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坦蕩走大路,風雨同舟,勇度難關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7.27
收藏文章 1

坦蕩走大路,風雨同舟,勇度難關


在貿易公司做了八個月,有一天,我的老闆執行副董張東平先生突然來找我,說現在岡山水泥廠的營運問題很嚴重,原本每天都應該要達到一千兩百噸產出,但現在卻只有八百噸。因為廠長管理不善,廠區員工人心浮動,勞資關係極為惡劣,甚至還發生過廠長上班時,有人等在門口朝廠長潑糞洩恨的事情。

張東平先生告訴我,嘉新水泥高層討論許久,結論是:「岡山廠的廠長,非換不可。」接著老闆又東拉西扯了一些跟工廠有關的事情,談了半天,終於說出他的真正來意:「玉山,你去接任廠長可不可以?」

其實老闆講到一半,我就猜到了他的意思,只是我對水泥生產完全沒有概念,便回答說:「可是我完全沒有廠務經驗。」

「沒有經驗有什麼要緊?」老闆倒是對我信心滿滿,說我之前也沒有貿易相關經驗,還不是做得有聲有色,他相信我一定可以成功改造岡山廠。

「是不是非去不可?」岡山廠問題叢生,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樣一介經驗不豐的企業新兵能否勝任,心裡還是有些猶豫。

老闆對這個問題完全沒有迂迴解釋,馬上乾脆回答:「是,拜託你了!」

我便問:「什麼時候要去?」

「後天一早動身。」老闆說。

雖然有些倉促,但我是軍人出身,對於這種臨時性的調度早已習慣,既然是個非執行不可的任務,就沉著以對吧。當天晚上,我回去跟我太太講,她素來支持我一切決定,完全沒有任何異議。於是到了後天早晨,我就真的跟著老闆張東平,帶著工務部經理,和一位總工程師南下了。

增產分利,振衰起弊

岡山廠是頗有歷史的老廠了,一共有四百名員工,大多數員工都非常資深。

我第一次進到廠區,就充分感受到士氣的低迷。國外有規模的工廠整潔乾淨,有些還綠美化得像花園一樣,但是老岡山廠卻十分髒亂,員工對環境、工安以及生產事務都無所用心,紀律問題十分嚴重。

雖然工會代表跟員工代表都不斷抱怨待遇很差,但如果每天只能生產八百噸,連基本目標都達不到,當然不可能發多少獎金,於是員工的怨氣又反映在工作態度上,每天就是得過且過,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形成惡性循環。

我發現岡山廠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糟糕,以前這座廠也曾有過風光的好日子。許多老員工都已經在工廠做了十八年,這些工人本來都是務農的,當年就是因為岡山廠在高雄縣的待遇不錯,才會棄農從工來這裡做事。這些老員工從青年一直做到壯年,等於人生的黃金歲月都花在這裡了,雖然現在工廠爛了,他們頗多怨言,但是也沒離職,我深信他們對工廠仍是有感情的,必然也懷念當年全盛時的榮景。

我的當務之急,就是重振士氣,激發他們的榮譽感跟責任心,讓員工們知道,我們是可以重返榮耀的。

第二天,我八點鐘一上班,便找主管們來開會討論。聽取完意見後,我馬上下達指令,要成立一個臨時性的組織「岡山廠革新小組」,由我主持,精選了七、八位營運幹部擔任核心委員一起參與,小組的共識就是:同心協力革新工廠。

上班時間,大家各就各位工作,下班吃完晚餐後,晚間七點到九點鐘,革新小組就坐下來開會,共同商討未來要改革的目標與綱要。第三天,就把所有問題整理出來,擬定了革新目標,我不要空洞的口號,要讓工人一看就懂,我的目標非常清楚,就是八個字:「增加生產,分享利潤」。

