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春雨不來,「用水正義」話題再起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2.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走一條人少的路
2009年,一個大報記者在媒體業不景氣的縮編計畫裡,她被迫離開「機構記者」工作;2010年,她以「獨...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春雨不來,「用水正義」話題再起




編按:春雨不來,限水令恐怕又要啟動。因為時不時的暴雨、強陣雨,我們常忘了台灣是個天生缺水的地方。《走一條人少的路》作者朱淑娟在書中最真實的筆觸、角度描繪台灣環境議題。本篇希望提出台灣水資源的種種困境,然後大家一起想想,不論你在哪個位置,能夠一起努力維護我們、以及下一代充足及安全的水源。

用水價實現用水正義

台灣的水價因為沒有反應建造及維護成本,呈現收費過低現象,水價過低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浪費水,合理調漲水價是促使節約用水的第一步。一旦水價合理調漲,節水有了經濟誘因,企業會投資節水設施並提高廢水回收率。

另外當水價與再生水價格差不多時,企業使用再生水的意願也會提高;當再生水市場擴大,自來水用量就會降下來,直接好處是減緩開發壓力。反之,企業因為有便宜的自來水可用,不會提高廢水回收率,或使用再生水、海水淡化等成本較高的替代水源。就連環保團體都支持水價合理調漲,反而是執政者為了討好人民,水價調漲的合理討論始終跨不出第一步。

二○一五年三月七日馬總統到石門水庫視察,在參訪一家民營企業時說:「如果要調水價,一定有人說我無能」,當場引起哄堂大笑。不過我笑不出來,因為他這番話將「水價的政治學」表露無遺,何況還當笑話講。但經過這次枯旱,社會支持水價合理調漲的氣氛被帶起來,馬總統五月三十日視察新北市新莊塔寮坑溪時已改口說:「水價應該調一調了」。不但馬總統支持,二○一五年四月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主動提到水價應合理調整,讓空談多年的水價問題出現轉機。目前台灣有兩種水價,台北市的自來水由市府自來水事業處單獨收支,台北市以外的縣市統一由台灣自來水公司負責。柯文哲說,二○一三年台北市水價平均一度八‧三九元,其他地區十‧九三元,台北市民不缺水又享受低水價很不好意思,應該要調一調了。

隨後楊偉甫把握機會主動拜會柯文哲,雙方很快談好以兩年時間朝統一水價方向協商。楊偉甫接著火速召開「水價評議委員會」,並於二○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通過台北自來水事業處所提的水價公式修正案,並從隔年三月一日起,平均每度水調漲到一一‧五六元、漲幅二八‧一六%。原本經濟部也樂觀以為,台灣自來水公司的水價也會順利調整,改革只差最後一哩路。

而當時同樣只差一哩路就要跑進總統府的蔡英文,二○一六年一月十六日當選總統,政黨輪替,行政院長張善政(已卸任)以水價調整屬政府重大政策,列入新政府交接項目。可想而知,新政府上台短期內絕無調漲水價的可能。同樣一哩路,看誰跑得快而已,而機會卻稍縱即逝。

幾翻波折,耗水費終於開徵成功

 二○一五年三月十九日,在枯旱最嚴重時,楊偉甫跟同仁在毛治國辦公室向他簡報「智慧水管理」的做法。那陣子,一方面要處理抗旱工作,另一方面又要擬長期計劃,水利署上下忙得不可開交,但聽到毛治國肯定智慧水管理的規劃,大家都很振奮。

隨後水利署提出三個法案,行政院也很快核定並火速送立法院審議,以當時的氣氛,估計立法院應該也會支持,但顯然是過於樂觀了。

其中之一是《水利法》新增八十四條之一,授權主管機關可向大用水戶徵收耗水費。水利署主祕王藝峰說,台灣有八百一十九萬個自來水用戶,每月用水二十八億度,一千度以上的用戶(扣除學校、醫院、機關等)約五千多家,總計用了近三成、約八億噸水,是水資源最大的獲利者,但他們卻跟民眾一樣享用便宜的自來水,開徵耗水費是實現用水正義的第一步。

不過王藝峰強調,開徵耗水費的主要目的是鼓勵節水,不是要向企業多收錢。當水變成一種有價物質,企業會積極節水,為此在開徵辦法中設計了許多減免方案。但有些扣除項目又實在沒道理,例如考量再生水的價格比較高,只要企業使用再生水,不但不必繳耗水費,還可以獲得政府補助。但再生水本來就有企業自籌部分水源的精神,這部分不必繳耗水費則有違開徵目的。

另外一個更奇怪,是耗水費可以扣除企業繳給環保署的水汙費。用水、排汙水本來就該各繳各的,何況這可透過雙重經濟誘因,讓業者少用水、也少排廢水。試算一下,一家每月用水兩萬度的公司,假設要繳自來水費三十%的耗水費,每度水大約繳三元,每個月六萬元,如果再扣除六十%的各項減免,就只要繳兩萬四千元,占一家企業的總生產成本十分輕微。

一開始水利署設定的開徵期程是二○一七年,在缺水嚴重時,宣布提前一年從二○一六年起開徵,在缺水的氛圍下,政策受到民眾支持。二○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行政院通過水利法修正草案,隔天立即送立法院審查,期間水利署官員積極尋求企業支持,當時並未聽到反對的聲音。

原本以為民氣可用,立法院也會順應民情大力支持才對,沒想到事情沒這麼簡單,等枯旱接近尾聲,有些工商團體態度大轉變,透過各種管道反撲,更多次以工商組織名義邀行政院長、經濟部長座談要求取消開徵。

這是立法委員審查法案一貫的伎倆,委員會審查有錄影轉播,記者也可以在場,但朝野協商卻是密室協商,只要不想公開的就主張朝野協商,在那個密室裡談了什麼、交換了什麼,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審查陷入僵局,楊偉甫懇求:「這是未來水利政策非常重要的案子,也是要邁入節水型社會必須的手段,社會也很期待,建議今天能通過。如果送朝野協商,可能還要再等二十年。」最後經濟委員會召委陳明文宣布擇期再審,一個可以促進水資源改革的方案,就這樣被一個國民黨立委擋下來。

讓一個有助於水資源管理的法案快通過,是立法委員的責任。當立委不盡責,甚至為財團護航、犧牲人民權益、阻擋進步時,這位立委就應該受到譴責,但事後並未見民間團體抗議,推動好的政策,也需要民間團體的支持。而行政院的政策最後被自家國民黨立委擋下,事前沒看到行政院積極溝通,事後不見補救,如果連這點決心都沒有,如何做到「用水零成長」? 

幸好,二○一六年二月新科立委上任,水利署又將水利法送進立法院等待機會。會期一開始,水利署就對立委展開密集溝通,在經濟委員會召委蘇震清支持下,四月二十日排入審查。而這次就順利多了,不像去年立委明的、暗的反對。民進黨立委蔡培慧提出多項修正文字,得到水利署長王瑞德支持。當蘇震清宣布初審通過那一刻,水利署的官員都很開心,努力終於獲得肯定。

摘自《走一條人少的路

數位編輯整理: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