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血汗棉花的起源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2.2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棉花帝國
如同史詩故事般起落的棉花帝國,是世界經濟的中心,既創造也再造了全球資本主義。棉花是如此普及,幾乎無處...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血汗棉花的起源


1780年代的歐洲人認為棉花產自西印度群島、巴西、鄂圖曼帝國和印度,但不會是北美洲。利物浦海關官員想都想不到棉花會從美國進口。美國怎麼可能生產相當數量的棉花?雖然棉花在這個新興國家的南部是道地土產品,南卡羅萊納州和喬治亞州許多墾荒者都種植小量棉花內銷,但是從來不曾種來專供商業用途或是大量出口。毫無疑問,英國海關官員曉得,美國種植者利用他們廣闊的土地和充沛的奴隸勞工種菸草、稻米、藍靛和若干甘蔗,但不知道種植棉花這一回事。

當然,這是極大的判斷錯誤。美國非常適合種植棉花。美國南方有一片廣大地帶的氣候和土壤,吻合種植棉花的條件:有適量的雨水、合宜的下雨型態以及恰當的無霜期。敏銳的觀察家注意到這股潛力:詹姆斯.麥迪遜(James adison)早在1786年,即上述事件的翌年,就滿懷樂觀地預料,美國將成為種植棉花的主要大國,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也相信,「那個新東西(棉花)的增產……對於美國的繁榮一定會有幾近無限大的影響」。費城人坦奇.考克斯本身在美國南方是大地主,對美國種植棉花的潛力也有更細膩,但相當有力的評語。1794年,他注意到英國棉製造業者的快速擴張,以及西印度群島棉花在聖多明各革命之後價格大漲,因此他斷言「這個東西一定值得南方種植者的注意」。他特別感到振奮的是,英國工業家如斯托克波特的棉紡織業者約翰.米爾尼(John Milne),在1780年代末期遠渡大西洋,親來美國遊說北美洲人士種植棉花。

果如這些追求個人利益的觀察家預料,棉花種植很快就出現在美國廣大農村。事實上,棉花在美國是那麼普及,以致於大家都忘了原先的事實--鄂圖曼帝國、西印度群島和巴西的棉花十分強大。事實證明皮爾暨葉慈公司看到十九世紀影響最深遠的一項商機。

美國棉花種植能夠快速擴張,部分原因是種植者運用他們的殖民先人種植「白色黃金」所積累的經驗。早在1607年,詹姆士鎮的墾殖者就已經種植棉花;到了十七世紀末,旅遊者從賽浦勒斯(Cyprus)和伊茲密爾把棉花籽引進美國。整個十八世紀,農民不斷從西印度群島和地中海蒐集種植棉花的知識,試種從這些地區引進的棉花籽,但主要是供應自家使用。美國爭取獨立的動盪期間,種植者種植比較大量的棉花,來取代而今不能從英國進口的棉布,也讓奴隸有事幹,因為他們原先種的菸草和稻米突然間失去市場。譬如,南卡羅萊納州種植者拉夫.伊薩德(Ralph Izard )就在1775年緊急下達命令:「種相當數量棉花,讓我的黑奴有衣可穿」。

能夠快速擴張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種菸草和種棉花之間的技術相當雷同;種植菸草所累積的知識可用來種植棉花。甚且,用來運送菸草到世界市場的某些基礎設施,也可轉用來運送棉花。十八世紀革命動盪期間,種植者和奴隸就在北美洲和西印度群島之間穿梭,帶回更多種植棉花的知識。譬如1788年,聖克羅伊島一個奴隸的主人在美國刊登廣告要賣奴,誇稱這名奴隸「熟悉種植棉花」。在西印度群島創立的奴隸―棉田模式,現在傳布到北美洲大陸。

