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嚴島神社──衝突又融和的超現實之美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7.01.18
收藏文章 0

嚴島神社──衝突又融和的超現實之美


一千三百年前,白居易在飄落顛沛的旅次中,留下了「琴詩酒伴皆拋我,雪月花時最憶君」的動人詩句。百年之後,樂天詩中的「雪月花」,成為和式美學中耽溺的追求,日本三大名園,就是分別以「雪中的兼六園、月下的後樂園、紅花霜葉的偕樂園」著名。不過提到「雪月花」,最著名的,還是傳世已久的「日本三景」。

寬永二十年八月十三日,著名的儒學家林春齋在《日本國事跡考》中,寫下「松島、此島之外有小島若干、殆如盆池月波之景、境致之佳、與丹後天橋立.安藝嚴為三處奇觀。」這是古代文獻中,第一次將松島、天橋立、嚴島神社列為奇觀。差不多又過了半世紀,著名的本草學者貝原益軒在拜訪天橋立之後,也在《己巳紀行》中寫下了「日本三景」的詞彙。

此後的三百年,「日本三景」成為旅行者心中死前一定要造訪的名勝。《古今和歌集》、《百人一首》、《後拾遺集》、《枕草子》、俳聖松尾芭蕉、獨眼英豪伊達政宗、位極人臣的平清盛、浮世繪畫師歌川廣重,都曾經以不同的方式見證三景亙古恆新的唯美風情。

對我而言,三景所代表的,是南宋晚明的中國美學,過渡轉化到東洋後,引領日本文人以「詩」與「禪」為出發,重新理解與體悟自然之美的精神原鄉。

走入三景,就踏入大和美學的核心。

日本歌手水森香織的歌曲《安芸の宮島》這樣唱著:

ひとりで旅するおんなの背中(獨自踏上旅程女人的背影)
泣いているよに見えますか(看起來是否像在哭泣)
あなたをどんなに愛しても(無論心中如何愛你)
いつかこころの すれ違い(總有一天兩心不再相應)
安芸の宮島 朱色の鳥居(安藝的宮島紅色的鳥居)
胸の痛みを わかってほしい(胸中的痛楚希望你知曉)
……

這首歌,為瀨戶內海的風景憑添了幾分哀戚惆悵。不過我總覺得,三景之中,嚴島神社最為豔麗、也最貴氣。一八二五年歌川國貞的浮世繪名作〈紅毛油畫風.安芸の宮島〉,就畫著兩名精心妝扮的藝妓,乘著輕舟,搖曳至海中紅色鳥居前。

對於喜愛古代建築的我來說,神社,是感受自然崇拜與原始信仰的最佳場所。在神社建築淵源流長的演變中,發展出五種最核心的基本樣式,稱之為「造」,分別是:造型簡潔莊嚴的「神明造」;古樸典雅,類似古民居的「大社造」;具有強烈唐風的「春日造」;前簷優美延伸的「流造」;與神社內部切割成前後兩區,外緣則環繞著低矮朱欄的「住吉造」。而這五種形式,和唐宋建築有密不可分的關聯。

單就建築觀點,嚴島神社本身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九百年前,來自中國的建築風格,在嚴島神社融入在地的傳統形式,可以說是最成功、也最優美的經典範例。

今天我們看見的嚴島神社,是平安時代末期權傾天下的平清盛擴建而成。根據平清盛的想法,神的存在凌駕世間一切,即使是神的住所,也不應該「因地制宜」。所以,嚴島神社的樣式,完全突破了安藝灣天然輪廓的限制,不顧工程的困難與颱風、潮汐經年累月可能的傷害,任性地在海上自顧自的增建神社,卻因此呈現出某種既衝突又融和的超現實之美。

每位經由海路拜訪嚴島神社的旅人,一定都有相同的錯覺──像是民間傳說中的浦島太郎一樣,進入琳琅華美的龍宮寶殿。在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實現,旅行者將自己小小祈願寄託潮信,希望天地之間有情的眾神,能傾聽我們微不足道的心事。

摘自《絕美日本》

絕美日本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Ann Lee,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