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如果不用上學,你想做什麼?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7.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讓天賦發光
你擔心教育嗎?我承認我很擔心。──Ken Robinson (肯.羅賓森,本書作者)教育革命,迫在眉...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如果不用上學,你想做什麼?


改變學校

「你知道嗎?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再上學了。那麼,現在你想做什麼?」麻州的「北極星青少年自發學習中心」(North Star Self-Directed Learning for Teens)的共同創辦人肯恩‧丹佛德(Ken Danford),時常對想要學習,可是在尋常學校飽受挫折,覺得既無法融入又學不到東西的孩子這麼說。他們對肯恩的話的反應又是什麼?「目瞪口呆,」他告訴我。「他們通常會說:『真的嗎?如果我們真這麼做了,還能上大學、找到工作、世界不會因此而討厭我們嗎?』因為從來沒有人向他們講過同樣的話。」

肯恩並非一開始就是個反傳統的人。他上大學,成為合格教師,在麻州愛姆赫斯特(Amherst)的中學教書。他向來很喜歡上學,所以當他站上講台,發現情況和他預想的完全不同時,心裡非常驚訝。「簡直是糟透了!這些孩子根本不想坐在這兒。我試著讓他們了解美國歷史,可是他們一點都不想學。我想和他們講道理:『如果你不在八年級把美國歷史學好,你就什麼都做不好了。』這些話連聽在我自己的耳朵裡都沒有說服力。我和學生因為他們遲到、奇裝異服和在課堂中出去上廁所而起爭執,我並不想這麼做,只是如果我不嚴格把持這些細節,學校管理人員就會盯上我。可是我發現我真的做不來,我沒辦法一本正經地為這種小事警告孩子,然後把它放大成不得了的大事處理。

「然後我讀了描述對傳統學校不滿,而在家自學或彈性自學的《青少年解放手冊》(The Teenage Liberation Handbook),對書中人物所說的:『我要改變我的人生,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我不想等到十八歲再開始,我現在就要去做。』感到震撼。事實上,真的鼓起勇氣去做的人,後來的人生全變得更精彩。所以我開始想,如果不上學會怎麼樣。我想直接問他們要學什麼?今天想來上課嗎?你想去哪裡?和誰一起去?去多久?你們不想和我一起上歷史課嗎?好啊!那麼就不要上我的歷史課了。你們不想閱讀嗎?好啊!那麼就不要閱讀了。要怎麼樣才能這麼做呢?你得創造出一個社區中心而不是學校。你規劃好課程,告訴大家:『我要幫助你和你的父母完全掌控你的人生。我們會設立一個溫暖愉快的場地,你可以自己決定你要多常來這裡。只要不惹事,你想在這裡做什麼都可以。你可以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猜怎樣?結果運行得還滿順利的!」

「北極星」是個幫助青少年挖掘出,在正規系統下被忽視或打壓的學習熱情的自學中心(肯恩和他同事非常謹慎地不稱它為「學校」,因為事實上它也不是一所政府承認的學校)。雖然它不是學校,但是在很多方面卻有效地取代了學校的功能。「北極星基本上是為了還在上學卻痛恨上學的青少年設計的。有成績非常優異的孩子,有專注自己興趣的孩子,但也有不少分不清上下,問題複雜的孩子。

「讓他們為自己做選擇是一件意義深遠的事。當我們還在學校教書時,是不可能這麼做的。你想要做什麼?你想要我怎麼幫助你?他們也還不知道,所以為了找到答案,他們就必須嘗試各式各樣的方法。這可能包括了拒絕一切,清空自己的生活,等看看如果他們什麼都不做一段時間,會發生什麼事。過程非常有趣。」

雖然聽起來參加北極星的孩子,應該很快就會變成中輟生,但事實正好相反。大多數來北極星的孩子都上了大學,其中不乏麻省理工學院、布朗大學、史密斯學院、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哥倫比亞大學等名校。孩子在申請大學時,他們在北極星的經驗往往被大學當局視為資產,因為它們代表了孩子懂得自發性學習,對知識充滿了好奇心。

肯恩告訴我一個很具代表性的例子。

「有個一直在家自學的學生,七年級時參加了北極星。他來這裡和大家閒聊,一起玩耍,試著開放原本封閉的生活。他拿著數學課本在中心裡走來走去,決定在這兒找個一對一的老師教導他。十五歲時,他在社區大學註冊,選修了初級微積分,表現很好。為了選修中級微積分,他申請在麻州大學旁聽,表現一樣優異,這時他才十六歲。可是他沒辦法以旁聽生的身份選修更難的課程,所以他跑去招生辦公室對職員說:『我只有十六歲,但是我不想浪費四年做一件事,浪費三年做另一件事。我從來沒有考過學術能力測驗(SAT),我只知道我要上麻州大學,不然我沒辦法去上我想上的那些高深數學課。』結果他們將他放入原本只提供給高中最頂尖畢業生的聯邦計畫。他二十歲便拿到了數學和中文雙主修的大學學位。」

當然並不是每個參加北極星的孩子都這麼傑出,但或多或少都從其中得到了傳統學校無法給他們的成就感,而且通常在離開中心時,都已經做好了正面迎向未來的心理準備。

學習有各式各樣的形態,一種教法不能適用在所有的孩子身上,當學生被以最適合他的方式教導他最有興趣的內容時,表現總能讓人刮目相看。北極星的成功其實是在提醒所有的學校,應該要以新的角度思考一下,該怎麼服務學生才能夠有效。

我曾經在《讓創意自由》(Out of Our Minds)一書中引用戲劇導演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的成就為例。他終其一生竭盡心力想讓戲劇成為最能震撼人心的經驗。他深深明白許多劇院不過用來供人們消遣無聊時光,根本沒有辦法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因此他認為,為了增強戲劇的力量,首先就是要了解戲劇的本質是什麼。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問自己:在一場典型的戲劇表演中可以拿掉什麼,但它仍然還是戲劇?

他認為,可以拿掉帷幔和燈光,甚至不用戲服,這些不重要;可以把劇本丟了,現在有很多戲是沒有劇本的;可以不要導演、不要舞台、不要工作人員、不要戲院。畢竟有很多戲劇從一開始就沒有這些東西。

你唯一不能不要的是演員和觀眾。即使只有一個演員、一個觀眾,但是這就是戲劇中最重要、絕對不能拿掉的東西。演員訴說故事,觀眾體驗故事,戲劇就是觀眾和故事之間的連結。如果要讓戲劇達到最震撼人心的效果,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加強連結。只有可以增強它的東西,才應該被加上去。布魯克後來成功地在一系列突破性的國際表演中證實他的論點。

對我來說,類似的推論也可以套用在教育上。學習和教育是不同的,教育最重要的核心是學生和老師之間的連結。教育的基本目標就是幫助學生學習,而這正是老師該扮演的角色。其他的相關事項全取決於這個連結是否成功、有效率。但是,現代的教育系統受到太多龐雜的外力干擾:政治算計、國家政策、公會協商,甚至消防法規、工作報告、家長期望、同儕壓力,簡直算都算不完。

但是只要學生和老師之間的連結有問題,整個系統都會有問題。如果學生不學習,教育就不存在。也許當中發生了其他的事,但絕對不是教育。

摘自《讓天賦發光》

讓天賦發光

Photo:Carol VanHook,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