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經濟學教授:開超跑是把「不尋常的風險」帶到人群之中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7.04.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罪與罰之外
以自己權益/利益為先的人,應該受到指責嗎?被迫殺人的人,和教唆殺人的人,誰該負的責任比較大?當法律與...
定價 350
優惠價 70折,245
$350 70$245
書到通知我

經濟學教授:開超跑是把「不尋常的風險」帶到人群之中


法學論述裡,經常有關於社會變遷的詞句:「社會日新月異,法律應該與時俱進」。然而,如何處理變遷,工具箱裡援引那些概念來分析,卻似乎只得到很有限的關注。

例如,如果我到夜市吃宵夜,喝了兩瓶啤酒,起身時略有搖晃,不小心碰了旁邊的人一下。他一個踉蹌,手中的茶壺落地粉碎。如果他表明,茶壺是出自名家之手,一把值百萬人民幣,我是否該負起賠償的責任?

由因果關係上看,我撞他,明確具體,毫無疑問;可是,至少有兩點考慮,我毋需承擔所有的賠償責任:第一,他把名貴茶壺帶到夜市,是把「不尋常的風險」帶到人群之中。

第二,最小防範成本:他可以把壺放在盒子裡,至少有防護軟墊。因此,雖然是我導致茶壺毀損,卻未必要承擔全部的賠償責任。也就是:在「肇事責任」這個概念裡,「肇事」和「責任」可以切劃開來,未必一定要合而為一。

同樣的道理,在「國民車撞豪車」的案例裡,我撞了豪車,交警鑑定是我的疏失,這是「肇事」的部分。在「責任」的部分,也可以有類似的考慮。目前(二○一七年)主流的法學見解,是根據交通責任鑑定,肇事者要賠償豪車的損失。如果肇事者確實無法負擔(家境不佳等),可以在執行階段彈性處理。

然而,根據前面的分析,在國民車(爛車)撞豪車的案例裡,「肇事責任」也可以切割成兩部分:「肇事」部分,是指對交通事故的解讀。「責任」部分,是指賠償善後的認定。隨著豪車和超級豪車的出現,「肇事」和「責任」分開處理,更符合情理:一方面,一般汽車駕駛人,只面對和承擔有限的風險,而不是豪車這種天外隕石般的風險。另一方面,豪車的擁有者,對於社會正常作息,帶來不尋常的風險,當然應該承擔某種責任。

但我們該如何界定「豪車」?這是一個技術性的問題,也有些許智識上的興味。在此有兩點可以提出:第一,對於幅員遼闊的國度,最好是因地制宜;由適當的立法單位,決定當地的標準為何。第二,無論具體標準為何,總是一種人為設定的尺度;因此,某種程度的任意性(arbitrary)必然存在。

譬如台灣地區,豪車的標準可能為市價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台幣;撞上價值幾千幾百萬的車子,怎麼辦?一方面,就像法定二十幾歲成年人,也是一種人為、次佳(secondbest)的設計。另一方面,對於「次豪車」,可以採取級距、階梯式的差別待遇。

抽象來看,由「國民車撞豪車」的案例裡,可以體會到社會變遷對法學的影響。當新興事物不斷湧現時,法學理論、概念和解釋,都必須面對考驗。社會的變遷,也可以(或應該)帶來法律/法學的變遷。

【書籍資訊】
摘自《罪與罰之外

數位編輯整理:吳佩穎、廖珮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