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未竟的茉莉之歌:訴不完唱不盡的《杜蘭朵》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7.04.0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那些有意思的樂事
在音樂家翻騰起伏的人生故事與音樂裡看見你我也會經歷的無常與恆常、悲傷與歡喜.1877年,柴可夫斯基結...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加入購物車

未竟的茉莉之歌:訴不完唱不盡的《杜蘭朵》


編按:在音樂家翻騰起伏的人生故事與音樂裡看見你我也會經歷的無常與恆常、悲傷與歡喜。本篇分享了《杜蘭朵》、《女妖》的作曲家普契尼的生命故事。

歌劇《女妖》在米蘭的渥梅劇院獲得出乎意料的成功,普契尼在首演當晚被觀眾的掌聲呼喚到台前謝幕高達18次,預計演出的場次也因門票售罄往上加開。對初出茅廬的作曲家而言,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這是巨大的榮耀、燦爛的開端!不過,世事總是禍福相倚、哀歡相生。沉浸在《女妖》帶來的狂喜不到兩個月的普契尼,竟駭然墜入母親棄世的悲傷中。普契尼5歲多失怙,父親的面容遙遠模糊,唯有母親是不曾離開的守護,一路支持兒子的情感與事業。他們是彼此的全部,因而普契尼根本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殘忍事實,沉溺悽愴難以平復。

就是在這年,對生命消逝的困惑,以及對感情失落的惘然,讓他踏入和批發商之妻埃爾維拉的畸戀裡。婚外情的纏繞糾葛一陷便是數十寒暑,後來還因為埃爾維拉懷疑女僕朵莉亞與作曲家有染,女僕竟飲毒自殺。這樁慘事影響了普契尼的工作進度,更腐蝕了他的健康。雖然1909年女僕自殺事件後,普契尼仍接連產出歌劇《西部女郎》、《燕子》,和《三聯劇》,但揮之不去的陰霾時時縈繞作曲家心頭,如令人震顫的暗夜噩夢。

1920年,正為尋覓新歌劇素材的普契尼,在曾駐中國的外交官好友卡西莫男爵那兒聽聞一只音樂盒的旋律,這段旋律就是華人世界人人能哼唱的〈茉莉花〉。與此同年,他的劇作家友人席莫尼和阿達米又提議合作歌劇《杜蘭朵公主》,於是花火碰撞,有著東方情調的〈茉莉花〉,便自然而然被織入《杜蘭朵》的音樂裡,成為濃烈豔麗的公主主題。

這齣歌劇講述的是花容月貌的杜蘭朵公主,為了祖先樓玲公主被外族虜殺的舊恨,利用三道奇險謎題報復異族的故事。若參與猜謎的王子連過三關,就可以娶公主回朝,但是只要答錯一題,項上人頭立即不保。正當猜謎競賽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刻,戰敗流亡的韃靼國王帖木兒在女僕柳兒的解救下逃到北京城,與失散的兒子卡拉夫相認。未料,原本欣慰的父子重逢,因卡拉夫王子堅持要挑戰杜蘭朵的謎題風雲變色。驕縱的公主不守信諾,在卡拉夫一連講中三個答案後反悔不嫁,所以卡拉夫王子反制,要求公主隔日天亮前找出自己的名字(是的,直至三道題目猜完,公主都不知道這位厲害王子的姓名究竟為何?),找得出就可隨她,找不出就得守信。正因如此,知曉王子尊名的柳兒成了犧牲品,在公主刑求下為能守住王子姓名取刀自盡,以生命表明對主人的忠心。

古往今來,許多音樂學者認為,普契尼是藉柳兒悼念朵莉亞,將朵莉亞的好,透過幾闕淒美旋律留在世間。特別是普契尼擱筆柳兒自殺的情節後,本身也因喉癌手術的併發症撒手人寰,既留下36頁未能竟全的茉莉之歌,亦留給世人無限的餘思遐想。

【書籍資訊】
摘自《那些有意思的樂事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