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揭開八年抗戰的戰爭與記憶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7.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
二○一五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八年對日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在西方史學界中,一向以「同...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書到通知我

揭開八年抗戰的戰爭與記憶


離開原平後,我們一行又驅車南下,到達五十公里外的忻口市(以前為忻州),這是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一日至十一月二日,「忻口會戰」的主戰場所在地。這場會戰國軍的犧牲很大,損失了一位軍長郝夢齡、一位師長劉家麒、一位旅長鄭廷珍及一位團長劉眉生。郝夢齡軍長後來被追贈為上將。

我們來到忻口後,先去看第九軍軍長郝夢齡將軍的「第九號戰備窰洞指揮所」。我以軍事專業,一到那裡就告訴大家,像這樣的陣地絕不是臨時做的。現場接待的大陸人員看過史料,隨即證實我的看法:「一九三五年就做好了,花了十餘萬人力。」昔日的指揮所現今仍保存完整,窰洞內陳列不少當時的照片與文件,都是很有價值的抗戰史料。

在這場會戰裡,國軍至少面對近十萬的敵軍攻擊,一開始我們並不能判明敵軍主攻在何方,因此國軍在忻口北面的原平先部署了前進陣地,迫敵先期展開,以暴露其主攻方面。忻口是個隘口,同蒲鐵路(大同到風陵渡)經過其間,第二戰區將這個防禦的重心,交給中央嫡系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負責。這個正面大約有二十五公里寬,當時國軍一個師約能防禦四公里的正面,大約使用了四個軍的兵力部署在這一線。

在原平設置前進陣地的目的,是探尋敵人的主力在哪一個方向,是在中央?還是左右翼?等判明了敵人主攻方面,我們的主力部隊就在後方調整部署,伺機反擊。第二戰區要姜旅長在原平堅守七天,這七天就是用來調整部署、準備戰鬥的時間;姜旅長多守了三天,使後方主力部隊的準備更充分。

旅途中,郝夢齡上將的二女兒郝慧蘭,及鄭廷珍將軍的外孫女溫笑倩找到了我,我們一同吃了一餐飯。郝女士告訴我,很感謝我來這裡,他父親殉職時三十九歲(另一說四十五歲),當時她才兩歲。我問她,在大陸的生活過得好不好?共產黨政府有撫恤嗎?她和溫女士告訴我,過去曾被歸為右派,日子過得有些辛苦,直到一九八三年後,他們的先人才得到中共的官方認同,發了張「烈士證」,無工作能力或沒有工作時可以領到撫恤。

創造抗戰契機—評述與感言

日軍於一九三七年七月底占領平津後,國軍為防止其主力立即南下,蔣委員長一面在平漢路方面部署逐次抵抗陣地,一面命湯恩伯率第十三、十七軍向居庸關、南口等長城關口進出。蔣委員長令衛立煌的第十四集團軍支援南口作戰,再令傅作義率一個師又三個旅,由大同經鐵路運至懷來(位於河北西北,東鄰北京,原為察哈爾省的一個縣,現屬張家口市),增援湯恩伯。這就是日軍主力沿平漢、津浦兩路南進時,要以第五師團及五個獨立混成旅團進攻南口、居庸關的原因。

有鑑於山西地區的重要,國軍不但在很多要域築有國防工事(如忻口的窯洞指揮所),而且先後在山西集中了三十七個師又十三個旅的兵力,對平漢路的日軍主力形成側背威脅;於是日本華北派遣軍不得不放緩南進速度,先要向西攻略山西。原在南口之線的湯恩伯、傅作義與衛立煌的部隊,在南口不守後,也都轉用於山西方面。

山西是個台地,河北是個平原,如果可以保住山西,日軍就不敢肆意南下。因為日軍一旦南下進犯,國軍就可以立即從太行山各關口衝出,截斷日軍後路,阻止他們向西及向南的行動,這就是當時國軍在華北的戰略。

「淞滬會戰」日軍動用九個師團又兩個旅團的兵力猛攻上海,國軍堅守上海三個月,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誇言。山西「忻口會戰」的規模,僅次於「淞滬會戰」,從時間上來看,兩者等於互相呼應。日軍為了山西的作戰,留了七個師團的兵力在華北;假設沒有山西作戰,日軍的七個師團至少可以抽調一半以上投入滬戰,對國軍將產生嚴重影響。「淞滬會戰」是抗戰「持久戰略」能否實施的關鍵,具有特殊重要地位。

抗戰的山西戰事,起於六十一軍軍長李服膺棄守天鎮,九月十四日日軍輕易占領大同,李服膺因此被閻錫山槍決。如果李服膺能守住大同一個月,或戰死在大同,那他就和郝夢齡軍長一樣了不起了。兩人都是死,前者卻輕如鴻毛,後者則重如泰山,所以做軍人要明生死、重氣節。李服膺是抗戰以來第一個被處決的軍長,後世對閻錫山的裁決或有爭議,但如同日後山東省主席韓復榘,於一九三八年年初在武漢被槍決一般,讓前線抗日官兵更能貫徹命令;日後的「台兒莊大捷」,即為效應。或許這也是李服膺的血,為抗戰的另類貢獻。

來到平型關,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林彪的一一五師(欠六八八團、直屬團及騎兵營),在此附近打了一場五個半小時的伏擊戰鬥,殲滅了日軍數百人,本身也傷亡了四百多人。大陸為他們的參與戰鬥和犧牲生命,蓋了一座雄偉的展覽館來紀念他們。像這樣規模的戰鬥,在八年抗戰之中可以說數以千計,陣亡軍人也數以百萬計,但他們絕大多數都暴屍戰場,朽同草木,不要說享受不到這樣高規格的紀念,甚至連一個簡單葬身之地都沒有。

摘自《郝柏村重返抗日戰場》

Photo:amira_a,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