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廢奴運動與美國南北戰爭打造資本主義新面貌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3.1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棉花帝國
如同史詩故事般起落的棉花帝國,是世界經濟的中心,既創造也再造了全球資本主義。棉花是如此普及,幾乎無處...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廢奴運動與美國南北戰爭打造資本主義新面貌


編按:美國南北戰爭,是資本主義在19世紀出現的重大矛盾所反映出來的結果。奴隸制度在棉花種植的世界中逐漸消失,也間接重組了棉花與商業連結的方式。

危機最能凸顯全球棉花帝國的根基。美國南北戰爭就是這樣一場危機。1861年4月,第一槍在桑特堡(Fort Sumter)響起時,棉花已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製造工業的核心成分。根據英國棉花商人約翰.班傑明.史密斯(John Benjamin Smith)自我慶幸但基本上正確的說法,紡紗與織布已經成長為「任何時代或國家曾經有過,或可能會有的最大的工業」。從許多標準來看,包括雇用員工人數、產值、獲利能力等,棉花帝國無人堪與倫比。有位作家大膽估計,在1862年,全世界有整整兩千萬人(六十五分之一的全球人口)涉及棉花種植或棉布生產。光英格蘭一地,全世界機器紡錠有三分之二位於這裡的工廠,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的人口生計全依賴棉紡工業;英國全國十分之一資金投入這個產業,而且全國將近一半出口即是棉紗和棉布。整個歐洲和美國全都依賴可以預期的低廉棉花之供應。倫敦《統計學會會刊》(Journal of Statistical Society)宣布,除了小麥之外,「沒有其他原生作物如此完全掌控住人類的需求。」

讓歐洲製造業者和商人賺進大筆財富,讓數十萬工廠工人陷入嚴峻工作的這個工業,也把美國送上世界經濟舞台的中央,建立「美國所曾經思考或實現的最成功的農業工業 」。光是棉花出口就使美國登上世界經濟地圖。南北戰爭前夕,生棉占美國產品出口總值的61%。在1780年代棉花大為興盛之前,北美洲在全球經濟上前景雖然看好,但仍是龍套角色。1861年,全球資本主義的旗艦英國,發現自己很危險地必須依賴從紐約、紐奧良、查爾斯頓和美國其他港口出口的「白色黃金」。到1850年代末期,英國每年需用八億磅棉花,其中77%在美國種植。法國需用一億九千兩百萬磅棉花,90%來自美國;德意志關稅同盟地區需用一億一千五百萬磅,60%由美國進口;俄羅斯需用一億零兩百萬磅,美國供應92%。

美國能夠迅速崛起為市場霸主的原因很簡單。美國遠比其他任何國家都更能源源不絕供應棉花生產的三大重要關鍵因素:勞動力、土地和資金。《經濟學人》1861年就說,美國在全球棉花市場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為種植者的「土地十分肥沃,不必花成本;他的勞動力一向都很豐富,更不斷地持續增加中;清理和運送棉花的安排和商業組織俱已到位。」到19世紀中期,棉花已成為大西洋世界繁榮的重心。詩人約翰.葛林立夫.惠提爾(John Greenleaf Whittier)稱它是「西方的哈希什(Haschish)」,這種迷幻藥會讓人起強大的幻覺,以為擁有廣大的領土,握有判官的生殺大權,住在「舒適的農場」,有「黑奴天使侍候」。
奴隸制度是人類史上這個最活躍、最廣大的

生產複合體的核心。英國殖民官員赫曼.梅里瓦爾(Herman Merivale)指出,曼徹斯特和利物浦的「富裕是拜黑奴的勞力和苦難而建立,他們的雙手挖出土建造碼頭,也製造蒸汽引擎」。根據梅里瓦爾的說法,為了都會區的經濟擴張,從周遭商品生產累積資本是有必要的,取得勞動力(必要時透過強迫限制),是把肥沃的土地轉化為富有生產力的原料供應者之先決條件。

奴隸使得工業驚人進展,也因此獲得巨大利益。然而,當代人士擔心這個巨大而醒目的機器只是表面,擴大了歐洲長期以來對美國政治穩定的擔憂。英國政治經濟學家里昂.李維觀察到,作為「對外國的工業進貢」,歐洲棉花工業隱含弱勢,即使它相當成功,依據某位法國觀察家的心得,仍「成為數萬工人生死攸關的問題,是攸關所有已開發工業國家興衰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奴隸制度本身似乎不利穩定,曼徹斯特棉花供應協會認為它是「奸險的基礎」。不只是因為它在美國引起分裂的緊張,也因為奴隸可以抵抗,甚至作亂;協會在1861年宣布:「不能篤定信任奴工制度。」《棉花供應報導》也抱怨,「奴隸造反和社會失和的恐懼」一直存在。即使倫敦金融市場也反映這種關切,但為南方鐵路發行的債券其利率要比北方鐵路來得高。《西敏寺評論》(Westminster Review)在1850年報導:「這股不信任起自從道德和實質兩方面精心地估算其危險,因為這個社會的狀況其基礎站在不公義和暴力之上。」

