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奴隸與女工撐起資本主義半邊天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3.0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棉花帝國
如同史詩故事般起落的棉花帝國,是世界經濟的中心,既創造也再造了全球資本主義。棉花是如此普及,幾乎無處...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奴隸與女工撐起資本主義半邊天


編按:童工與女工伴隨資本主義的發展,在世界邁入現代化的過程中,貢獻了極大力量。需要大量勞動力的棉花產業,利用兒童與女性作為催化劑,推動工業與資本主義向前,宰制了人類社會的進化。不過,他們的地位長期受到藐視與壓迫,這是人類歷史中無法抹滅的一段黑暗時代。

除童工之外,女性,尤其是年輕未婚的女性,也是棉花工廠的勞動力主幹。事實上,棉花製造業成為18和19世紀興起,最以女性為主的製造產業。美國新罕布夏州多佛製造公司,在1820年代中期,89%工人為女性。在加泰隆尼亞的棉花工業,高達70%工人為女性。整個歐洲和美國的棉紡織工業,以女性為勞動力主幹;不過墨西哥和埃及則以男性工人為主。女性員工如此多,造成棉花工業幾乎令人看不見,光芒都被以男性為主的煤礦業、鋼鐵業和鐵路業給掩蓋過去。

毫不意外,這些女工絕大部分來自農村。有一部分原因,是由於農家的策略要保有土地,因此透過受薪工作彌補逐漸減少的農業收入。女性在大部分的歐洲及北美洲主理紡紗織布已有好幾個世紀之久,即使這個工作已從家庭移到工廠、從手工改為機械,這個趨勢還是持續。1841年,年輕的威廉.羅思本來到美國訪問,看見到處都是女工,大吃一驚;他在紐澤西州派特森(Paterson)一家工廠發現「全世界最羅曼蒂克的工廠」,「裡面的女工雖然顯現病容,但是都很漂亮」。幾天後,他參觀羅威爾工廠,注意到「工廠女孩很整潔,大多很漂亮。我相信大半都受過良好教育,她們是農人、甚至有時是傳教士的女兒,離開家裡來此地工作幾年,準備嫁人。」羅思本和跟他同時代的一些人一樣,對女性從事棉紡工作有不可救藥的羅曼蒂克憧憬。

拜長久以來的歧見之賜,女工工資便宜許多。歷史學家發現,「在固定薪資結構下,女性經常只賺相當於男性45%至50%的工資。」女性不僅工資比較低廉,她們也比較不受舊工作文化束縛;這些舊文化通常是規範男性手工藝紡織匠人的工作,它們的確也成為抗拒工廠東主的基礎。女性的工作模式,以及她們子女的工作模式,比較容易塑造來符合機械生產不休止的節奏。

可是有利的父權制傳統以及農村的改造,幾乎還是要借用形式更明顯的強制力來補強。雖然「織布機主人」所用的方式和「皮鞭主人」的大不相同,但使用暴力來動員勞工,維持廠內紀律,讓員工進廠工作後就不要離職,卻幾乎是普遍的現象。製造業者已經把投資押注在工廠上,他們抱持強制手段,甚至動用暴力,有時候會選擇私下進行,但愈來愈得到國家許可。我們已經看到,孤兒院院童通常別無選擇,只能在棉花工廠高壓的環境下工作。比利時創業家雷文.鮑文斯使用「他曾任典獄長的監獄之囚犯」擔任織布工。在俄羅斯,起先嘗試以受薪工人在紡織廠工作,卻沒有成功,只好起用「妓女、犯人、乞丐和其他人,有些人被判刑終身在工廠做工」。美國馬里蘭州、路易斯安那州和羅德島州的囚犯,白天要織布。即使是同意簽約拿工資的棉花工人,通常也會透過「某種羈束」綁在工廠。路德威.柯納普在克林霍姆的大型工廠,其管理團隊就被愛沙尼亞的當地報紙,形容是「對員工並沒比奴隸主對黑奴來得更加關切」。工廠不僅設有警察部隊,還不時兇暴地體罰員工。在墨西哥的普埃布拉,工人同樣受到嚴厲監控。如果他們住在工廠廠區,有時候親友都不能來拜訪,還有些時候連讀報都不准。在哈布斯堡帝國,棉花工廠有如軍營;工人被關在工廠裡,星期天才准外出。

在蓄奴世界,人身限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美洲尤其是農場奴隸的中心,許多勞動力被強制逼進棉花製造業。在巴西,原住民和奴隸被迫進入紡織工廠工作。在美國南方,奴隸也被迫參與棉紡織生產工作,有位歷史學家很恰當地把這個制度形容為「強制的原始工業化」。因此,在世界上的蓄奴地區,奴隸也幫助推進了工業生產。

全球棉花工業機械化的擴張,不僅依賴使用新技術和取得資金及市場,也依賴資本家把數千人,最後甚至數百萬人轉化成為無產階級;更重要的是,打破對實施激烈的新生活及工作方式的抗拒。1795年有位英國人觀察到:「一旦要引進不同的機器,或幾種加速勞動力的方法,一向都會遭到勞工階級頑強的抗拒。」有位歷史學家針對黑森林地區的維森塔爾發表評論,認為這就是「內部殖民地化」的過程:資本對愈來愈多領域和社會關係的殖民地化和宰制。可是由於封建菁英式微,這種過渡有了可能――正在鞏固實力的國家扮演重要角色促成其實現。

把工人轉換為無產階級的努力,使工業家更加依賴國家力量,這明顯證明他們的力量有限。然而資本的地域化,以及它愈來愈附屬和依賴民族國家,也使得工人能夠集體組織起來,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和工資;最後,資本家依賴國家這個事實轉化為勞工最大的力量。雖然企圖多方面夾殺,工會和勞工階級的政治運動在19世紀對資本製造新壓力,這股新壓力在數十年後將激烈地改造棉花工業。

【書籍資訊】
摘自《棉花帝國

數位編輯整理:賴仕豪,廖佩汝
Photo:Children's Bureau Centennial,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