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扛起人生的責任後,你才能斬斷負面情緒的羈絆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7.09
收藏文章 0

扛起人生的責任後,你才能斬斷負面情緒的羈絆


當我在情緒處理與靈性成長的領域,以暢銷書作家、心靈導師與課程帶領者的身份建立了成功的事業五年之後,我聘請了一群顧問來替我經營並管理事業,不料卻讓我捲入了一場危機之中。雖然不斷成長的事業為我帶來相當不錯的收入,但層出不窮的問題仍然令我頭痛不已,因此,當我找到一個可以為我處理所有營運細節的優秀團隊時,我感到興奮不已。他們到任後,向我保證可以提供專業的工作態度、完整的財務會計報表、營運計畫、獲利成長以及為我的事業成長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

我終於能夠脫離日常行政管理工作,心裡如釋重負,欣喜不已。

不久後的某一天,一位員工打電話告訴我,她沒有拿到那個星期的薪水。那時我才發現那群顧問給我的承諾根本沒有兌現。當我看見數字低得嚇人的銀行存款餘額時,我整個人呆住了。我的員工沒有領到薪水,而公司的財務陷入前所未有的糟糕情況。

他們從公司戶頭私吞了十多萬美元。

當我打電話質問他們時,他們把責任完全推給其他人,彷彿這件事與他們無關。聽到他們說這些話,我感到既憤怒、又挫敗,整個人覺得非常無力。我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我為什麼又被騙了。

不幸的是,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被迫面對這種爛攤子。事實上,在這之前,我曾經向不同的對象三次雙手奉上我的事業。我的模式是:我會找一個人或一家公司來幫我管理公司同時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保證我的事業會不斷成長。

只要對方是我看得順眼、與我相處融洽的人,其他的事似乎就不重要了。因為我的事業已經相當成功,我心想,能出什麼差錯呢?

其實,收拾的工作並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因為參加過工作坊與訓練課程的眾多學員,對我們訓練中心的評價都相當不錯。只要我拿回管理權,定期和幹部開會,公司的狀況就會恢復正常。通常在三個月之內,不論什麼問題都可以完全解決。不過,就在一切恢復正常三、 四個星期之後,我又會開始尋找下一個人或公司來幫我看管我的事業,減輕我的壓力。

每次情況出現問題時,我的腦海總會浮現一句名言:「全天下最愚蠢的事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每一次我都期待會得到不一樣的結果。

結果,除了我的母親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向我直言。儘管我總是對她說,「你想說的話我一點也不想聽。」她總是一有機會就對我說,「你為什麼要請那些人?我早就知道他們會亂搞。你的臉上寫著大大的『笨蛋』二字。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全都是白痴。」

可是,每次出現問題時,我火大的不是那些把我的事業亂搞、把我也拖下水的人,而是把氣出在我媽身上,好像全都是她的錯一樣。我把她當作代罪羔羊,心想:她懂什麼?但事實上,她知道我每天都工作十八個小時,也知道別人私吞了我的錢。這些她全都知道。

我的行為模式帶來的傷心、痛苦與煩惱,成了我不斷自責的源頭;它讓我不得安寧,使我再也沒有心情享受人生與事業中所有的美好事物;它讓我沒有時間休假陪伴我的兒子;它使得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這一次,我必須正視問題的根源,釐清我為何如此抗拒管理自己的公司、為何如此逃避承擔事業和財務狀況的責任?我為何只因為對某個人感覺不錯,就把保險箱的鑰匙交給這個我認識不深的人?我的事業實現了我的人生使命,但為何我卻極力逃避管理它的責任?

我回顧過去,回想起一段導致我如此抗拒責任的記憶。在我的腦海中,我看見母親打扮得漂漂亮亮,一邊督促我們上學,一邊準備去上班。她結婚得早,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她認為一九六○年代典型的主婦生活已經不適合她。於是,她成了我們鎮上職業婦女的先驅。我所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一個人的母親是職業婦女、決定離婚(那個年代沒有人離婚)、並接受訓練成為保險經紀人。她後來成為了成功的職業婦女,在同業是個響噹噹的人物。

當這些與母親有關的記憶浮現時,我開始感受到內心的情緒糾結。一方面,母親所做的決定令我感到自豪。但另一方面,這個特立獨行的母親也讓年幼的我感到羞恥與丟臉,因為每天當我放學回到家時,母親並不在家裡等著我回來,拿親手做的餅乾給我吃。

對於自己當時產生的羞愧感,我感到有些訝異,然後我聯想到,職業婦女的身份也讓我的內心有很多掙扎。我開始回想起讓我產生罪惡感的種種過去:留下年幼的兒子自己去出差、把全部的心力投入工作、什麼事都自己一手包辦。

我是一個職業婦女,就和我的母親一樣,但同時,我也非常抗拒這個事實。我的母親熱愛經營事業,而我極力逃避經營管理。我終於發現,我之所以讓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是因為我希望有人出面拯救我。我希望有人為我負起責任。

一而再、再而三把事業搞砸的人其實是我自己,我才是該負責的人。意識到這個事實之後,我突然看清了一切。我現在知道,一直重蹈覆轍,陷入被我自己找來的拯救者害慘的模式,不是我唯一的問題;我不願承擔起經營事業的責任,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

我把自己擁有的力量當作燙手山芋,恨不得立刻丟給別人。

我知道我必須重新拿回我的女性力量,並且相信女人成為成功的創業家並不是壞事。然後,我感受到的壓力與不安開始漸漸消失。我的工作團隊變得更有凝聚力。

回顧過去,我發現怪罪別人的習慣一直把我困在心情抑鬱、無能為力的狀態。重拾力量、療癒傷痛的唯一方法,就是為我自己的選擇與處境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當我承擔起責任後,我就掙脫了舊有的行為模式,不再重蹈覆轍,並獲得真正的自由。

我想要承擔責任與坦誠面對自己的決心,給了我新的視野與新的人生高度。

要為自己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意味著我們不僅要為自己的人生處境負責,還要為我們的情緒與內心世界負責。我們無法療癒我們沒有感知到的傷痛。為了要重新拿回我們的力量以及對人生的掌控,我們必須接受自己的所有情緒。

負起責任,脫離怪罪他人以及把自己當成受害者的模式,可以讓我們不再無意識地吸引過去曾經讓我們受傷的相同類型的人物、處境與事件。我們是不是總是和同一類型的男女朋友交往、擁有同一類型的主管、犯同一類型的錯誤?假如我們不認清自己是如何、以及為何置身於這些經驗裡,並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我們就會一次又一次不斷地重覆相同的模式。除非我們能夠看清自己內在問題的癥結點,否則我們很難在問題浮現時,將它辨識出來。

摘自《你比自己想的更勇敢》

Photo:Pedro Ribeiro Simões,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