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廢死的贊成與反對,我們要思考的是什麼?經濟學教授熊秉元這樣說……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7.04.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罪與罰之外
以自己權益/利益為先的人,應該受到指責嗎?被迫殺人的人,和教唆殺人的人,誰該負的責任比較大?當法律與...
定價 350
優惠價 70折,245
$350 70$245
書到通知我

廢死的贊成與反對,我們要思考的是什麼?經濟學教授熊秉元這樣說……


該死?不該死?
貝克和蒲士納(Becker-Posner Blog)曾在他們著名的部落格裡特別提出了死刑廢除與否的議題,引發後續一連串的討論;當他們的論述出現在網路期刊《經濟學人之聲》(TheEconomists' Voice)時,一樣引起正反兩面的論辯。對於這個問題,一直還沒有定論。

廢死議題,論述極多。反對死刑的主要論點之一,是司法可能會犯錯,而一旦犯錯無從彌補。蒲士納認為,至少在美國,判處死刑需要經過一道道、非常嚴謹的程序,因此犯錯機率幾乎微乎其微。反對死刑的另一主要論點,是執行死刑未必有嚇阻效果。貝克的論點是,處死一個人,只要能避免另一個被害人遇害,就是值得的。贊成死刑的另外一個主要理由,是把死刑視為「終極懲罰」(punishment of the last resort)。在現代文明國家裡,如果沒有死刑,最重的懲罰就是終身監禁。那麼,終身監禁的犯人,如果在牢裡又犯了強姦、殺人(殺死其他犯人或獄卒)等重罪,最多只能再判個無期徒刑,結果不痛不癢。相形之下,如果有死刑,當無期徒刑的犯人犯下重罪時,就可以派得上用場;對於其他服無期徒刑的人而言,都可以產生儆示效果。

贊成死刑還有一個理由,但是文獻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戰場上兩軍交戰時,兵戎相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打仗不是請客吃飯,兵者死生之事也。對於敵人,毋需也無從憐憫;剝奪敵人的生命,就是保障和捍衛自己的生命。既然如此,對於社會外部的敵人(敵軍)可以毫不猶豫的剝奪其生命;那麼,對於社會內部的敵人(連續殺人、結夥搶劫、性攻擊並殺害幼童等等的罪犯)為什麼不能剝奪其生命?

戰場上的敵軍,可能如你我一般,是正常平凡的小老百姓;彼此未必有深仇大恨,更沒有個人恩怨;只因為彼此剛好是敵我,就一律殺無赦。對比之下,社會內部的敵人,不只對被害人和被害人家屬,造成慘痛的傷害,對社會其他人也帶來沉重的威脅和陰影。這些「敵人」危害和可憎的程度,難道小於戰場上的敵軍嗎?為什麼可以剝奪社會外在敵人的生命,卻不能剝奪社會內在敵人的生命?

反對死刑的理由之一,是一旦把重犯關到牢裡終身監禁,就不會對其他人造成傷害;因此,毋需剝奪這些人的生命。這種觀點當然也有可議之處。對於潛在的犯罪者,如果知道不會面對死刑、毋需付出最昂貴的代價,那麼,根據需求定律,當犯錯的代價下降時,就會有較多的人犯下重罪。

以上的論述反映了對「死刑」的作法,顯然可以貼上不同的標籤:蒲士納的「犯錯機率很小」、貝克的「嚇阻效果」、「終極懲罰」、以及社會的「外部敵人/內部敵人」。由此也可見,任何人事物,往往有很多的面向;對不同面向的認知和解讀,就像是貼上了不同的標籤。每一個標籤,都捕捉了這個人事物的某些神韻;然而,每一個標籤和真相之間,也總有遠近不等的距離。公共政策的取捨,就是希望對問題的本質(真相),能貼上一個(或幾個)比較真實精確的標籤,然後作適當的因應。

【書籍資訊】
摘自《罪與罰之外

數位編輯整理:吳佩穎、廖珮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