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陳文茜:多麼痛的歷史領悟
蘋果日報

發表日期

2014.01.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洄瀾—相逢巨流河
二○○九年七月七日,齊邦媛先生的《巨流河》在天下文化出版。她八十一歲開始寫此書,在山間養生村裡用古老...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書到通知我

陳文茜:多麼痛的歷史領悟


2014/1/18(六),蘋果日報,「我的陳文茜」專欄

於2009年終於有一名奇女子,以一生回憶紀實,為我們填補某一段歷史的空虛與不足。

《巨流河》陸續於台灣、中國大陸出版,齊邦媛接受《三聯生活周刊》訪問,說了一段語重心長的話:「我希望中國的讀書人,無論你讀什麼,能早日養成自己的興趣,一生內心有些倚靠,日久產生沉穩的判斷力。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的人,這麼複雜,環環相扣的歷史,再也不要用激情決定國家及個人的命運;我還盼望年輕人能培養一個寬容、悲憫的胸懷。」

一個目睹見證中國現代史的文學家,如是說;句句敲打著枉死的冤魂,離散的中國人。 

近日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決定再度編印《相逢巨流河》,將《巨流河》一書相關評論報導集結成冊;它不只是另一本書籍,而是對某個悲劇時代聲聲嘆息的總匯集。我們彷彿站在已然大江東去的「巨河流」畔,共同聆聽凝聚同聲如巨雷般、好大的一聲嘆息! 

齊邦媛,文壇稱「永遠的齊老師」,出版的《巨流河》,末尾附了她和小兒子坐在台灣最南端鵝鑾鼻啞口海畔的照片。一位白髮女子,年近85;與已略顯禿髮的中年兒子,相依相伴。兩人席礁石而坐,臉龐望著海;遙遠的東北遼寧故鄉「巨流河」,已不知在海角那個方位。 

齊老師曾任教台大外文系,她教授學生無數,引介西方文學,也將台灣代表性文學作品英譯推介予西方世界。生命過了八十,她開始依生平日記回憶寫成《巨流河》,剖述中國戰後一代的幻滅人生。他們曾充滿抱負,戰爭打亂了青春,渡海之後生活折磨也銷蝕了眾人泰半壯志。 


目睹武漢六一慘案

這些年來的「政治史」,因為不同政權對「歷史」的需求剪輯,某些人物、某些事件刻意被掏空。藉由齊邦媛的筆,某個年代的人物開始有了真正的生命風貌。

齊老師於其《巨流河》著作中回憶中國戰後的歲月,多少人的渴望換為絕望。「勝利:虛空,一切的虛空」。1947年6月初,齊老師目睹武漢大學著名的「六一慘案」,講學俄國文學大罵時局的繆朗山教授被警備司令部於校園內逮捕。清晨六時,荷槍實彈的士兵強行帶走繆教授,學生們衝上前攔阻,兵士開槍,三名學生當場頭部中彈身亡。死者移至大禮堂,以被單蓋著身體;25歲的齊邦媛就這麼「親證」一頁歷史。全校師生同聲大哭,哭死去的同學,也哭患難中國剛打完了一場抗戰,又陷入另一場戰爭的悲哀。《巨流河》一書中,她數度質問「愛國運動的毛主席」,1945年戰後如果中國不陷內戰,而是兩黨攜手戮力重建;中國的命運是否會有所不同?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文請見《蘋果日報》陳文茜:多麼痛的歷史領悟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