麼事呢?從他們對親人死亡的反應,他們對死者的愛是真心的。我敢說,有些在垂死病人身邊安坐幾個小時的人,並不真心關愛死者,只是做個樣子。哪一種反應是對,哪一種又是錯的呢?沒有辦法知道。只有當事人知道自己心裡怎麼想。我們這些外人,沒有權力去批判或贊成他們的行為。

摘自《夜班急診室》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