美國奴隸制度已開始威脅到它所一手創造的繁榮,盛產棉花的南方獨特的政治經濟,與剛萌芽的北方自由勞動力和國內工業化的政治經濟,起了衝突。此外,這兩種經濟都猛烈向西擴張,給他們剛誕生的全國體制接二連三帶來危機。肥沃的土地和受羈束的勞動力充沛供給,使得南方變成蘭開郡的農園,但是到1860年,很多美國人,尤其是北方的美國人,抗議這種半殖民地的依附。他們及時發起第二次美洲革命。南方奴隸主則擔心他們的人身資產安全出現問題,拚命抗拒,賭上他們的歐洲夥伴會介入以維繫世界經濟,連帶也保住他們本身不尋常的獲利。南方種植者了解,他們的棉花王國不只奠基在充分的土地和勞動力上,也要視他們是否有政治能力維繫奴隸制度,並把它投射在美國西部新的棉花地帶。持續在領土內擴大奴隸制度相當重要,這涉及到確保經濟甚至政治的存活,而這部分已經遭受共和黨前所未有的威脅。奴隸主了解,對於他們擁有人類資產權力的挑戰,出現在新政黨增強中央政府及其公民權力的計畫之中――這是自由勞動力和自由土地意識型態同等必要的條件。

可是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南北兩方政府1861年4月爆發的戰爭,不僅是為美國領土完整及其「特殊體制」的未來進行鬥爭,也是全球資本主義在全世界依賴奴隸勞動力的鬥爭。美國南北戰爭是整個工業秩序的「酸性測試」:在社會動亂和經濟崩潰毀滅它們的帝國之前,它們能否調適好暫時丟失其天賜夥伴――即幅員廣大,以奴隸為動力的蓄奴美國呢?浸信會報紙《印度之友》(Friend of India)總編輯約翰.馬希曼(John Marshman)在1863年3月觀察到:「或許可以說,南方的繁榮建立在讓三、四百萬人處於奴隸狀態這個巨大罪行的基礎上,我們很難擺脫一種念頭:上帝裁判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上帝裁判日終於在1861年4月21日來臨。這一天,南方邦聯部隊向南卡羅萊納州桑特堡聯邦守軍開火。這是一樁典型的地方事件,是世界核心生產和貿易體系出現的小裂縫,但由此引爆的危機鮮明地照亮了全球棉花工業,以及資本主義的根本基礎。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者法蘭西斯.李伯(Francis Lieber)預測,「從這場戰爭之後,棉花和奴隸都再也不會保有戰爭前的形貌」。美國這場內戰的持續期間和破壞力都令人震撼,它代表世界第一場真正的全球原物料危機,也迎來新的全球勞動力、資本和國家力量的全球網絡。因此,全球資本和勞動力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個篇章,就在猶有農村風味的北美洲戰場展開。

南北戰爭一舉切斷1780年代以來,支撐全球棉花生產以及全球資本主義的關係。為了迫使英國給予外交承認,邦聯政府禁止所有棉花出口。等到邦聯發覺這個政策不會成功時,北方的封鎖已經有效擋住絕大部分棉花離開南方。雖然走私盛行,而且私梟大部分也出航成功,但封鎖的嚇阻效應使絕大多數載運棉花的船隻退出與南方的貿易。結果是,輸出到歐洲的棉花由1860年的380萬包,降到1862年幾乎等於零。所謂「棉花飢荒」(cotton famine)的效應迅速向外蔓延,改造了從曼徹斯特到亞歷山大等廣大地區的工業以及社會。薩克森邦棉花製造業城市肯尼茲的商會,在1865年略帶誇張地說,「貿易史上從來沒有過像過去四年如此宏大,又影響深遠的移動。」

回應對棉花的迫切需求,在利物浦東方4,600英里之外,離安提坦(Antietam)9,200英里的地方,印度商人和種植者、英國殖民官僚,以及曼徹斯特商人展開瘋狂競賽,廣種棉花供應全球市場。我們已經知道,自1820年代以來,英國就試圖開發印度為可靠的棉花來源,可是按照孟買商會的說法,卻「失敗得一塌胡塗」。《經濟學人》在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前就說,「只要南方各州有黑奴,而且這些黑奴可被駕馭來工作」,在印度種植棉花供應世界市場,就「將是冒險、而非創業」。

跟過去的危機不同,棉花飢荒開啟了殖民地生產原物料的新景象。即使是全世界提倡自由放任資本主義最力的《經濟學人》,後來也支持國家介入,以取得棉花,尤其是從印度取得。要用「供需法則」來替這種做法辯護很難,但《經濟學人》及其他許多人找到了辦法:「答案,至少很大一部分答案是,印度社會很多重要部分存在非常特殊的困難,在某個程度上妨礙和反制主要動機的行動,可是政治經濟卻必須依賴它的效用。」又說:「在印度,共同政治經濟的原始先決條件……沒有得到滿足。你有擁有需求的英國人,可是簡單來說,沒有一個可供應的印度人。」基於這個原因,「政府在這種事實狀況下的干預,並沒有鬆弛政治經濟的規則。政府並沒有干預防止『供給與需求』的效應和運作,而是創造運作去確保其效應……為缺乏尋常經濟能力的國家推薦一個不尋常的政策,並沒有比為一個又聾又瞎的孩童推薦一種不尋常的教育方法,會更加異常。」

考量到這些恐懼,美國四百萬奴隸,其中許多人是世界最重要的棉花種植者,在戰時或戰後立即獲得自由,就更加了不起。奴隸認為他們的主人面臨中央政府決心制伏造反,處於劣勢,在這種見解的鼓舞下,奴隸發動農村起義。透過逃出農場、撤出勞動力、替聯邦部隊通風報信,到最後拿起武器充當聯邦士兵,美國奴隸把一場分裂戰爭推向解放戰爭。他們竟然成功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沒有任何一代的棉花種植者叛變出現類似的成功,他們的力量也因為國家菁英內部深刻而無法調和的分裂,而大大受到提振。

編按:美國南北戰爭,是資本主義在19世紀出現的重大矛盾所反映出來的結果。奴隸制度在棉花種植的世界中逐漸消失,也間接重組了棉花與商業連結的方式。

【書籍資訊】
摘自《棉花帝國

數位編輯整理:賴仕豪、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