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對青少年,說還是不說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7.04.28
收藏文章 0

對青少年,說還是不說


安姬癱坐在椅子上,幾乎一語不發。她今年14歲,以她的年紀來說,身形略微嬌小,但儘管她神情懶散,卻打扮得很漂亮,看得出來滿注重外表的。

安姬是個聰明的孩子,從她的學校及家族史不難看出,人們對她有諸多期待。來自充滿關愛的穩定家庭,讓你以為她必然帶著自信樂觀面對人生。事實卻不然。安姬光是到這間辦公室來,就耗費極大心力。並非來見我們對她來說,是困難的,而是每一天不管做什麼事,她都感到很累。

安姬每一天醒來時,都希望今天會變得不一樣,但卻似乎沒有轉機。單單只是起身下床,就讓她感到像是打了一場戰,換衣服跟吃早餐也一樣,更別提尋找新天地了。她告訴我,她有一些好朋友,但是多半時候都沒想跟她們聯絡。她也說不出為什麼做這些事會這麼困難,但是她幾乎每一天都有同樣感受。

安姬不是特例,有相同情形的青少年不在少數。

以加拿大為例,青少年到底有多焦慮?

2013年2月,加拿大規模最大的教育局多倫多教育局,公布了自2011到2012年所做的學生普查結果,這是加拿大境內規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第一次有人針對焦慮症的盛行率進行了解。全多倫多七年級到十二年級的學生,有近百分之90的比例,總數超過10萬3千名學生接受普查,報告結果震驚全國。

從七到八年級,超過一半(58%)的學生報告說,他們沒來由的感到疲累不堪,或者很難專心(56%);令人吃驚的是,從九年級到十二年級,有這類問題的學生人數達到76%。七到八年級有40%的學生,九到十二年級有66%的學生,回報說他們感到極大的壓力。最令人擔憂的是,七到八年級有63%的學生,九到十二年級有則72%的學生,說他們經常或隨時感到緊張或焦慮。

對青少年,說還是不說

統計結果告訴我們,孩子如何看待自己。在調查中,他們以熟悉的語彙詮釋自己的感受,但這不必然是他們真正的樣貌。許多孩子從未真正感受到「冷靜」卻不自知。孩子通常不是真的清楚自己的感覺,或者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自己的感覺如此糟糕。

他們會開始自己用藥,用藥房買來的成藥處理頭痛、失眠或是腸道問題。有些人因長期焦慮,導致他們用酒精或其他物質來治療自己,但這麼做只會讓問題更複雜。對家長及教育者來說,他們所看到的結果是警訊升高,青少年的生理與心理健康問題愈來愈嚴重。

當我跟安姬說話時,我一點也不會想到(當然我也不會對她這樣說)要她「把襪子拉起來」,以及好好努力生活。安姬正打一場屬於她自己的戰爭,每一天就只為了下床。光是努力做到最基本的日常事務,她所付出的努力便已非比尋常。

她迫切需要的剛好相反,是早晨起床時少一點努力,而非更加努力。向她解釋她的恐懼有多不理性,或者她還只是個孩子,眼前有大好前途等著她,對她也不會有幫助。

事實上,這些話她爸媽全說過了,卻無濟於事。

我們對待青少年的方式(尤其是對於青少年,因為我們確定他們已經大到聽得懂了)就是向他們解釋,要他們看見自己有多不理性,或者只需這樣做、那樣做就會感覺好一點。這也可能是你在使用自我調整時不自覺的做法:試圖告訴他們,自我調整是什麼,為何補充能量對他們來說這麼重要。

但問題不只一個。他們正在經歷巨大的發展階段,而且壓力升高時,所產生的效應跟孩童時期是一樣的。在他們進入戰或逃反應、或者凍結狀態時,前額葉系統同樣會關閉起來。這時的他們就跟孩童一樣,完全不可能理解你說的話。要是逼得太緊,要他們一定得聽進去,他們也同樣容易進入邊緣系統高度喚起的狀態,甚至不只於此。

有些很真實的壓力源,可以說明如今青少年普遍感到焦慮的現象。但是在跟青少年開始談這些、並試圖讓他們理解壓力源造成的效應之前,先要幫助他們做到自我調整的五個步驟。最重要的一點,是由他們自己一一做到這五個步驟。也就是說,青少年需要認知到某些事情的重要性,譬如起床有困難,或是入夜後控制不了自己。他們必須找出自己的壓力源是什麼,如何降低壓力源。他們必須學會(或者重新學會)冷靜是怎樣的感覺,並且找出能讓自己舒緩下來、恢復活力的方法。

今時今日,要做到這些,對家長來說尤其困難。青少年暴露在多重壓力源之下,別說是他們,連我們都沒能辨識出來。而青少年往往會堅持這些壓力源根本沒對他們造成影響,這也會讓情況更加困難。

然而,儘管家中青少年想把爸媽推開,爸媽的第一步做法,還是要幫他們補充能量,因為當孩子引擎空轉時,根本聽不進任何話。

【書籍資訊】
摘自《孩子不是壞,只是壓力大

孩子不是壞,只是壓力大
數位編輯整理:林荷,楊廣俞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