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做該做的事,這才是人生勝利組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12.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微聲盼望
本書詳述門諾醫院創辦人薄柔纜醫師,為台灣東部醫療無私奉獻的一生。一九五四年,憑藉堅定的信仰,薄柔纜醫...
定價 400
優惠價 79折,316
$400 79$316
書到通知我

做該做的事,這才是人生勝利組


培育護理領導人才

有人說:「嚴師出高徒。」不過,面對護士出錯,薄柔纜連一句重話都不會說。

一九六一年,第一屆門諾護校的畢業生王金枝,進入門諾醫院服務。這一屆約有十餘位畢業生,有阿美族、太魯閣原住民,也有平地人。身為阿美族的王金枝,一進醫院就被指派為開刀房護理長。

王金枝回想,有一次要為病人導尿,薄柔纜試了第一條導尿管,從病人的尿道口插到膀胱,管子卻塞住不通無法引流。

外科醫師有多兇,是出了名的。於是,王金枝腦袋中一邊回想,昨晚是誰清理器材,居然沒有把導尿管洗通,然後一邊拚命祈禱,希望下一條能成功引流。

此時,薄柔纜再插第二條,結果還是不通。病人被插了兩次管,痛得哇哇大叫,但尿還是沒導出來,薄柔纜只好用長針從肚皮穿刺進入膀胱,直接把尿抽出來。坦白說,遇上這樣的意外狀況,薄柔纜很有理由大發脾氣。

但是,當他替病人完成導尿後,走出開刀房,沒有一句責備的話。

王金枝目睹這整個過程,十分自責難過,心想:「我手下的人怎麼這麼隨便!」她一面整理器械,一面掉眼淚。

當年物力維艱,「導尿管是橡皮做的,一再消毒、重複使用。

護士需要將使用過的尿管消毒好、烘乾,以便隔日使用。每個手套洗完後,要先吹看看,破洞有五個以上才能丟棄,不然就要把洞補起來,」王金枝說。

後來,王金枝擦乾眼淚走出開刀房,發現薄柔纜竟站在門口

等她,說:「Carol(王金枝的英文名字),我的車子在那邊,等一下送妳回去。」

王金枝又流下淚來,說:「對不起!」

薄柔纜輕聲說:「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

或許是王金枝展現出來的態度,一九六六年,薄柔纜和蘇菲覺得她頗有領導能力,於是幫助她到台北近郊的基督書院就讀,接受四年大學教育。畢業後,王金枝回門諾護校任教六年,所以大家都叫她「王老師」。

一九七四年,王金枝擔任病歷室主任,之後的十九年,她建立了病歷四角號碼卡、疾病分類、召開病歷委員會、設計病歷格式等等。

病人也許會認為,找到好醫師是最重要的,但薄柔纜認為,醫師與病人接觸有限,護士每天八小時以上的輪班照顧病人需求,給予病人心靈撫慰,影響更大。

用行為傳承醫術

薄柔纜也送年輕醫師外出受訓,像門諾醫院骨科主任蔡慶豐,當年就曾去過台大、新加坡的中央醫院見習一年。一九七四年,蔡慶豐是當時唯一的外科住院醫師。「我們幾乎天天開刀,有時一天還開兩台,除了開心手術沒做,其他全部都做,可以說是全能的,」他說。

蔡慶豐記得,去台大受訓時,有位教授說,看過薄柔纜在骨科進行髖關節固定融合手術。這位教授說,儘管薄柔纜不是骨科醫師,但他的技術「絕對有骨科的專業水準!」

每次手術前,薄柔纜都會帶領手術團隊禱告,祈求上帝的協助。他認為:「不是我們外科醫師在醫治病人,而是上帝借我們的手在開刀。」禱告完,薄柔纜才劃下第一刀。

薄柔纜在教學上非常有耐心,會一步一步細心教導學生。蔡慶豐說:「一開始他會要你在旁觀察,等到你會了以後,就開始讓你做一部分。當他發現你做得更純熟時,就會讓你做更多,最後才把全部工作交給你。」

