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生下半場,青春再出發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7.22
收藏文章 0

人生下半場,青春再出發


再出發,人生下半場的青春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夜來幽夢忽還鄉。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這是感情豐沛的詩人蘇東坡,在思念亡妻時,寫下的感人字句。

我當然沒有蘇東坡浪漫的文筆,但人一旦痛失愛妻,誰能免得了淚千行?失去妻子後,我著實渾渾噩噩、無法有太多意識,生活就是忙著照顧兩個孩忙著工作,不知不覺也就這樣過了一年有餘。

或許是妻子也捨不得我如此,一年餘後開始有個小小的漣漪,出現在我原本淡然的生命中。在我任教的台大EMBA班中,有學生邀請我一起參加「體適能與健康管理」課程。

體適能,那不就是運動課嗎? 但我去了之後才發現,獲益匪淺。

這門課,由台大醫院、台大體育室共同籌辦,不僅幫EMBA學生們進行各項身體檢測,包含心肺功能、血液含氧量等,更有台大體育室國手級的教練,來帶領並告訴這些學生,同時也是大企業老闆們,如何才是有效而不傷身的運動?

團體運動,找回青春時光

然而體適能課程最神奇的是,除了名醫與名教練的號召力外,更有一股無形拉力,讓所有的大老闆學員,幾乎每週都不缺課。

這股拉力,既熟悉又陌生。竟像是我們在年輕的求學時代,同學們一起練球、或一起練習大隊接力一樣,也許大家都練得氣喘如牛,但彼此的笑容、彼此的打氣,甚至是互相漏氣,都讓群體運動變得更為有趣,也讓我們這些老骨頭竟沒人想退出,跟著課程繼續練起網球、壁球等等,而我們這群中年人也彷彿回到「那些年」的青春時光。

團體運動的魅力就在於此,只是我們大多忘了。小時候,我曾經是國小的手球校隊,那時候的訓練並不輕鬆,但因為有一群夥伴們同甘共苦、一起咬著牙苦練,甚至是一起抱怨、咒罵教練,所以身體雖然勞累,但心靈一點都不孤單,而往往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撐過了所有的魔鬼訓練。

回想那時,若只有我孤單一個人,要去完成所有單調而重複的訓練,很有可能我早就中途放棄了。

重新擁抱團體運動、找回夥伴,這一學期的體適能課,對我來說,寶貴的不只是身體健康,心情上更是漸漸走出陰霾。到學期後半段的時候,開始有人發覺,我原本因喪妻而緊繃的神態,似乎逐漸變得較為放鬆,臉上也終於找回笑容。

在體適能課後,我可愛的EMBA學生,更繼續邀請我參加各項運動。包含跑馬拉松、單車環島、鐵人三項、爬玉山等等,而這些活動的共同特色,是都有許多EMBA師生一起參與,都有著群體運動的魅力。

其中讓我感觸最多的,是跑馬拉松。在EMBA學生的慫恿下,我陸續完成十公里、二十一公里的路跑,這也才發現,自己似乎能跑? 於是學生們也更起鬨、搗亂般,要我一起挑戰真正的馬拉松,長跑四十二公里。

馬拉松,蘊含人生哲學

但我從跑完二十一公里路跑,到要挑戰四十二公里,這中間只相隔短短三個月,可進行訓練的時間並不充裕。所以學生們的意見也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我哪有可能啊? 短短三個月後,就能多跑一倍的距離嗎? 另一派則認為,不妨一試啊!

是不妨一試的。因為我們每次的活動,都搞得像嘉年華、熱鬧的團康活動,家人們也都來當啦啦隊,說起來還真有點像小學時的運動大會,輸贏勝敗不會是我們最在意的,而是同在一起的趣味,讓一群中年人找回失去的青春。

在挑戰萬金石(萬里到石門)馬拉松的前天晚上,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約九十人,大夥嘰嘰喳喳跟一群小鬼沒兩樣。有跑過萬金石經驗的人,原本被大夥圍繞著,要他們講一講攻略法,但到後來卻變成同樂會一般,笑聲不絕於耳,也有人三三兩兩,出去看星星、聽海潮聲。原來,青春只在一念之間。

不過四十二公里,對五十歲的人來說,始終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在參賽前的訓練,最多也只跑完過二十七公里。然而起跑後卻相當順利,甚至我跑到三十公里時,都還覺得自己體力仍綽綽有餘,應該可以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甚至超前!

不過來到三十五公里處時,我的肌耐力卻有些承受不住了。所幸在這時候,有一位較資深的跑者、也是我們EMBA的學生,慢慢的陪著我跑,告訴我減緩速度沒關係,在上坡路段他甚至要我用走的,因為無論如何,都要避免抽筋與受傷。

人生不是跑百米,馬拉松也不能意氣用事。我重新調整了我的速度,而在我與他兩人逐漸逼近終點時,反而看到愈來愈多人因為抽筋而痛苦地在一旁喘息,這時我也才更懂得,人生不是只有一種速度,如同馬拉松選手會適時配速。

來到終點、完成人生初次馬拉松後,大家都為我欣喜不已,當時,臉上雖然還有一抹微笑,但實在是筋疲力竭,以致於有一句話,我一直忘記告訴我的EMBA學生。「謝謝你們的鼓勵與陪伴,沒有你們,我不會去跑,也跑步不完這漫長的馬拉松。」

而人生的第二場馬拉松,在烏來,則是讓我學到完全不同的一課。第二場馬拉松,其實是一場資格賽,成績優先的人,便有機會前往大陸,參加由對岸主辦的全球商學院EMBA戈壁挑戰賽。

可以去戈壁路跑啊! 當時我整個心思都被戈壁大漠占據了,一心只想拿下好成績,但卻沒有發現自己,是跑在鳥語花香、仙境般的烏來山林步道。一直到後來,我看到其他人的照片,才發覺當時真的是落英繽紛,美不勝收。而我也才想起,我包包中明明有一台相機啊,但卻為何沒有停下來,拍下幾張照片呢?

後來,當我想再前往那優美的山林步道時,才知道那裡平常是管制區,並不是隨時都可進入。馬拉松,又教了我一課,很多風景、很多事情、當下不好好把握,可能就是一輩子的錯過;當你跑得愈快,錯過的可能也就愈多。

在烏來的馬拉松,我也學到下坡的功課。初次在山徑路跑,我以為最難的就是上坡,但有經驗的跑者則提醒我們,下坡才是容易傷到膝蓋、扭傷腳踝的危險地帶。

因此,上坡可以靠衝勁,但下坡則更需要技巧;而我轉念一想,這不就是人生的寫照嗎?而我已經來到半百的年紀,已經開始人生下半場了,那我要選擇什麼樣的姿態下坡呢?

這也是我最近在思索的問題。

有經驗的跑者會說,跑下坡路時,身上負擔愈輕愈好。人生上半場,我們都不斷往自己身上搭載各種武器,如學歷、經歷、各種頭銜等,好面對人生戰場,但來到下坡路,我們應當把身上的各式資源,無私傳承給後輩,如此一來我們的下坡路也才會走得更順遂、不受傷。

而看著年輕一代,積極的往上爬,若能適時幫助他們,這不等於也是讓自己,重溫年輕歲月嗎?

摘自《勇敢做唯一的自己》

Photo:Luis Alejandro Bernal Romero http://aztlek.com,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