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巨量資料正在改變我們的世界觀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6.12.07
收藏文章 0

巨量資料正在改變我們的世界觀


目前有許多急迫的全球性問題。想要理解和解決這些問題,巨量資料不可或缺。想妥善應對全球氣候變遷,就必須分析汙染資料、找出可努力的重點,並尋找方法來抑止問題的源頭、減輕問題的後果。我們可以將感測器放置在世界各地,包括內建在智慧型手機裡,好取得豐富的資料和細節,讓我們更能模擬出全球暖化的實況。

同時,我們也能改善醫療保健品質(並降低成本),特別是用來照顧世界上的窮人。這很大部分得仰賴自動化。目前許多由人工處理的項目,都可以交給電腦。例如檢查活組織切片,以尋找癌細胞;或是早在症狀出現之前,便檢測到感染狀況。

巨量資料也已經用於經濟發展和預防衝突。使用巨量資料分析手機使用者的移動情形,就發現了非洲貧民窟其實是充滿經濟活力的地區。我們也發現有些地區可能發生種族衝突,也知道難民危機可能如何產生。隨著這項科技應用到生活的更多層面,用途只會變得更廣。

巨量資料能把現在的事做得更好,也能協助處理新的事務。但它仍然不是什麼魔法杖,無法帶來世界和平、消除貧困,或是帶出下一個畢卡索。巨量資料沒辦法生出一個嬰兒,不過倒是可以拯救早產兒的生命。隨著時間,我們會希望看到,巨量資料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如果沒有用到還會不習慣。就像是我們看某些病的時候,會希望醫生能為我們進行X光檢查,以找出一般理學檢查看不出的徵象。

巨量資料普及之後,很可能會影響我們對未來的看法。大約五百年以前,歐洲成為一個更加世俗化、以科學為基礎、啟蒙的歐洲,西方的時間觀念也有了重大轉變。在更早的時候,時間是週期性的,生命也是週期性的。不論哪天或哪年,都和前一天、前一年非常類似;甚至生命走到盡頭時,成人又再度變得像個孩子,就好像生命的終結與開始又再度連結。但是這五百年以來,時間開始成為線性的概念,每天都像是要重塑世界,人生的軌跡也時時刻刻受到影響。

在更早的時候,無論過去、現在和未來都融合在一起;但在啟蒙時代之後,則是能夠回首過去、展望未來、形塑現在。

既然能夠形塑現在,未來也就不再是一成不變。未來變得像是一張龐大空白的畫布,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價值觀和努力,來揮灑自如。古人對生命總是抱持命定主義,而現代社會與之不同的一大特色,就是覺得自己是命運的主宰。

然而巨量資料的預測,又使得未來變得不那麼開放空白了。未來變得不像是空白畫布,而是已經勾勒出淡淡的筆跡—隨著技術的發展,筆跡還會更加明顯。這似乎貶低了我們塑造命運的能力。在崇奉預測的祭壇上,人的潛力就成了犧牲的祭品。

與此同時,巨量資料也可能意味著:我們永遠成為過去行為的囚徒,因為系統將以過去的行為預測我們的未來舉止,於是我們永遠無法擺脫過去。

莎士比亞就寫過:「以往的一切都只是個開場的引子。」無論是好是壞,巨量資料已經以演算法,說明了這一點。充滿預測的世界,是否就會讓我們不再對日出懷抱熱情、也不再想讓自己在世界上留下印記?

其實可能正好相反。知道未來可能如何,正能讓我們先行補救,以防止問題、或改善結果。譬如,早在期末考試之前,就能發現學生學業有困難,採取補救教學。在癌症初發時,就能發現並治療,避免癌症發展到末期。我們也能提前看到,少女意外懷孕或某人誤入歧途的可能性,並盡可能加以介入,改變這個不幸的未來。我們也能預測應該先檢查哪些建物,避免致命的大火吞噬擠滿人的老舊建築。

我們現在可以針對手中的資訊做出反應,因此不再有什麼是命中注定。巨量資料的預測並不是堅不可變的,這些只是可能的結果,如果想改變,就能改變!

我們能夠找出,該如何以最好的方式迎接未來、成為它的主人,在由風與浪組成的巨大開闊空間中,尋得安全的航徑。想做到這一點,並不需要去理解宇宙的本質或證明神的存在,只要有巨量資料就可以了。

摘自《大數據》

大數據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