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被美化的共享經濟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6.11.0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停滯的年代
本書作者薩特雅吉特.達斯是國際上備受敬重的顧問和金融市場評論家,曾經預測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被美化的共享經濟


許多人宣稱科技和創新是未來的工作來源,我們來看看「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情況—它還有其他名稱如「P2P經濟」、「協作經濟」和「零工經濟」。共享經濟的運作基礎,是無所不在的網路、高效能的寬頻上網服務,以及智慧型手機和應用程式。有空閒或剩餘資源(如房屋、房間、汽車之類)的人,可以利用這些資源替自己創造工作和收入。這種據稱人人受益的新經濟涵蓋多個領域,包括運輸(相關業者有Uber,Lyft, Sidecar, GetTaxi, Hailo)、短期住宿(Airbnb, HomeAway)、零工(TaskRabbit, Fiverr)、食品雜貨代購服務(Instacart)、家常菜供應(Feastly)、送貨服務(Postmates, Favor)、寵物服務(DogVacay, Rover)、租車(RelayRides, Getaround)、租船(Boatbound)和工具出租(Zilok)。

支持者把共享經濟說得非常崇高和美好:這不是生意,而是一場社會運動;它改造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促成一種新的網路親近關係。顧客不是得到廉價的服務,而是獲得有意思的新朋友的幫忙。服務供應者從事豐富多元的工作,獲得寶貴的自主性和靈活性。Lyft的宣傳口號是「你那有車的朋友」(YourFriend with a Car);Airbnb和Feastly敦促交易雙方彼此分享照片,多溝通以建立信任關係。

但有些東西並沒有改變,研究者發現,剔除其他因素的干擾,Airbnb的黑人房東收入不如白人房東。

共享經濟實際上仰賴既有業務的去中介化,以及盡可能壓低監理成本。在共享經濟中,業餘的司機、廚師和個人助理以較低的成本,提供以前由全職專業人士提供的服務。Airbnb和Lyft等公司並非總是遵循相關法規,而這些法規的目的,是確保業者的技術、表現、安全和保險保障達到起碼的水準。計程車和其他出租車業者的服務和收費往往受政府規管,他們抗議共享經濟業者危及他們的生計。也有一些案例顯示,有人會租用Airbnb上的房子辦性狂歡派對,而車輛共乘服務也曾發生意外或人身攻擊事件。

這些服務之問責有賴參與交易的人互相評分,藉此淘汰表現不符合標準的人。一如所有的線上評論和評價系統,這種做法無法取代獨立的評價和監督。別有用心或出於惡意的不公平批評,可能令被批評的人從此失去提供服務的機會。一如19世紀美國小說家納撒尼爾•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小說中的紅字,每一筆評價都可能影響某人的餘生,而且沒有可靠的機制能糾正可能存在的錯誤。

共享經濟表面上是1960年代那種和平、愛和花朵,但底下是達爾文式資本主義。Uber已獲得超過15億美元的資本投入,投資人認為這家公司值400億美元—超過傳統租車公司如Hertz和Avis,也超過上市的航空公司如達美航空、美國航空和聯合大陸公司。Airbnb這家公司的價值,只有最大的飯店連鎖集團比得上。因為涉及巨大利益,競爭不但激烈,還涉及不道德、不光彩的行為。Uber承認曾試圖破壞Lyft的籌資計畫。Uber也不歡迎批評,據稱曾考慮花100萬美元請人調查批評Uber服務的記者,希望藉由揭發他們個人的醜聞,破壞他們的名譽。TaskRabbit刻意阻礙替它提供服務的人交流往來,以免他們組織起來(包括組織工會)。

在這波最新的科技淘金熱中,創投業者投資那些撮合顧客與服務提供者的公司,寄望低價策略能為那些曾經是有錢人獨享的服務創造出大眾市場。這種商業模式的訣竅,在於業者支付服務提供者較低的費用,同時盡可能規避法規以便壓低成本。

人們高估了共享經濟,一如所有生意,這種商業模式必須一直有人提供產品和服務,而歷史較久的P2P業者顯示了這種模式的發展路徑。Ebay起初是一個普通人偶爾販賣多餘物品的網站,後來演變成專業商販的行銷管道。P2P借貸平台的本意,是方便個人借錢給其他個人或小公司,如今則吸引了愈來愈多放款機構和對沖基金,它們利用這種平台賺取誘人的放款報酬。Uber如今愈來愈像是專業出租車業者的訂車代理公司,而少數大房東幾乎壟斷了Airbnb。一名記者開了個玩笑:「誰會想阻止一個有12間房子的人賺夠他的生活費呢?」

P2P仲介為求降低成本,壓低了服務提供者的所得。共享經濟需要大量的廉價約聘工隨傳隨到,滿足顧客經由智慧型手機上的簡易操作而發出的服務要求。如果雇用享有正常福利的全職員工,共享經濟模式根本就不可行。拿共享經濟與維基百科或開放源碼軟體相比,是誤導人的。在後兩者中,參與者通常另有正職工作,他們免費提供服務是為了得到參與和貢獻的樂趣,以及成為某社群成員的榮譽感。共享經濟則是在經濟疲軟的大環境下,剝削利用廉價勞工。

儘管經濟數據顯著改善了,許多人的實質生活條件明顯惡化了。2013年,美國零售業者沃爾瑪替它的員工辦了一次感恩節食物募集贈送活動。麥當勞幫助它的低薪全職員工做個人財務預算,假定他們必須再兼其他工作才能賺夠生活費。這種惡劣的勞動市場狀況對共享經濟至關緊要,許多人因為遭減薪、被迫做兼職工作或失業,於是選擇參與共享經濟,以求補充收入。在這種模式下出租房間或汽車或出賣勞力的人,收入遠低於傳統全職工作,而且不能享有任何勞工福利。在共享經濟中,「科技新創企業可能滿手現金,但替它們工作的人卻可能無家可歸。」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之前把握全球化的趨勢,寫出暢銷書《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如今,他讚頌共享經濟,為大量的新「微型創業者」鼓掌,但在這種模式下提供服務並不是創業。美國前勞動部長羅伯特•瑞奇(Robert Reich)便將共享經濟稱為「殘羹剩飯經濟」(share-the-scraps economy),它令人想起以前未受過教育的窮人(當中很多是新移民)為求生存,什麼工作都願意做。如今,新的社會底層為共享經濟中的科技創業者和投資人提供食糧,他們做一些沒有希望的零碎工作,承受中產夢碎的現實。

摘自《停滯的年代》

停滯的年代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