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所有的堅強都是不得已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7.05.17

關鍵字

文學小說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何不認真來悲傷
郭強生最動人的記憶書寫關於父、母、兄、情人、自己……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加入購物車

所有的堅強都是不得已


母親十九歲時懷了我哥,住在師大附中的宿舍,等待生產的日子裡常借閱圖書館裡的小說打發時間,算是她與文學結緣的開始。

那時香港有一個非常有名的《祖國》雜誌正舉辦小說徵文比賽〈那時還不叫文學獎〉,學校老師裡不乏北大清大的高材生,對於創作人人都有一點夢想,帶著一點自負,看到消息後每個都開始摩拳擦掌。年紀最小的母親也跟著大家湊熱鬧,投了一篇小說參賽。

結果跌破大家眼鏡,母親的初生之犢之作竟得到了佳作,其他那些高材生們則全軍覆沒。〈台灣的得獎人好像並不多,印象中有彭歌。〉獎金讓奶粉錢有了著落,也許是讓當時的母親最開心的事。

之後,母親帶著我哥半工半讀,從台大畢業後扛起生活的擔子,然後又是我的出世,裡外忙個不停……母親再重新提筆寫作,已經是相隔十七年後。

她投稿到「中副」,三天後就收到主編孫如陵先生來信,期望她能繼續寄稿。念小一的我,對母親那年裡在「中副」連續發表了七、八篇作品印象深刻,因為每當文章刊出的那一日,家裡的氣氛就不一樣了,好像有種神祕的好運,藏在大家的微笑裡。那之後沒多久,母親便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

然後她又停筆了。

我當時年紀還太小,不懂得她每次的停筆與重新攤開稿紙,這中間有多少難言的心情流轉起伏。

母親的寫作沒有接受過任何的後天訓練,好像只要她想寫,就一定會得到一些肯定,大概就是屬於天生的那種。等到我上了大學開始接觸文學理論,對於像她這種直覺式的創作者,老實說有點不以為然,認為寫小說必定有一些原理或竅門,結果一度搞得自己神經緊張。

苦悶與對自我的懷疑看在母親眼裡,她的反應竟然是,有那麼困難嗎?不就是寫好了然後投出去嗎?

這簡直是火上加油。我心裡暗想,那妳為什麼不寫?

奇怪的是,我也一直沒想去了解母親為什麼沒有再寫。作家與藝術家們大概都很自私,只會先想到自己。

【書籍資訊】
摘自《何不認真來悲傷

數位編輯整理:廖珮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