我把這八個字寫成斗大的標語,貼在打卡室裡,大家探頭探腦議論紛紛,等著看新廠長要變什麼把戲。

我接管岡山廠時,產量是八百噸,我希望超過一千兩百噸起,就開始提撥生產獎金,計算起來,只要每天都能夠順利穩定生產一千三百噸,工人每年都可以多拿兩個月薪資。除了生產獎金,因為工廠生產八百噸或一千四百噸,用的水電跟煤炭都是差不多的,若產量增加,公司因規模經濟降低的成本,也可折合成年終分紅讓工人分享。換句話說,生產效率愈高,工人的收入就愈好。

為了對工人宣示管理階層的決心,我請老闆撥個時間南下到岡山來一趟。我借了鎮公所的大禮堂,把所有工人都集合起來,在老闆的見證下,把我這套增產分利的方案公開講清楚。

我告訴工人,如果工廠繼續像過去一樣低迷,大家就只能繼續忍受低薪;但相反的,若能有效增產到一千兩百噸以上,每個人不但平均可以增加兩個月的生產獎金,加上因成本降低的年終分紅,還可以再多領五個月薪資,等於是加薪七個月,這可是一個相當大的躍進。

過去岡山廠的獎金制度是按階級分的,先從廠長開始分,之後是副廠長、工程師等,就算有獎金,經過層層剝削,分到工人時早已所剩無幾,工人是實際上在生產線上付出勞力的人,當然會反彈。我的想法是,生產獎金原本就應該設計來鼓舞現場的人,我做廠長的,決定不拿一毛錢獎金跟他們爭利,其餘人包括副廠長等人,分獎金的比例,則比照現場人員。

在擬定新的遊戲規則前,我事先就已經跟工廠諸位幹部溝通過了,我這廠長都不拿任何獎金了,有誰還敢多說話?再說,如果工廠爛了,不管原來幹部可分得多少比例,大家還是沒錢可分,倒不如齊心協力把工廠搞好,上下一起共享利潤。

我在禮堂公布新的獎金制度以後,底下工人全都面露興奮神色,士氣大振。

但是,這家老工廠有很嚴重的紀律問題,光有「胡蘿蔔」是不夠的,我也必須祭出「棍子」。

我告訴工人,從現在開始,工廠會有一個稽核小組,負責稽核大家的工作狀況。上班八小時裡,你必須專心致力於生產,若線上出現任何問題,必須立刻去分析,釐清是人為因素還是設備因素導致,儘速予以排除。若有散漫怠工或造成生產延誤,都會影響考績;而考績的好壞,將與獎金連動,大家絕不能存僥倖心理。

我相信人都是有榮譽感的,過去岡山廠曾風光一時,很多老員工十分懷念昔日榮景,我承諾工人,只要大家努力工作,我一定會帶他們重返榮耀。

這一天以後,整個工廠的工作氣氛丕變,渙散的軍心,總算是穩住了。

新人新政新氣象

公布政策隔天,我把生產目標和薪獎規則,全都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寫在大字報上,並把每日產能更新也都寫在上頭,貼在打卡室裡,讓大家都看得見。

同時,我也要求主管們一早到工廠,就要先帶著工人清掃廠區。整潔的環境不僅比較衛生,也能降低發生工安意外的機率,工作氣氛也比較好。

新政策的效果立竿見影,才僅僅一週左右,不但廠區變得井井有條,生產狀況更是大有起色,之後兩個月內,產能從八百噸、九百噸、一千噸,漸次增至一千一百噸 。

不過,第四個月開始,產量上升到一千一百噸時,卻陷入停滯,無法達到一千兩百噸產能。我仔細詳查原因,原來,過去岡山廠的管理太散漫,完全不做設備體檢,機器若有什麼小毛病、小故障,只要還能動,大家都坐視不管,不調整也不修理,就勉強湊合著繼續使用。

