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當時的我們不會將它視為愛情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7.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騙徒
豪門家族的過往,數不盡的變調故事每個人都知道,真相不是真相,謊言更勝謊言──人人熱烈討論,驚駭襲捲3...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當時的我們不會將它視為愛情


十四歲的夏天

蓋特與我獨自開著小遊艇出海。當時我們才剛吃完早餐。貝絲逼蜜蘭留下來陪雙胞胎與戴弗打網球。那一年,強尼開始對跑步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每天在環島小徑練習慢跑。蓋特到克來夢的廚房找我,問我想不想搭船出海。

「不太想。」我只想回床上看書。

「拜託啦?」蓋特幾乎從未求過任何人。

「你自己去啊。」

「我不方便借船,」他說:「這樣感覺不太好。」

「你本來就可以借船啊。」

「要跟你們一起才可以。」

這真是太荒謬了。「你想去哪裡?」我問。

「我只是想離開小島。有時候,我受不了這裡的氣氛。」

當年的我難以想像他無法忍受的究竟是什麼,不過我答應他了。我們穿著防風夾克與泳衣出海。過了一會兒,蓋特關上引擎。我們坐在甲板吃開心果,享受鹹鹹的海風吹拂。

陽光將海面照得晶亮。

「我們下水吧。」我說。

蓋特立即跳下水,我跟在後面,但這兒的海水比岸邊更冰冷,幾乎讓我們立刻喘不過氣。此時,太陽早就躲進烏雲背後。我們的笑聲聽來有點驚慌,一面大喊「下水」真是笨透了。我們到底在想什麼啊?大家都知道海裡有鯊魚出沒啊。

不要提到鯊魚啦!我的天啊!

我們笑鬧著推來推去,兩人都想搶先爬上遊艇後方的小梯子。

過了一分鐘後,蓋特退後讓我先爬上船。「不是因為妳是女生,只因為我是好人,」

他這麼告訴我。

「謝啦。」我吐了吐舌頭。

「可是,萬一鯊魚啃掉我的腿,妳得發誓要寫一篇感人的演說,稱讚我的情操有多麼偉大。」

「我發誓,」我說:「蓋特威.馬修.帕提爾好吃極了。」

海水如此冰冷,讓我們好氣又好笑。我們連毛巾都沒帶,還好我們在座位下找到一條法蘭絨毯,於是我們一起蓋著它,赤裸的肩膀彼此碰觸,冰凍的雙腳交纏。

「只有這樣才不會失溫,」 蓋特說:「妳不要以為我覺得妳很美或什麼的。」

「我知道你根本沒這麼想。」

「妳把我這邊的毯子搶走了啦。」

「抱歉。」

一陣靜默。

蓋特開口,「我覺得妳很美,凱笛。我不是故意嘲笑妳的。說真的,妳什麼時候變這麼美了?很容易讓人分心耶。」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長這個樣子。」

「妳這一年變了好多,讓我玩不下去了。」

「玩不下去?」

他嚴肅點頭。

「你真是笨透了,你到底在玩什麼啦?」

「我的盔甲堅而不摧,不能被輕易擊潰。妳沒注意到嗎?」

這些話讓我大笑了。「沒有。」

「可惡。我還以為很有效呢。」

我們改變了話題,開始討論下午帶小鬼們去愛德加鎮看電影,以及鯊魚是否真的會吃人,還有電玩。

最後,我們調頭返回小島。

那一次出遊後不久,蓋特開始將他的書借給我看,也經常在傍晚時走到小沙灘找我。

我陪黃金獵犬躺在溫米爾前的草坪時,他也會突然出現。

我們開始沿著環島小徑散步,蓋特總是走在我前面。我們討論書中的內容,甚至發揮想像力,幻想未知的奇妙世界。有時,我們沿著小島走上好幾圈,直到累了或餓了才回頭。

小徑沿路都種了深粉紅海濱玫瑰,它們的香氣細膩甜美。

有一天,我望著蓋特,他正躺在克來夢大宅門廊吊床看書。好奇怪,此時的我感覺他似乎是屬於我的,彷彿他就是我心所屬的那個人。

我默默塞進吊床,躺在他身旁。我抽走他手中的筆〈他看書時習慣拿筆〉,然後在他左手背寫下:蓋特,在右手背寫了:凱登絲。

他從我手中把筆拿回去,在我的左手背寫下:蓋特,並在我的右手背寫下:凱登絲。

我不認為這是所謂的命運,我並不相信宿命、靈魂伴侶或超自然現象。我只是認為,我們深深了解彼此。一路走來,始終不變。

但那年我們才十四歲。我從未與男孩接吻,雖然開學後,我的確親了幾個傢伙,但當時,我們不會將它視為愛情。

十五歲的夏天

我比其他人晚一個星期才到島上。爸離開了我們,我媽和我得購物、找設計師討論,忙進忙出。

強尼與蜜蘭在碼頭迎接我們,雙頰通紅,他們早想好了這個暑假該如何玩樂。兩人準備籌辦一場家族網球賽,連冰淇淋的口味都設計好了。我們還可以出海、搭營火之類的。

小鬼們跟往常一樣一擁而上,尖聲大叫。阿姨們掛著同樣冰冷的微笑。混亂上岸後,大夥走到克來夢享受午後飲料時光。

我晃到廚房門前,透過紗門望進去。蓋特一開始沒看見我。他穿著一件破舊的灰色T恤與牛仔褲,靠在流理台旁。他的肩膀比我印象中更為寬闊。

水槽上方窗戶倒掛著一把乾燥花,他正小心翼翼拆下其中一朵。那是比其塢島環島小徑旁栽種的海濱玫瑰。

蓋特,我的蓋特。他從我們最愛的散步路線細心摘下了一朵海濱玫瑰,讓它乾燥

我已經親吻過兩、三位無關緊要的男孩。

我失去了我爸。

我離開一間充滿淚水與虛偽的屋子,回到這座小島。

我看見蓋特,也看見他手中那朵海濱玫瑰,在那一瞬間,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他身上,流理台上的紅蘋果也隨之發亮,空氣中盈滿海洋與木頭的氣息,此時此刻,我稱之為愛情。

它是愛情無誤,而頓悟的力道如此猛烈,讓我只能倚著擋住我倆的紗門,勉強站直身體。宇宙天地是美好的,因為有了他。我愛他牛仔褲上的破洞、赤裸雙足上的泥巴,還有手肘的結痂與眉毛頂端的傷疤。這是蓋特,我的蓋特。

當我凝視著他時,他將海濱玫瑰放進一只信封裡。他在抽屜裡翻來找去,應該是在找筆,最後,他從口袋掏出一枝筆,然後開始寫字。

直到他從廚房抽屜拉出一捲郵票,我才知道他剛才是在信封上寫地址。

蓋特將郵票貼到信封上,並寫了回函地址。

海濱玫瑰不是給我的。

我在他發現我之前,離開了紅門。我跑上小徑,獨自望著風雨欲來的烏黑天空。小徑旁有一處孤單的花叢,我扯爛了上面所有的海濱玫瑰,然後將它們一朵接著一朵拋進洶湧翻騰的怒海中。

摘自《騙徒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elPadawan,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