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與禽獸的差別,在心不在身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7.20
收藏文章 0

人與禽獸的差別,在心不在身


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孟子‧離婁下》),人類跟禽獸的差別只有一點點。他說:「庶民去之,君子存之」。換句話說,一般百姓在孟子心中跟其他生物沒有什麼差別,君子則保存了這一點點的差別,因此成為君子。他舉舜做例子。舜年輕時住在深山裡,跟樹木、石頭一起居住,跟野鹿、野豬一起遊玩,和深山裡的野人(非常純樸、非常單純的老百姓)差別也是「幾希」。舜後來聽到一句善的話、看到一件善的行為,內心忽然發出很大的力量,洶湧澎湃不能阻擋,然後就去行善了。這說明,要看到善的行為、聽到善的言語,才會引發內心的力量。所以人跟禽獸的差別,在於人聽到善的言語、看到善的行為,內心會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去學習,學習之後的行為才是善。

學習孟子,要清楚了解到此處所說的善,是指行為。如果善指的是行為,那麼就沒人可以說人性本善,因為行為是要具體做出來,跟人性本善是有一段距離的,這就是了解孟子的關鍵。孟子把人的身體當作小體,人的心當作大體,小代表次要,大代表重要、主要。因為動物也有身體,重要的是人有一個心。人的心可以思考、反省、選擇、付諸行動。但心有時卻會不知不覺跟著身體走,心如果獨立反省,就知道不能照著本能走。孟子說:「養其小體為小人,養其大者為大人」(《孟子‧告子上》),小人只注意到身體的需求,吃飽喝足,每天好好過日子,不思考;大人則每天都問,人生怎麼做才對,該如何跟人相處,常想這些問題,就是「養其大體」。講到大人時,是就人格來說;小人是就志向來說,沒有志向,就只是過日子而已。想了解人,一定要從人跟動物的差別來看。人有身體,動物也有,顯不出人的特色。兩者的差別在心不在身。掌握住這個差別,就是君子;反之,則是小人。

孟子對人充滿信心,當時有很多人也想學習,不過開竅比較晚。曹交請教說:「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堯、舜,有這樣的說法嗎?」孟子說:「有的。」曹交說:「我聽說周文王身高十尺,商湯身高九尺,現在我有九尺四寸高,卻只會吃飯,要怎麼辦才好?」孟子說:「這有什麼困難?只要去做就行了。如果有個人,力氣提不起一隻小雞,那他就是沒力氣的人;如果說能舉起三千斤的東西,那他就是有力氣的人。既然如此,只要能舉起烏獲舉過的重量,也就可以成為烏獲了。一個人要擔心的,難道是不能勝任嗎?只是不去做罷了。慢慢跟在長輩後面走,叫做悌;快步搶在長輩前面走,叫做不悌。慢慢走,難道是一個人不能做到的嗎?不去做罷了。堯、舜的正途,不過是孝與悌而已。你穿上堯所穿的衣服,說堯所說的話,做堯所做的事,這樣就成為堯了。你穿上桀所穿的衣服,說桀所說的話,做桀所做的事,這樣就成為桀了。」曹交說:「我準備去謁見鄒君,向他借個住處,希望留在您的門下學習。」孟子說:「人生正途就像大馬路一樣,怎麼會難懂呢?只怕人們不去尋找而已。你回去自己尋找,老師多得很呢。」(《孟子‧告子下》)孟子要曹交真誠面對自己的內心,老師就是自己的心。我們的心,沒有經過學習,就不了解什麼是正確的道理。

 

摘自《傅佩榮‧經典講座──孟子》

Photo:David Goehring,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