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坐看牽牛織女星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6.11.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星空吟遊
生活在人造光線過度飽和的後工業文明中,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黑夜,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曾體驗過,...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加入購物車

坐看牽牛織女星


夜空中的牽牛織女,寄託了人世的思念,同時也撩動我們對生命的好奇與想像。

距離地球十六‧七光年的牽牛星─天鷹座α(別名Altair),與二十五‧三光年外的織女星─天琴座α(別名Vega),分別是全天空第十一及第五明亮的恆星。從春末到初秋,抬頭仰望夜空,你很難忽略它們的存在。

這兩顆星,再加上天鵝座的河津四(天鵝座α,別名Deneb),構成我們所熟悉的「夏季大三角」(Summer Triangle)。

牽牛織女的傳說,在中原漢文化中流傳已久,誰也說不清它究竟源於何時。不過,一開始和浪漫並無關連。

透過古典文獻考證,我們知道在先秦兩漢以前,牽牛織女分踞在北天銀河東西兩側。從《詩經》到班固《西都賦》的文字,只有象限描述,沒有任何愛情因子參雜其中。

直到意致深婉的《古詩十九首》出現,一首淡樸真切的〈迢迢牽牛星〉,自此引動了天上人間的愛情版圖: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古詩中純粹直率的浪漫,讓今天扭捏作態的偶像劇,顯得蒼白無力。

將時序推移到北宋,秦觀清麗和婉的〈鵲橋仙〉,捕捉到我們從相識、相愛、分離、相思到相聚的種種微妙心事,為牽牛織女的古典風雅,挹注瑰麗色彩: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詞牌中的每一個字,都像極了天上剔透可人的星光:晶瑩、曠達、冷冽中透著溫柔。即使,現代天文學早已證明牽牛織女七夕相會的不可能,我們仍深情地相信古老的愛情傳說,因為這則故事反映出來的,是我們出自於同理心所投射的善良願望。關於這點科學現實,杜牧的堂叔杜甫倒是看得很清楚:

牽牛出河西,
織女處其東。
萬古永相望,
七夕誰見同。

千萬年來,這兩顆星星永遠都隔著銀河相望,有誰真正見過它們在七夕相會呢?

***

後來,我在世界不同的地方,都曾仰望過北天銀河的牽牛織女星。

在伊朗的卑路支沙漠,他們不是相見時難別亦難的曠男怨女,牽牛星是上升飛翔的老鷹,而織女星則成平沙落雁之勢,「Vega是掉下來的老鷹」,卡車司機是這麼說的。南太平洋的玻里尼西亞人,則稱織女星為「年星」(Whetu o te tau),在向風群島的大溪地,只要在夏至的午夜零時天頂中央,看見年星,就知道一年又過去了。紐西蘭的毛利人則稱牽牛星為「Poutu-te-rangi」,意思是「天堂之柱」,而在澳洲東部墨累河沿岸的Koori人眼中,我們所傳頌癡情不移的牛郎星,卻是一隻體型壯碩、醜陋無比的大鱈魚。

一樣的星空,卻有千萬種閱讀情調。

***

每當我走在異地未知的黑夜裡,我總會抬起頭來,尋找熟悉的座標。

在多少次飄泊裡,仰望天上的牽牛織女,讓我的心中醞釀某種無以名之的溫柔,帶給我慰藉,讓我對於前方,不再感到困惑迷惘。

在多少個顛沛中,仰望天上的牽牛織女,讓我在陌生的大地上看見堅定不移,帶給我希望,讓我對於未來,不再感到失落徬徨。

一如我心愛的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只是他用放浪形骸虛掩胸中的意冷心灰。「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中的清明澄澈,才是詩人不曾改志的從容,透過牧之的詩,將旖旎深情遙寄在銀河天際。

夜空中,牽牛織女化成光年譜寫的詩,繼續呢喃那流韻千古的唯美真情。

摘自《星空吟遊》

星空吟遊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Dmitry Kolesnikov,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