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科學和宗教誓不兩立?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1.2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人類大命運
在《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展現了他「後見之明」的洞見,深刻闡述了「A Brief History ...
定價 600
優惠價 85折,510
$600 85$510
加入購物車

科學和宗教誓不兩立?


對於科學和宗教的關係,有兩種極端的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科學和宗教誓不兩立,而現代史就是科學知識與宗教迷信的鬥爭史。隨著時間逐漸過去,科學的光明驅散了宗教的黑暗,世界愈來愈世俗、理性和繁榮。

然而,雖然某些科學發現和科研成果肯定不利於宗教,兩者卻非必然對立。像是穆斯林教條認為,伊斯蘭教是由先知穆罕默德於七世紀在阿拉伯創立,而這點就有充分的科學證據可資證明。

更重要的是,科學如果想要打造出可行的人類制度,必然需要宗教協助。雖然科學家能夠研究世界如何運作,但卻沒有科學方法能告訴我們,人類該做些什麼。科學告訴我們,人類沒有氧就無法生存;然而,我們是否能用窒息來處死罪犯?能夠回答這種問題的並非科學,唯有宗教。

因此,科學家的實用研究仍有賴宗教見解的襄助。像是長江的三峽大壩,中國政府在1992年決定建造大壩時,物理學家可以計算大壩必須承受多少壓力,經濟學家可以預測大壩可能需要多少建造成本,而電機工程師可以預測大壩能發多少電。但政府必須考慮的不只這些。三峽大壩蓄水後,將淹沒陸地面積超過六百平方公里,其中包括許多城鎮村莊、數千處考古遺跡、以及獨特的風景和動物棲地。超過百萬人流離失所,數百種物種瀕臨滅絕。看起來,大壩是白鱀豚滅絕的直接原因。不論你個人對三峽大壩有何看法,顯然蓋不蓋大壩也會是倫理問題,而非純粹的科學問題。不論任何物理實驗、經濟模型或數學方程式,都無法確定究竟是發出幾兆瓦的電、賺進幾十億人民幣比較有價值,還是保住某座古塔或白鱀豚比較有價值。因此,中國無法單靠科學理論的基礎來運作,還是需要一些宗教或意識型態才行。

有些人一下就跳到另一個極端,說科學和宗教本來就是兩個完全分開的國度。科學就去研究事實,宗教就去討論價值觀,兩者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必互相往來。宗教對科學事實不予置喙,科學對宗教信仰也該沉默是金。如果教宗相信「人命神聖,因此墮胎是罪」,生物學家對此既不能證明、也不該駁斥。私底下,每個生物學家都歡迎與教宗辯論;但做為科學家,生物學家卻不該加入戰局。

這種論點可能聽來合理,但是對宗教仍有誤解。雖然科學確實只管事實,但宗教卻從非只管倫理判斷。宗教想發揮任何實際的引導作用,就得提出一些「事實」上的要求,這時候就可能和科學有所衝突。許多宗教教條最重要的部分,並不是關於倫理原則,反而是關於「事實」的主張聲明,像是「上帝確實存在」、「靈魂會因為犯下的罪而在死後受罰」、「《聖經》是由神所著,而非由人所著」、「教皇永遠是對的」。這些都是關於「事實」的主張聲明。許多最激烈的宗教辯論、或是科學和宗教之間的激烈衝突,都是源於這種關乎「事實」的主張聲明,而不是來自關於倫理的判斷。

讓我們以墮胎為例。虔誠的基督徒常常反對墮胎,而許多自由主義者則擁護墮胎權。雙方主要的爭議點其實在於「事實」,而非倫理。不論基督徒或自由主義者,都同意人命神聖、謀殺是可憎的罪行。他們是對某些生物學事實有不同意見:究竟人命是受孕那一刻就開始?出生那一刻開始?還是在兩者之間的某一刻?

有些文化甚至認為,就算到了出生那一刻,生命也還沒真正開始。像是非洲南部喀拉哈里沙漠的庫恩人(!Kung)和北極的因紐特人(Inuit),都認為人命是在嬰兒得到名字之後才開始。嬰兒出生時,家族會先等待一段時間,如果決定不要留下它(可能因為肢體畸形、或因為經濟困難),家族就會把它殺掉。這時只要還沒有舉行命名儀式,就不算是謀殺。

受這些文化薰陶的人,可能也和自由主義人士或基督教的信徒一樣同意人命神聖、謀殺是可憎的罪行,但是他們卻能容許殺嬰。

摘自《人類大命運

人類大命運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廖珮汝
Photo:woodleywonderworks,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