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星空下的畫布.梵谷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6.12.0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星空吟遊
生活在人造光線過度飽和的後工業文明中,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黑夜,因為大部分的人都不曾體驗過,...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星空下的畫布.梵谷


這是一幅描繪夜空下鄉間小鎮的畫作, 畫家文生.梵谷(Vincent Willem vanGogh)的《星夜》。

在沒有路燈的僻靜角落,幾戶人家的窗台映著煤氣燈的橘黃。左方象徵天與地,生命與死亡之間聯繫的柏樹,在夜空下幻化成向天際竄燒的黑色火焰,映襯出遠方相同墨黑的山巒,稜線起伏的線條將畫面一分為二,天上人間遙遙相對。令人暈眩的星輝在深邃的藍中旋轉,緩緩地伴著南方大地入眠。

文生以激情的色彩、沉鬱的筆觸,透過星夜,將一個人的孤獨投向永恆無垠的虛空。

顯而易見的,文生將年少時所居住的荷蘭故鄉,與南法普羅旺斯的農村風景交相融合,畫面中間偏右那座教堂尖塔,比較常在歐陸北方的法蘭德斯或日耳曼地區出現,在地中海地區幾乎是看不到的。尖塔的出現,顯示出畫家對家鄉的思念與對家的渴望。

我常想,或許是畫作所反映出來的寂寞與渴望,切切地觸動了現代人,讓我們急著詮釋、解構這幅作品,特別是看到文生以令人驚嘆、奇異的筆法表現夜空之後,就輕率地斷定當時的畫家早已精神異常。

畢竟,有誰看過這樣的星空?

別忘了,在文生的年代還沒有電燈。光害尚未氾濫的一八八八年,文生在一封給弟弟西奧的信中,描寫了他在南法海邊的夜晚所看到的景致:

在一片深藍色的天空中,有些顏色更深的雲朵,比平常作畫時的藍色顏料還更藍……還有一些顏色較淺的藍,好比銀河的亮藍……星星在不同層次的藍色夜空中閃爍,綻放出綠色、黃色、白色、粉紅色的光芒,看起來比家裡的、甚至比巴黎的珠寶更耀眼……如果你要的話,可以把星星想像成蛋白石、綠松石、紫水晶、琉璃、紅寶石或藍寶石……

這段文字,對於生活在工業文明中的現代人,是遙遠而難以想像的。巴黎的珠寶?不同的顏色!星星不是只有白色的而已嗎?文生一定瘋了。

出人意料的是,文生的描述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首先,人的眼睛,在黑夜之中,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才能分辨出星星不同的顏色。因為,我們眼睛的感光層有兩種吸收光線的細胞:視桿細胞(rod cell)與視錐細胞(cone cell)。視錐細胞能看出不同的顏色,但不會對光線的強弱有所感應;相反的,視桿細胞可以分辨光線的強弱,卻無法分辨顏色的差異。

所以,當我們仰望夜空時,通常是敏感度較高,不會分辨顏色的視桿細胞先發揮作用,在第一時間所看到的星星,幾乎都是白色的,這同時也是太多數都市人的感官經驗。

事實上,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將自己深刻地浸淫在黑暗中,你就會發現,滿天星斗呈現出異於過往的神祕美感,你可以看見星星發出酒紅、鮮綠、橘黃、靛藍等各種不同的光芒。你甚至會認同文生的結論:當我凝望星空,總是讓我陷入幻想與喜悅之中。

話說回來,在夜空中搖曳的星辰,在文生作品中,向來占有一個特別的角落。

***

文生在一八八八年九月八日,在寫給朋友的信中提到,為了迎接畫家好友高更的到來,他忙著採買家中用品。在這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梵谷在亞爾的黃色小屋內,只有兩張稻草編織的椅子、一張不甚牢固的桌子,尚未上漆的木板床。文生希望用更多的畫作來裝飾這裡,為了讓室內看起來更有人情味,「在房間內掛上了我為尤金.鮑希(Eugene Boch,比利時印象派畫家)所繪製的肖像畫」,文生熱切地繼續寫道:「我把他畫得有點像詩人,精巧結實的額頭在畫面上突出呈現,背後是深邃的寶藍色,星光在黑暗中閃爍。」

從荷蘭到巴黎,文生.梵谷的畫作一直關注著塵世的熙攘紛擾,畫家以使徒布道的熾灼目光,將人世的喧囂落寞烙印在畫布上。

不過,當他於一八八八年二月下旬遷居到亞爾後,文生將更多的關注投向夜空,認為夜晚的色彩比白天更加美麗,也察覺到「如果只是在黑色表面上畫些白色小點,是無法充分表現夜空之美的」。

收藏在荷蘭.克勒勒—米勒博物館(Kröller-Müller Museum)的《夜間露天咖啡座》(‑e Café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1888),就是很好的例子。

夜空在畫家筆下閃動著燦爛星光,你可以想像,當文生結束一天的採集、寫生之後,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回小鎮北邊的黃色小屋,途中會路過這間在夜晚也營業的露天咖啡館,畫家將這尋常的生活場景帶入畫作,以泛著檸檬黃光線的煤氣燈照亮了古老的石板路,盈溢出的光芒在路面反射出粉紅、粉紫的色彩,星光則在遠方熠熠地閃耀著。

《夜間露天咖啡座》是幅傑出的作品,人世的金黃與夜晚豐富的紫色—在色輪上是對比色—相互托襯,營造出動人的戲劇效果。

畫家用兩種光來表達他對生活的嚮往:象徵現代生活的煤氣燈,凸顯出文生對人群的渴望,渴望被接納、渴望被理解、渴望被擁抱、渴望親情與友情,黃色象徵著告白與失望,這也是文生的心理寫照。而在遠方的星辰,畫家不用黑色表達夜空,也不用白色呈現星光,文生在星輝的周圍以深淺不一的色彩,輕重不同的筆觸畫上渦漩、紊流,獨特的藝術手法讓我們看到了他深刻的自然觀察,以及內心不滅的希望。

其實不只一次,文生在給弟弟西奧和朋友的信寫著:

我認為人類有義務描繪出自然界豐富、壯闊又細膩的景致,我們都需要喜悅與快樂,也都需要愛和希望。

藝術中的星光,象徵著人們心中微不足道的希望,熱切渴望的夢想,也點出了身而為人的限制、困惑與寂寞。

摘自《星空吟遊》

星空吟遊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摘自《星空吟遊》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