我跟主管們說,這是不對的,生產設備就像是人體一樣,哪裡有病症就要趕快醫治痊癒;得過且過,機器狀況只會愈用愈差,到最後肯定會拖到生產,甚至可能出更大的亂子。

我跟大家說,想要有「大立」,就要先「大破」,雖然沒有生產就沒有獎金,但若不讓機器保持在最佳狀況,產能進步有限,而且也可能發生危險,得不償失,基於長遠考量,應該停機大修。我們有兩套設備,我把其中一套先停下來進行大修,僅用另一套生產,兩個禮拜以後,再換另一套設備停機大修。

生產設備經過一個月的大整修以後,產能果然就順利衝上去了。我從產量達到一千兩百噸開始提撥獎金,每天財務人員就把生產獎金以及每個人分配的數字,通通更新在這張大字報上。後來,因為每天都要重寫一大張紙,實在太麻煩了,我就訂做了一個很大的板子掛在打卡室,上面有表格,改用填寫的方式取代大字報。每天看著數字改變,工人們就覺得努力有獲得報償,工作起來當然振奮。

帶人要帶心

在岡山廠那三年,我以廠為家,因為住在廠裡,晚上也很方便出來巡視,看看輪班同仁們的生產狀況。

夜裡加班很辛苦,工作到半夜肚子餓,工人們都習慣帶飯糰果腹,或是靠抽菸提神,我看了,覺得這樣不行,沒有足夠的營養,怎麼會有好的精神工作呢?

於是我便決定,要他們都不要自備食物了,統一由工廠供應宵夜,每天凌晨兩點鐘,每個來輪班的工人都可以領到一瓶牛奶、一顆滷蛋、一個包子或一個麵包。

一九七三年時的台灣,勞工的地位不高,很少工廠願意花錢準備宵夜給輪班工人,但我認為,相較於工人要照顧的昂貴設備,宵夜的成本是極低的,花一點微小的成本,換取更大的保障,是完全值得的。再者,工人們是公司的一份子,為了公司奮鬥,公司照顧他們,也是應該的。

我在軍中學到的一個帶兵心法,就是帶人要帶心,若長官不考慮下屬的權益,怎能讓下屬愛戴?

我接管岡山廠時是三十九歲,我可以感受到,員工雖然表面上服從,內心對我這個新廠長的能耐,仍有點半信半疑。但第一年過去以後,工廠完全改觀,勞資和諧,生產完全上軌道,員工便完全歸心。

員工有幹勁,生產當然蒸蒸日上。記得有一年,工人們除了拿到兩個月的生產獎金以外,還領了十二個月的年終獎金,岡山廠有史以來,不曾有過這樣的紀錄。

員工心態的轉變

整個改造過程中,我覺得最令人感動的是員工們心態的轉變。以前,員工怨氣沖天,對工作只是虛應故事,但是後來,我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對工作的投入,以及希望公司更好的美意。

以前,員工們做錯了沒人糾正,做對了又沒人表揚,大家當然對工作績效毫不看重,反正積極做也是一天,混日子也是一天,何必這麼費心度日?但我覺得這個便宜行事的文化絕不可取,員工有好行為,就應該要予以表揚,如此便能激發大家的榮譽心,而且讓節省成本變成每個人都願意努力去做的目標。

一段時間後,把報表攤開來看,很明顯可以看到,單位成本一直往下走,但與此同時,獲利又不斷增加,對員工來說,是很有成就感的。

我深信,每個人都有潛力把工作做好,只是需要一些激勵與指導,而這正是管理者的責任。

接下來,我還改革了制服。本來岡山廠工人制服和職員制服不同,但我把工人制服也提升到跟職員服裝一樣。在這個階段,公司已經完全脫胎換骨了,變成一家高產能、有制度的台灣最好水泥廠,員工們都覺得穿這間工廠的制服,是很有面子的。很多員工去參加重要的活動,像是親友結婚或是大拜拜,都願意穿工廠的制服出席,可見得他們心裡是很隆重看待這套服裝的。

那些年,大夥兒真的情同一家人。我真心希望,我能改善他們的工作待遇與工作環境,讓他們生活過得更安穩,覺得真是進對了一家好公司。

摘自《築冠以德》

Photo:Susanne Nilsso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