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尋找教育創新的MAPS」─吳思華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7.03.2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有一個夢
夢想如果只是想,永遠是個夢!因為堅持,因為有支持,夢想就不孤單!因為教育,讓他得以從貧窮翻身,所以他...
定價 330
優惠價 70折,231
$330 70$231
加入購物車

「尋找教育創新的MAPS」─吳思華



文/吳思華/政治大學科智所教授

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夢二」在中正大學舉辦的最後一天,我應政忠老師的邀請,南下會見參加夢二的教師夥伴們,而這也是我第三次參與築夢的活動。這一次共有來自全台各地、逾四千名教師夥伴參加。我到每間教室和老師們打招呼,分享他們共學共備教學的熱情,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在大學教書超過三十年,老師們經常為了學術研究花費很多時間,但在教學上的共同探討則不多見;反而是近來中小學老師們透過自發性的團體學習,不斷努力追尋教學上的突破與創新。

這幾年來台灣正面臨巨大的環境挑戰:科技快速進步、經濟全球化、社會自由開放、產業致力創新轉型...等多元議題,教育體制如何因應環境的需要,培養出新一代具有宏觀視野、跨域整合的多元創新人才,是大家深切的期待。正規的教育系統在過去幾年做了很大的努力,以一○七課綱為核心的十二年國教,為未來的教育勾勒出一個願景藍圖;如果能夠具體落實,將有機會翻轉教育現場。

但是教育系統是一個超過三十六萬人參與、每年由政府編列六千多億預算支應的超級龐大組織,內部管控的複雜度可以想見。政策形成的過程還需得到民意代表、家長會和教師會的認同,政策執行時更需學校教職同仁的配合。由於參與者重,因此在政策落實的可行性考量下,對於具有高度前瞻性、改變幅度較大的創新往往抱持保留的心態。

更重要的是,教育需要因材施教並鼓勵多元發展。每個學子的聰明才智、個人志趣、家庭背景都不相同,其成長過程的社區鄉里文化也截然不同,所有學生要套用完全相同的教育制度、學習教材與辦學方法,非常不符教育現場的實況、更悖離了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而這其實也是多次教改面臨的困難。許多堅持教育理念的熱心朋友們,嘗試透過民間力量私人興學,在體制外探索不同的教育典範。但是,民間個人的資源畢竟有限,除了一些能獲得足夠的家長支持認同、收取高學費、自己自足的私立學校外,要全面啟動多元的教育創新,進而影響更多數的老師與學子,在現實上則有相當大的困難。

因此,在龐大教育行政組織系統與民間個人的教育理念熱情之間,尋找出一個整合的教育創新模式,是台灣未來教育發展過程中重要的課題。王政忠老師的新書《我有一個夢》,就在實踐過程中,有意無意的形塑了一個值得我們大家反思與學習的教育創新模式。

政忠老師長期在南投偏鄉爽文國中任教,以教好偏鄉孩子做為他一生的職志。他不僅有熱情、更有手段與方法;他發展出一套草根的「MAPS教學法」,讓學子的學習變得有趣及更有效率。更重要的是,他願意將他獨創的教學方法與其他老師共享,透過網路社群與實體工作坊,用他的熱情鼓勵更多的老師們。

一○四年春天,政忠老師發起「我有一個夢」大型教學工作坊計畫。我從臉書中看到這個訊息後,請國教署同仁全力支援協助。在王老師的感染下,經過不到半年時間的籌備,共號召了一千七百位來自全台各地、包括偏鄉山間、遠自離島的教育夥伴們,於盛夏七月齊聚中正大學參加夢一的教學專業成長工作坊。我在會場與大家共同待了一整天,親身感受到每一位參與夥伴們的專注投入與熱情互助。我常想,如果教育體系中能有更多像王政忠這樣充滿熱情的老師,那臺灣的教育自然就能翻轉了。

王老師的「偏鄉圓夢」是未來教育創新一個可能的新模式:第一線的校長和老師們扮演教育創業家的角色,用他們的專業與熱情,倡導新的教學、辦學模式,並積極大範圍地與社群夥伴分享;教育行政體系則扮演賦權育成的角色,提供這些創意更多彈性自主空間,賦與意義、並提供必要的資源與行政協助,協助其發展,讓創新由下而上自然生成。如此,立足於草根的「體制間教育創新」,才能創意多元、百花齊放,又有如常充沛的水草滋潤,是未來臺灣教育創新可以依循的一條路。

摘自《我有一個夢》推薦序

數位編輯整理:廖佩汝
Photo:
我有一個夢影片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