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顛覆創新,廢物也能變黃金!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17.01.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不顛覆,就淘汰
世界變化太快,只學習單一職業技能、一步一步往上爬,已跟不上時代;創業家即便擁有好點子,也難取得注意,...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顛覆創新,廢物也能變黃金!


從定義來看,科學家的工作就是探索未知。當創業家想要顛覆價值鏈的研究發展環節,機會實在很多,因為大多數科學家在做初步研究與發展時,沒有想過為什麼或如何把新發現帶進市場。工程師、科學家與醫學研究員在研發時,心中都不是想著賺錢。通常這些科學突破都要靠顛覆者從市場導向的角度檢視,才能發掘它的企業用途,而這也正是商機所在。顛覆者不需要有新發現,只需要從新發現上找到實際用途。

真正的財務價值不是從實驗室創造出來,找到新發明在哪個市場、怎麼用會創造最多價值,才是關鍵。就如威而鋼中的活性成分西地那非(Sildenafil),從實驗室被研發出來時,是用來做降血壓的心血管藥物。當輝瑞藥廠的行銷人員得知受測的病患出現長時間堅硬勃起時,一項更有利潤、價值超過二十億美元的生意就此問世。

從別人的新發現中獲利

創業家常常不用投資一毛錢,就能從研究上得到數百萬美元的好處。善用別人做的研發,就能創造大筆財富。研發環節從未像今日這般容易顛覆。價值鏈的研發環節有個特別的優點,就是顛覆者可以從別人研究多年、但最終放棄的發現中獲利。許多發明與科學發現因為不合時宜,或是不符合公司策略方向,而被拋棄。在大學或其他研究機構也常出現計畫經費用光、團隊被迫放棄專案的情況,即便最昂貴的研究階段已經完成。研發時,讓成品太花錢或太沒有效率的市場因素,可能已隨時間改變,讓產品後續發展的成本容易負擔。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發現被封存遺忘,等待顛覆者賦予它們新的生命。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支援戰事成為所有私部門製造商的主要業務。戰略資源如汽油被限量供應,廢金屬被回收做成坦克與飛機。橡膠輪胎讓軍隊能往勝利前進,所有戰鬥穿的軍靴也需要橡膠鞋底。防毒面具、救生艇,甚至戰鬥機都需要橡膠。由於大多數橡膠樹都生長在東南亞,而戰爭發生在太平洋,讓供給變得非常稀少,老百姓爭相走告,一起收集舊輪胎及雨衣。回收再利用變成全民運動。

隱身實驗室的美國頂尖科學家,忙著研發能用國產原料合成橡膠的方法。一九四三年,當戰火蔓延全球,任職奇異的工程師萊特(James Wright)有了一項科學突破,他調和矽油和硼酸,做成一種黏糊糊的合成物,非常類似橡膠。萊特的合成物,往下滴時會回彈,熔點高,延展力比樹上取出的天然乳膠還好。可惜有個致命的缺點:無法變硬或塑造成持久的形狀。萊特用盡方法想要把這個介於固體與液體間的怪發明穩定下來,卻一再失敗。深信這個發現有用的萊特,決定公開他的黏糊糊配方,並把樣品寄給美國在這個領域首屈一指的科學家。萊特的黏糊糊合成物因為沒法固定形狀,在戰時與戰後都沒人能找到它的實際用途。這個發現看起來就像時間與金錢的巨大浪費。

戰後,麥迪遜大道上的廣告業務員霍奇森(Peter Hodgson)想要找個新產品推上市場。萊特的黏糊糊合成物在科學家眼中或許一點用也沒有,但它能彈跳又能延長的特性很有趣,甚至能從漫畫轉印彩色圖片。

「每個人都說這東西一點用也沒有,但他們都邊說邊把玩它。我無法不注意到,這些行程滿檔的大忙人都願意浪費十五分鐘去撫玩、拉長這個黏糊糊,」霍奇森在多年後的一次訪問中回憶。

霍奇森花了他僅剩的存款做出黏糊糊的樣品,在一九五○年把它帶到紐約的國際玩具博覽會(International Toy Fair),並取名為「變形傻蛋」(Silly Putty)。短短三天,霍奇森就賣出了二十五萬個黏黏玩具蛋。自此之後,黏黏蛋暢銷超過三億個,甚至被送上月球。做為地球上最優秀研究機構之一的美國太空總署,終於找到萊特黏黏蛋的實際用途。它獨特的黏著特質,成為阿波羅號太空人在無重力太空固定工具的理想物質。

霍奇森在研發環節的顛覆,賦予萊特的研究成果全新的用途,鼓舞了下一世代的發明家與工匠,為玩具產業創造新的化學物質。在俄亥俄州庫投化學公司(Kutol)工作的麥克維克爾(Joseph McVicker)創造的壁紙清潔物,不但安全無毒,還易於揉捏塑型。當麥克維克爾從社區學校老師那邊得知,小朋友不太會用粘土做造型,就給了老師一盒他做的清潔合成物。沒想到大受歡迎,來自辛辛那提地區學校的訂單蜂擁而來。從一九五六年至今,這個讓全世界小朋友玩開了的培樂多黏土(Play-Doh),已經銷售超過二十億罐。

顛覆者把研究轉成豐厚利潤,不只限定在化學製品、創造古怪新物質,或甚至玩具產業上。詹姆士(Richard James)是名造船工程師,負責設計監測戰艦馬力的懸浮儀表。當他在製作這個儀表時,不小心把拉力彈簧掉在地上,卻發現簡單一致的律動可以讓彈簧動個不停。他的妻子貝蒂於是把這玩具命名為機靈鬼(Slinky)。詹姆士借了五百美元,委託當地小工廠製造四百件。雖然用黃色紙包裝,機靈鬼需要示範表演才賣得掉。費城的百貨公司金貝爾(Gimbels)讓詹姆士設了一個展示斜坡,結果短短九十分鐘就賣光了四百個。至今,機靈鬼已經售出超過三億個,而且一直是個暢銷的玩具。

玩具產業透過顛覆研發環節產生的成功故事,都是很好的案例,因為它讓科學變得可親易懂。同樣的模式還可以延伸到醫藥、合金、電子、材料、洗滌劑、化妝品等方面的研究。顛覆的目的不在於你是否創造了全新的產品類別,而是能將別人投資的成果發揚光大,變成一門好生意。機靈鬼與變形傻蛋並非顛覆性的技術,但他們的「發明者」藉著顛覆別人做的研發賺飽荷包。霍奇森與他的同儕都在找尋可以大賣的產品,他們不是從零開始,而是善用別人過往的投資。顛覆可以來自回收、改造、再利用別人的研發結果,進而創造出原發明者無法想像的全新產品。

摘自《不顛覆,就淘汰》

不顛覆,就淘汰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Clare Black,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