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事實上,你每天都在進行時光旅行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6.12.2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大腦解密手冊
在《大腦解密手冊》中,最受歡迎的神經科學家伊葛門用眾多實例帶領大家了解,關在暗暗腦殼中,一般人摸不到...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事實上,你每天都在進行時光旅行


環顧動物界,所有生物腦中的線路都已配置好要尋求酬賞。酬賞是什麼?從本質來說,酬賞是會讓生物的身體狀況更接近理想狀態的東西。你的身體脫水時,水就是酬賞;當你的能量儲存下降,食物是酬賞。水和食物稱為初級酬賞,這種酬賞可以直接解決生物需求。然而更普遍的情形是,人類行為受到次級酬賞導引,次級酬賞是讓你可以預測到初級酬賞的東西。例如,看到一個方形金屬板,這片板子本身對你的腦來說沒有多大意義,但是因為你認得那是飲水機的標示,那麼當你口渴時,看到那片板子就變成一種酬賞。

以人類的情形來說,我們甚至能把非常抽象的概念當作酬賞,譬如覺得自己受到當地社區的敬重。而且有別於動物,我們常常會把這類酬賞擺在生物需求之前。就如蒙泰格指出的:「鯊魚不會進行絕食抗議。」動物界的其餘生物只求滿足自身的基本需求,然而只有人類經常為了推崇抽象概念而無視生物需求。所以當面對眾多選擇,我們會整合內在資料與外在資料,嘗試讓酬賞最大化。然而我們對酬賞的定義因人而異。

不論是基本酬賞或是抽象酬賞,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各選項通常不會馬上帶來成果。我們幾乎總是必須先做決定,然後才能在一連串的選擇後獲得報償。大家花很多年的時間求學,因為我們認為未來獲得學位這件事很重要;眾生為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做牛做馬,只求未來獲得升遷;許多人督促自己賣力運動,想讓身體更強健。

把不同選項拿來比較,就是把每一個選項以通用貨幣標上價格,這裡是用預期酬賞來標價,然後選擇價值最高的。考慮以下情境:我有一點空檔,想決定要做什麼事。我需要去食品雜貨店採購,但也知道我需要到咖啡館寫計畫書,替實驗室申請補助經費,因為截止日期快到了。我還想帶兒子到公園共度一段時光。面對這張選單,我要如何裁決?

當然啦,這很容易,如果我可以先經歷每一種選項,然後把時間倒回來,最後根據最佳結果來選擇我的人生路徑。但是,唉呀,我不能進行時光旅行!

還是說,我可以?

時光旅行是人腦經常進行的事。面臨抉擇時,我們的腦會模擬不同結果,產生未來可能情景的模型。在腦海裡,我們能夠跟此時此刻中斷連線,旅行到還沒出現的世界。

這時候,模擬腦海中的情境只是第一步。為了從這些想像的情境做決定,我嘗試評估每一種可能將會有什麼酬賞。當我模擬把食物與日用品裝滿食物櫃的情形,東西排放得整齊清楚,讓我覺得輕鬆愉快。獲得補助則帶來不同的酬賞,不只是實驗室有經費可以運作,通常還會獲得系主任的稱讚以及事業上的成就感。想像與兒子到公園讓我心情喜悅,而且得到的回報是使家人之間更親密。以自身酬賞系統的通用貨幣做為價值指標,然後互相比較每一種未來的結果,指引我做出最終決定。這項抉擇不容易,因為評估出來的價值都大同小異:模擬到食品雜貨店採購時,沉悶無聊的感覺隨之而來;模擬撰寫補助申請書時,挫折感油然而生;模擬去公園時,我產生了罪惡感,因為我沒有把正事做好。我通常不會意識到,我的腦會模擬所有選項,一次模擬一種,看看它是否禁得起考驗。而這就是我做出抉擇的方式。

我要如何正確模擬出這些未來?我怎麼可能預測出沿這條路徑下去的真實情形?答案是:不可能,我無法知道我的預測是否正確。我的預測全都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以及我的現在世界運作模型。如同所有動物,我們也不可能到處遊蕩,希望隨便就發現日後會帶來酬賞的東西,或是發現什麼東西不會帶來酬賞。腦不是用來做那些事的,腦的要務是預測。為了做出相當合理的推測,我需要藉由一切經驗持續學習,了解這個世界。因此在這個例子中,我用過去的經驗為這些選項一一標上價值。利用腦裡的好萊塢製片場,我們可以穿越時間,旅行到想像的未來,看看那些選項有多少價值。

那就是我抉擇的方式,把各種可能的未來逐一做比較,也就是把互相競爭的選項換算成通用貨幣,而這種通用貨幣的價值即以未來酬賞來換算。

給每一個選項賦予預期酬賞價值,可以想成是在內心儲存某項事物的評價。因為到雜貨店採購可以讓我補齊存糧,就說這值10個酬賞單位吧。撰寫補助申請書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對我的事業很必要,因此有25個酬賞單位的價值。我喜歡跟兒子在一起,所以到公園價值50個酬賞單位。

然而世事複雜,我們內心的評估從來就不像白紙黑字般不容更改,這裡出現有趣的轉折。你對周遭事物的評價是會改變的,因為很多時候,我們的預測與實際發生的事情不符。有效學習的關鍵在於追蹤「預測誤差」,那是指某選項的預測結果與實際發生結果之間的差異。

以今天的例子來說,我的腦已經預測了公園選項的酬賞會有多高。如果我們在那裡遇到朋友,使得結果比我預想的情形還好,這就會讓我提高下次做類似決定時的評價。相反的,如果公園裡的鞦韆壞了,又遇到下雨,那會降低下一回的評價。

這是如何運作的?腦裡有個古老的小型系統,任務是隨時評量分析這個世界的狀況。這個系統由中腦裡少數幾群細胞組成,它們用稱為多巴胺的神經傳遞物質來交談。

當你的預期和現實不符,中腦的多巴胺系統會發送出能夠重新評估價值的訊息。這種訊號通知系統的其餘部位,如果局面比預期好,系統就會增進多巴胺的分泌;但如果局面比預期差,就會減少多巴胺的分泌。這種預測誤差的訊號,會使腦的其他部位調整自己的期望,試圖在下次更接近現實。多巴胺的作用是修正誤差,它就像化學評估分子,總是努力讓你的評估盡量維持在最新狀態。這樣一來,你可以根據對未來的最佳猜測,排出各種決定的優先順序。

摘自《大腦解密手冊》

大腦解密手冊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JD Hancock,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