1786年,美國種植者也開始注意到,英國棉紡織品機械化生產的快速擴張,造成棉花價格激升。那一年,種植者種出第一批長纖維的「海島」(Sea Island)棉花,這個名字得自位於喬治亞州外海海島的棉花田,種籽是由巴哈馬引進。這種棉花和本地棉花不一樣,它有比較長且多絮的纖維,非常適合紡出細質紗線,製作上等布料,是曼徹斯特商人間搶手的貨物。雖然說法不一,但很有可能是一位法蘭克.李維特(Frank Levitt)跨出這一重要的一步。李維特出生在棉業大城伊茲密爾,避開美洲殖民地戰亂搬到巴哈馬,但後來又回到喬治亞州,重新取回他的土地,然後開始認真種棉花。其他人追隨他的模式,「海島」棉花開始在南卡羅萊納州和喬治亞州沿海地區普遍種植。譬如,南卡羅萊納州的棉花出口量從1790年不到1萬磅,暴增到1800年的640萬磅。

可是即使有奴隸幫忙,成果還是不足。種植者渴望能有一種機器可以更快捷地分開棉籽和纖維。1793年,伊萊.惠特尼(Eli Whitney)剛從耶魯大學畢業,來到薩凡納(Savannah)不到幾個月,便打造了一架新式軋棉機,可以很快去除高丘棉花的籽。一夜之間,他的機器提升了軋棉效率高達五十倍。這項發明的消息很快就傳遍各地;各地農民紛紛仿製。就和珍妮紡紗機及水力紡紗機一樣,惠特尼的軋棉機克服棉紡織品生產過程另一個瓶頸。因此之故,只能用「棉花熱潮」來形容,種植棉花的土地在軋棉機發明出來之後,售價漲為三倍,「 種植棉花的農場主人年收入翻了一倍」。

有了這項新技術助陣,1793年之後棉花生產很快就傳進南卡羅萊納州和喬治亞州內陸。於是乎,1795年,大量美國棉花首度運到利物浦;就我們所知,都沒有被海關扣留。開墾者蜂擁進入本地區,許多人是來自貼近北方的美國南方地區農民,整個農村被搞得天翻地覆;這裡從只有少數原住民和農民居住、只種勉強餬口糧食和菸草的地方,一變成為種植棉花的王國。

為了擴大生產,種植者引進數以千計的奴隸。1790年代,喬治亞州的奴隸人口幾乎倍增,達到六萬人。在南卡羅萊納州,北部幾個郡產棉地區的奴隸人數由1790年的2萬1千人,20年後成長為70萬人,其中1萬5千名奴隸最近才從非洲引進來。隨著棉花田擴張,南卡羅萊納州北部四個典型種棉的郡其黑奴占人口比例,由1790年的18.4%,上升到1820年為39.5%,到了1860年已經是61.1%。直到南北戰爭爆發,棉花和奴隸攜手並進、同步進展;英國和美國已成為新興的棉花帝國兩大軸心。

奴隸比任何人更了解棉花產業光鮮面底下的暴力基礎。如果有機會,他們會鉅細靡遺地作證,揭露它的殘酷。約翰.布朗(John Brown)是個逃亡的黑奴,他在1854年回憶是如何「遭到牛鞭……鞭打」,以及監工是如何「追殺逃亡的黑奴」。他記得,「英國市場(棉花)價格一漲,可憐的奴隸會立刻感受到,因為他們被逼得更緊,皮鞭不斷地抽打下來。」另一名奴隸亨利.畢布(Henry Bibb)永遠忘不了可怕的暴力:「監工的號角一響,全體奴隸集合來目睹我受罰。我的衣服被扒掉,被迫面朝地趴在地上。四支柱子釘在地上,我的四肢綁在上面。然後監工拿著鞭子抽打我。」

英國棉製造業的擴張要靠大西洋彼岸的暴力。棉花、空曠的土地和奴隸制度環環相扣,利物浦棉花商人威廉.羅思本六世(William Rathbone VI)1849年到美國參訪,在家書中向父親稟告:「黑奴和此地每件事都隨著棉花浮動。」奴工的重要性使得《利物浦紀事報暨歐洲時報》(Liverpool Chronicle and European Times)發出警告,如果黑奴獲得解放,棉布價格可能漲兩、三倍,對英國傷害甚鉅。殘暴的恫嚇像夢魘壓在美國數百萬奴隸身上,這種暴力假若結束,則是從棉花帝國大發橫財的人士揮之不去的夢魘。

【書籍資訊】
摘自《棉花帝國─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過去與未來

棉花帝國
數位編輯整理:朱玉瑩
Photo:Kimberly Vardeman,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