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明白愛,是每個人的使命。」──張曼娟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7.04.2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在人文路上遇見生命導師
鄭愁予談漢字——從漢字造字與文學表現,詮釋華人文化的底蘊。鄭愁予從自己創作的〈南海的中國藍〉一詩談起...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書到通知我

「明白愛,是每個人的使命。」──張曼娟


編按:在領略中國經典《金瓶梅》後,張曼娟引領讀者踏進她對愛的思索和感受。透過語言與文字,終究將愛落實於生活,讓愛發揮救贖與撫慰的力量。

我一直不明白為何稱《金瓶梅》為色情小說,初讀時只覺得恐怖,它完全無法勾引人們的情慾,描寫的皆是可怕的性愛場面,彷彿原始禽獸的纏鬥,毫無我們期待的羅曼蒂克,只是做了再做,感受不出其中有愛。在燕好的同時,女方往往會對西門慶說,我看某某人有件好漂亮的裙子,你說什麼時候給我買一件?這尤其讓人不可思議。

年紀稍長後,再讀《金瓶梅》,我忽然有些領悟,曾經有評論家說《金瓶梅》是一本哀書,我到年過半百之後,方才明白個中道理。

西門慶的獸性極強,當他一步步拾回人性,捨棄一切酒色財氣的慾望,逐漸明白愛的真諦,幾乎有望成為一個因愛而活著的人,卻失落了愛,又被重重打回一個更無退路的處境,只能層層崩壞沉淪到底。

《金瓶梅》值得玩味之處,便是書中人經常都是不自知的,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爭奪、為什麼痛苦、為什麼會死去,活得渾渾噩噩。其實這也雷同於現實人生,我們常為許多情緒所困,卻不知道自己走在何種道路上。

《金瓶梅》中至為關鍵的女性角色並非潘金蓮,而是金、瓶、梅當中的「瓶」─李瓶兒。李瓶兒本是富商人家的少奶奶,丈夫的叔叔還是當時宮中得權的太監,她生活富裕、衣食無虞,內心卻十分空虛。她與丈夫花子虛無情愛共鳴,當她邂逅西門慶之後,最先獲得的滿足儘管是性愛上的,但她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對方。

幾經波折,李瓶兒終於進了西門慶的家門,不過要在其中生活實屬不易,畢竟遇上了最難擺平的潘金蓮。

李瓶兒為西門家產下一子,這是西門慶的第一個兒子,且孩子一落地,他便升官,因此西門慶興高采烈的為兒子取名官哥。西門慶喜獲麟兒,更加疼愛李瓶兒,這當然引得潘金蓮十分不快,眾人搶著去看小孩出生時,潘金蓮便倚在門邊嗑瓜子,邊說些諷刺的話語。

潘金蓮甚至養隻白貓,將貓愛吃的肉食塞進與官哥大小相仿的草人裡,放任貓去撲擊草人取食,為了討吉利,古代富家常為幼兒穿著紅衣,草人也穿著紅衣,幾次下來,這貓後來果真撲向官哥,雖不致害命,卻使官哥異常懼怕,過了不久便活活被嚇死。

李瓶兒自此病情益重,出血不止,整個人消瘦而憔悴。最後照顧者已處理不及,只能在她的臥床上鋪設厚厚的稻草以吸收汙血。

西門慶儘管四處尋花問柳,閱人無數,家中尚有慾壑難填的潘金蓮,但他每日返家後,必要走進李瓶兒的房間,陪在榻邊握著她的手談話。即便李瓶兒驅趕他,他卻只想在此與她相伴,兩人相擁而眠。
這絲毫無關情慾,分明是愛啊!但西門慶始終不明白。

【書籍資訊】
摘自《在人文路上遇見生命導師


數位編輯整理:吳柏菁、廖珮汝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