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把眼前的路一次看清是好事,就讓人生給你驚喜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7.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驚奇少年的冒險旅程
世界上沒有巧合,只有一大堆奇蹟史詩般的冒險故事,阿帕拉契山脈最不可思議的遭遇厄利有奇妙的心美麗的靈魂...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不把眼前的路一次看清是好事,就讓人生給你驚喜


「PI也不過只是個數字。」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厄利圈起數字1。

「這就是PI。其他數字都是他的故事。PI的故事從他的家人開始。3是他的母親,她溫柔美麗,心裡永遠有PI。4是他的父親。他和善堅毅。還有……」厄利指著中間的1,「這就是PI。他的母親把他取名叫北極星,但是她說他得認真努力,才能贏得這個稱號。」

觀星人

早在星辰有名稱之前,早在人類懂得利用它們計畫航路之前,早在任何人肯挑戰超越自己的界限前,有位男孩已經在思考地平線外的世界。他總是以讚嘆驚奇的眼神觀察群星,但他對它們不只抱著敬畏,他心底還存著一大疑問:為什麼?

這問題原本只像是在男孩胸口燃燒的小火花,然而那無窮盡的好奇心卻讓這星星之火愈發熾烈。天空為什麼如此浩瀚?他會這麼問他母親。我為什麼這麼渺小?海水為什麼攀爬上岸後,又往後撤退?月亮為什麼會變換形狀?貝殼為什麼能留住浪潮聲?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母親不知道他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她只知道有一天,他終將離她而去。而那一天並不再遙不可及。她喚他北極星,對一位小男孩來說,這名字似乎太沉重了,所以,她現在只喚他PI。日子一天天過去,月換星移,浪花輕拍上岸,又一次次往後撤退。

「某一天,當我年紀夠大,」他想,「我會將我的船放上水面,隨大海逐流。到時,我就會知道我問題的答案。」

男孩長大了。

有一天他去找母親,而她明白了。兩人雖然都流下眼淚,但所代表的意義卻不同。他的是歡欣青春的淚水,她的則是衰老艱苦的淚水。她為他做了一串貝殼項鍊,讓他能永遠聽見家鄉海岸的浪潮聲。

「我該怎麼找到自己的路?」當他準備離開時,他問道。

「望向群星吧,」她撥撥他的頭髮。「它們會指引你的。」

男孩與母親像他小時候一樣凝望星辰。「記得那些嗎?」他指向一群看起來像螃蟹的星星,還有另一組形似獵人的星星。「到底哪一些星星才能指引我的方向?」

母親看向夜空。「你看到了什麼呢?」她問。

「那一顆。」他指向一顆閃閃發亮的星星。「小熊裡面的那一顆,它總是在同一個位置。」

他母親說:「我們來為那顆星星命名,它會指引你,這樣我便會知道,你我都看見了同一顆星星。」她指向小熊星群裡的那顆明亮之星。「它就是我的北極星。但是,」他母親指向另一個龐大星群,「小熊是有母親的,大熊。」PI的母親將視線望向洶湧海洋。「大熊會永遠眷戀、看顧你。」

終於,PI乘風破浪離去,向遠方的母親揮手道別。她呼喊他的名字,因為他忘了那串貝殼項鍊。

「來不及了,」他從海面上大喊。「回來時再拿吧。」

她望著兒子成為首位渴望解答胸中疑問便起而出發觀星、展開探求之旅的人類。她的北極星會是人類第一位航海家。但PI還不夠認真努力,贏得他應有的名聲。

厄利一面敘說PI的故事,一面在黑板上寫著圓周率的數字,但關於星辰的話題卻帶我回到我不想回溯的那一段回憶:我家附近的小溪,午後陽光在燦爛的水面舞動,就在那一次求生營之後。

「來嘛,傑奇,」我媽想鼓勵我。「我們來打水漂好了,看你能不能一次打四個。」

「我可能會迷路。」我嘟著嘴說。

「唉呦,你只是一時找不到方向,下一次就沒問題了啦。」

「我看很難,」我說。「天空的每一個星座我都叫得出來,但只要出現一些烏雲,我就不知道方向了。說我很會觀星,根本就是唬人。」

媽歪頭看向天空。「我是覺得你要求太高了,傑奇。這就好像你還沒追到美女,就要她替你洗衣服一樣。」

我一頭霧水地看著她。

「你太急著開始觀星了啦。也許你該停下來,好好欣賞那些星星的美,不只是瞭解它們的作用。靜靜地欣賞它們,敬畏它們,再讓它們引導你前進。而且,誰說天空繁星永遠只能屬於彼此?它們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與同伴交集連結,有些甚至令人意想不到,就像人類一樣。誰會想到我和你爸會成為一對?我這平凡的堪薩斯農家女孩和他這位東岸來的海軍軍官。」想到這裡她微笑了,我已經聽過我父母重述那一段往事好幾次了。

我媽是恰巧遇上我爸的。他在加州待了一段時間,準備回東岸完成他在海軍學院的最後兩年學業,結果火車故障了,必須在我媽的家鄉小鎮修理。他下火車走一走,剛好遇到我媽捧著蛋糕要到葛藍比家恭賀他們剛生小寶寶。

我爸問:「什麼樣的人可以吃到這麼誇張的蛋糕啊?」

「我想是剛生寶寶的人吧,」我媽回答。

她嘴角的微笑能讓整個樂團都為她傾倒。我爸這麼說。

他的微笑讓人的心一下子就飛到明天去了。我媽這麼說。

故事就是這樣,他們異口同聲說道。後來,他陪她走到葛藍比農場,一路為她捧著蛋糕,也錯過了自己的火車,他們第二個月就結婚了。

我爸放棄了他的職業軍人生涯,反正他再怎麼樣也比不過他的父親約翰貝克一世。直到我九歲之前,我爸都是農夫。後來希特勒開始轟炸英國,日本人還偷襲珍珠港,他是這麼形容的:一切他媽的完全失控了。總之,他重回海軍,在耶誕節前已經出海服役。他要我擔起大任,給了我那只領航員戒指,還說『好好照顧你媽。』直到我媽死了,我才又看到他。

「我們都是同一星群的一部分,你爸和我,」媽那天是這麼說的:「而且你在教科書也找不到那個星群。」

「媽,妳這故事真的很感人,但是它沒法讓我在森林裡找到路啊。」我告訴她。

「有時候,不把眼前的路一次看遍是一件好事。就讓人生給你驚喜呀,傑奇。天上的無名星星比有名字的還多,但每顆星星都獨一無二,且無比美麗。」聽我媽說話很像是在讀詩。我得絞盡腦汁才能搞懂她設法傳達給我的訊息。就算我瞭解了,有時候我也會阻止她繼續滔滔不絕。

摘自《驚奇少年的冒險旅程》

Photo:gianni,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