如果在過程中出錯,薄柔纜也不會當場讓人難堪,而是會說:「蔡醫師,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

設法解決問題

有一件往事,令蔡慶豐印象深刻。當時的他是住院醫師,每天從早忙到晚,一人照顧四、 五十床病人,從早上八點上刀,在開刀房待到下午五、 六點,晚上才有空巡房。

但是當時醫院規定,如果當月病歷沒有完成,就領不到薪水。有一個月月底,他就因此而沒領到薪水。這件事讓他非常不高興,他自認工作非常辛苦,並不是偷懶,「可能我在護理站大吼大叫,這件事傳到薄醫師的耳裡,」蔡慶豐猜測。

那天晚上,他看到薄柔纜在病歷室裡面。他不知道薄柔纜在做什麼,於是進去打個招呼,沒想到薄柔纜在幫他寫病歷。

薄柔纜對他說:「蔡醫師,如果你來寫,會寫得比我快很多。」於是他們一起完成病歷,第二天,蔡慶豐就領到了薪水。

「薄醫師不會破壞規矩,但會設法幫你解決問題。實在是公私分明,讓人感受到他的體貼關懷,」蔡慶豐說。

帳算我的

對薄柔纜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有現任花蓮郭外科診所開業醫師郭秋平。他在一九六九年加入門諾醫院,是薄柔纜收的第三位外科住院醫師。

在那個年代,本土醫師多半視門諾為赴美發展的跳板,當上住院醫師或剛升任主治醫師就離開。但是,郭秋平在門諾醫院完成三年住院醫師訓練,當了三年主治醫師,從一九七五年開始便留在花蓮市開業,一直到現在。

即使郭秋平已經外出開業,薄柔纜每週還是會固定安排一台比較複雜的手術給郭秋平。

「只要薄醫師開口,我一定會做,」郭秋平回憶,和門諾的合作維持到一九八○年代,純粹是義務幫忙。

但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郭秋平在當住院醫院時,曾去台北榮總麻醉科受訓,跟那裡的醫護人員談及花蓮門諾醫院,有些原住民窮到沒錢付醫藥費,薄柔纜和其他宣教師醫師,直接在帳單大筆一揮,寫下「charge to me」(帳算我的)!

「他們聽到後,都不相信有醫生會這麼做,」郭秋平說。然而,現實狀況卻是,即使是當時只有微薄住院醫師收入的他,都也跟著寫過幾次「帳算我的」!

這不是豪氣干雲的海派作風,而是一種心靈渲染的力量,帶著人願意傾其所有,往善的方向執著前行。

人生勝利組

一九八一年,門諾第一個小兒科醫師楊義明來報到。之前小兒科的工作,都是由內科醫師兼任。楊義明的太太學聲樂。

有一天,薄柔纜跑來找他,說:「有位高中女生想學音樂,你太太可不可以教她?」這位女學生住附近,家境清寒,學費由薄柔纜負責,但他有一個條件,就是不能讓別人知道。

一段時間後,醫院一位資深員工向楊義明打聽這件事。他是女學生的親戚,聽說有人資助她學音樂,擔心出錢的人心懷不軌,所以纏著楊義明,想知道到底是誰出的錢,有何意圖。

為了信守承諾,楊義明不能講,但也不希望對方擔心,於是對他說:「幫助這個孩子的人,是最值得信賴、最有公義的人。他是神最喜愛的人,朝這方向去想就對了!」

四十年前,楊義明在門諾當住院醫師時,有位芝加哥大學醫學院的外科教授來院演講,內容早不復記憶,但最後他說了一句話,讓楊義明記憶猶新:「和那些醫療宣教師相比,我其實是失敗者,他們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

當時楊義明想不通,堂堂醫學院大教授怎麼會覺得自己的人生失敗?現在的他體認到:「有意義的人生不在於名聲、頭銜是否響亮,或者賺多少錢,而是在於願意付出多少幫助別人。」

從這個角度來看,為了扶助最弱小的人,來到花蓮奉獻一生的薄柔纜,的確是人生的勝利組,而且當之無愧。

摘自《微聲盼望》

微聲盼望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p
ixabay, 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