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青年世代的貧困問題,只有靠國家力量解決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7.04.1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老後兩代同垮
現在的父母,不敢再霸氣的對遇到挫折的兒女說:「回家,老爸老媽養你!」因為微薄的退休金,支撐不了一家人...
定價 280
優惠價 85折,238
$280 85$238
加入購物車

青年世代的貧困問題,只有靠國家力量解決


編按:日本人過去多半相信,「只要和子女住在一起,老了以後就能安心生活。」平時可以靠著子女的收入過日子,年金則供給孫子當零用錢,然後在子孫陪伴下度過安穩的晚年。然而,這些美好的景象恐怕已經淪為泡影。

如今,嚴峻的現實正迫在眉睫,就算家人陪在身邊(或者正是因為有家人相伴),也將無法避免老後破產。事情何以會發展至此?背後究竟涉及了哪些原因?我們又該如何思考並提出對策,才能有效改善這些問題?

曾於大藏省擔任財務官,被稱為「日圓先生」的榊原英資,是一位國際金融專家,目前在青山學院大學擔任教授。

「為什麼明明有家人陪在身邊,還會面臨老後破產的問題呢?」對於這個我們迫切想要釐清的疑惑,榊原一針見血地直指正職員工與非正職員工間的所得差距:
這二十年來,日本的平均薪資不斷下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非正職勞動者的增加,而他們領取的薪水較為低廉。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進行的國民生活基礎調查發現,日本的家庭平均所得於一九九六年達到最高點,為六百六十四萬圓,此後開始持續滑落。到了二○一三年,家庭平均所得已下降到五百二十九萬,比從前減少了將近一百四○萬圓。如果和工作越努力,薪水就越高的經濟高度成長時代相比,如今的變化簡直可以說是不可思議。

平均所得之所以會不斷減少,最大的原因就是非正職勞動者的增加。日本的非正職勞動者年年增多,現在已佔整體勞動人口近四成左右。而且有別於正職勞動者可依據年資調升薪資,待其步入中高齡後,多半已經有穩定收入,非正職勞工的收入幾乎不會跟隨年齡變動。

根據厚生勞動省公布的「薪資結構基本統計調查」,正職勞動者與非正職勞動者,在十九歲的薪資,正職勞動者的時薪為一千○六圓,非正職勞動者則為九百四十五圓,相去不遠。但隨年齡增長,正職勞動者的時薪穩定調升,而非正職勞動者的時薪則無顯著的變化,於是兩者之間的差距逐漸擴大。到了五十~五十四歲區間,正職勞動者的時薪已增加為二千四百四十六圓,比起非正職勞動者的一千二百○九圓多出二倍以上。

非正職勞動者的情形日後將如何變化?如果有望轉為正職員工,那麼即使年輕時從事非正職工作,倒也不至於影響生活。但是如果在跨入中高齡時仍為非正職勞動者,那麼當父母逐漸老去,開始需要照護時,他們面臨的處境將會比正職勞動者更不穩定。

這是否意味著,只要減少非正職勞動者就能扭轉局勢?對於這點,榊原提出了否定的看法。
「全球化是造成非正職勞工增加的直接原因。我們必須和中國、印度等國家競爭,所以如果從事的工作內容可被中國或印度的勞工取代,薪水當然就會下降。相反地,要是擁有這些國家不具備的技術,薪水相對就會上揚。也就是說,中產階級正在走向兩極分化。全球化如今已經是國際趨勢,想要逆勢而行,減少聘用非正職勞工,我認為非常困難。」

榊原並指出,過去一億總中流的時代早已劃下句點。
於是我們再次請教榊原,面對現狀,究竟該如何是好?對此,榊原提出了如下建議:
「日本現在正面臨青年世代漸趨貧困的問題,想要解決這個難題,唯有依靠國家力量的介入。日本的社會保障制度過去一向以老人為中心,接下來就要看看政府能否改善此一體制,不過,這也意味著未來勢必得採取增稅的政策。」

榊原強調,為政者必須盡快對人民揭示關乎國家未來的選項:「現在只有兩種選擇,其一是放任中產階級持續崩壞,也就是交由市場自行決定。另一種做法則是由國家主動介入,一方面採取增稅政策,另一方面擴充社會福利措施,將年輕人與中高齡者納為對象。這對政策與行政而言,都是非常重大的選擇,因此領導人必須清楚、詳實地向國民進行說明。」

榊原提出的觀點十分具有啟發性,他認為我們不應該再逃避問題,並且應轉為透過更大的框架,也就是從社會的型態來檢視現象。

【書籍資訊】
摘自《老後兩代同垮


數位編輯整理:廖珮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