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知道你在看著我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7.06
收藏文章 0

我知道你在看著我


我知道你在看我

學習駕馭體內的那頭野獸

打從小學時代第一次參加舞蹈表演開始,我就發現自己「台下一條蟲,台上一條龍」,不論在台下多麼緊張害羞,只要上了台,立刻顧盼揮灑自如,眾人的注視好像都是應該的。直到今天,我已經歷無數大大小小演出,依然如此—事前緊張,但一到了台上,聚光燈一打,馬上亢奮起來。我這不是「人來瘋」,是「台上瘋」,體內的那頭野獸完全衝了出來,很難抓住。

可以過一個現實生活裡過不到的人生,真的是很痛快!我擔任的大多是角色扮演,不單單是舞者,也是演員,活到別人的世界與心靈裡去了,好豐富啊,藉由舞蹈我也學到了很多人生經驗。

隨著歷練愈多體驗愈多,我也愈懂得,一個好的表演者不能只以自我為中心,必須學習駕馭體內的那頭野獸,不能讓牠失控脫韁;必須學著對劇場有概念,感受觀眾的存在。從小父親就時常告誡我,要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要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這道理在劇場裡同樣適用。一個表演者不能只顧著自己痛快,必須將心比心,照顧到台下的觀眾,這也就是藝術工作者的高下之別。好的舞者可能很多,好的表演者(Great performer)卻非常少。

表演者的功課,從化一個屬於自己的妝開始

學習劇場概念,為觀眾設身處地著想,就從化妝開始。從小我就喜愛看歌仔戲和平劇,演員的服裝、造型、身段和表情真是有魅力。我記得跟阿公去宜蘭公園看野台戲,戲班搭著竹竿棚子,沒有什麼後台,我只要從舞台底下鑽過去,就可以來到後頭演員化妝的地方,看到他們上場前如何化妝和打扮穿衣。

大學時期羅斯老師就誇過我,還要我幫同學化妝。或許是我的妝很乾淨吧,也可能是因為我的臉龐比較大,額頭很高,五官並不是那麼立體,但愈是平面的一張紙反而愈好畫,愈有發揮空間。有趣的是,我進入葛蘭姆舞團後,老闆曾說︰「大家都要學芳宜的妝!」之後我回台灣進入雲門舞集,又有人說我是「葛蘭姆妝」。其實,兩者皆非,我不過就是化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妝吧。

每回表演,我一進劇場就會先到觀眾席坐下,放眼估量一下舞台的大小、深淺和造型,看看舞台與觀眾的距離有多遠,再來決定我的妝要化多重多濃、要戴多長的假睫毛。舞台妝不能跟著時尚流行走,流行元素往往只是當季刻意製造絢麗的色彩,但舞台與觀眾的距離太遠,那些絢麗是看不到的。

在大舞台和小舞台演出,需要不同的造型和服裝設計。小型劇場要求精緻,因為觀眾可以比較清楚地看到你的細部設計;大舞台與觀眾的距離比較遠,舞者要顯現大氣,就連化妝都要大氣。有的時候舞台會「吃」人,有的時候人會「吃」舞台,劇場的概念,觀眾的感受,都是表演者的功課之一。

身體不會說謊

上了台不能只是揮手動腳,就算是從舞台的這一頭走到那一頭,舞者也要分辨清楚,用多少精力才會被觀眾接收到?有些舞台我們跳起來很辛苦,像跑馬拉松一般,用了十分精力,卻怎麼樣也感覺空虛。

我在練舞時發現,不能只看鏡子裡的身體,必須錄影下來看身體的整體表情,因為我們通常在鏡子裡看到的,只是局部重點,無法照顧到全面的整體性。感覺和實際是有距離的,看到鏡子裡以為自己已經做到想像的形象,實際上那真的很可能只是「想像」,和預期形象還有一段距離。

這是一門很大的學問,一個好的表演者,必須要有能力看到自己,而且是真正的自己。瑪莎.葛蘭姆說︰「身體不會說謊。」意即可以透過一個人的表演窺見他的人格與性格。舞如其人,如果台下的你就是小家子氣性格,台上自然難有大將風範。就因為身體不會說謊,因此我更在意自己日常生活待人處世所累積的一切,就怕上台洩了底,因為真誠的演出必須透過真誠的個性傳遞,之後才有機會產生「感動」。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要刻苦耐勞、穩扎穩打,功夫終會累積在自己身上。有的舞者一上台就是站得穩,有大將之風,手一揮,大批人馬就受他調度;有的舞者儘管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氣,也只叫得動小貓兩三隻。這就是所謂的「撐不撐得了台」,我也一直以此自我惕勵。

有次公演,大幕拉起時,我獨自站在上舞台中央;演出結束後,一位觀眾和我分享感受︰「當大幕升起時,妳的人會發光鋟!」我心想,這也太誇張了吧,有點怪力亂神了。

但是,我知道你在看我,我也盡心竭力做最好的呈現,這樣一種眼神與心靈的交會,真的是身為舞者最大的快樂。

摘自《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

Photo:thejbird,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