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整個墨漬鎮都籠罩在吊火人的威脅下......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5.07.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墨漬鎮謎團3:邪惡吊火人
少年偵探雷蒙尼.史尼奇跟著奇怪的煙味和熊熊火光,展開調查。有個惡徒,讓鎮上每個學童陷入了可怕的危險之...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書到通知我

整個墨漬鎮都籠罩在吊火人的威脅下......


我在一間優質的圖書館度過了糟糕的早晨。糟糕的部分指的是天氣,實在熱到令人無法忍受。太陽正在大動肝火,發了一頓大脾氣,弄得所有遮蔽物趕緊躲到視線之外;在我暫時居住的濱海墨漬鎮裡,人行道絕對不是讓一個好人自在漫步的好選擇。有著淡定和涼爽靜默氛圍的圖書館,才是唯一可以好好度過早上時光的舒適場所。

天氣不是讓這天早晨如此糟糕的唯一原因。還有一個兇狠的惡徒,名字叫做「吊火人」。每天早晨,只要一想到吊火人仍然逍遙法外,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很差。

他躲在鎮上的某一處,滿懷惡意的等待時機、計劃著恐怖的活動,而和他一起等待、計劃的是和他隸屬相同組織「非人道協會」的成員。他們先前在柯洛風診所開業,「開業」這個詞在這裡的意思是,「把一間空蕩冷清的醫院轉變成囚禁小孩的地方,好達到他們陰險的目的」。儘管柯洛風診所被摧毀了,但是我確信吊火人仍在尋找新的地點,好繼續進行他正在策劃的什麼陰謀。基於這個原因,我把下午的時間用來監視鎮上僅存的一間學校。

監視的目的是要確認有沒有學童被綁架。

多數的學生都離開了。曾經是濱海墨漬鎮驕傲的墨水工業已然消失,而鎮上多數的行業商店也隨之湮滅。墨漬中學有廣闊的校園,從前,當宣告放學的嗡鳴聲響起時,校園一定是一副熱鬧又忙碌的景象,而如今寥寥無幾的學生安靜的走出教室,進入灰濛濛的午後時,這地方則是顯得過分空曠了些。

在我停留的期間,有些學生看起來很眼熟,有些卻很陌生,而且他們都顯得疲倦,沒有一個人願意和我的眼神有所接觸。

看顧他們是項寂寞的工作,不過我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吊火人邪惡陰謀的蛛絲馬跡。

我希望自己在圖書館裡的運氣會好一些。在那天糟糕的早晨,我正品味兩種覺得會有所幫助的事物。第一種是跟魚子醬有關的書,我不在乎有誰知道我在讀這本書。魚子醬就是魚(通常是鱘魚)產下的卵,烏黑得發亮,這些卵用來塗抹在一小片麵包上,只在那種你從來不曾被邀請的宴會裡供應。我不過十三歲的年紀,自然沒吃過任何魚子醬,也沒興趣嘗試。

我在享受的另一樣東西則是「祕密」。我等了十天,期間耗費許多人的努力才到手,這些人現在卻遠在地圖上的他處。依照先前的約定,我發現自己老位子的書桌下方有一樣被膠帶纏起來的東西。要把膠帶撕起來而不引人注意是需要技巧的。等我把東西從隱藏處移出來,攤平以方便閱讀之後,就把它塞進魚子醬這本書底下,因為我擔心有人在監視我。

把這東西藏起來其實有點愚蠢,它不過就是來自城市的一小篇新聞報導,濱海墨漬鎮沒有一個人會對它有興趣—除了我以外。

濱海墨漬鎮唯一的圖書館館長(或如他自稱「代理圖書館館長」)很了不起,他既親切又很願意幫忙,沒有惹人厭或是專橫的毛病。這類人已經是瀕臨絕種的生物,待在圖書館裡就像是在觀看一種我可能再也不會看到的罕有奇異生物,我確定的是,再過一陣子,濱海墨漬鎮唯一的圖書館就會永遠消失了。

「很抱歉打擾你,史尼奇。」圖書館館長用低沉的聲音說道。他叫做達許.快打,這名字給人乾淨俐落的感覺,和他的外表非常不相襯。跟平常一樣,他穿著一件皮夾克,上面有鉚釘裝飾;這衣服散發出危險的氣息,而達許的頭髮看起來總是一副想要盡可能遠離這件皮衣的樣子。我不知道什麼樣的名字才適合這身裝扮,

「沒關係。」我回答,同時聽見書本底下藏報紙的沙沙聲響。那篇新聞報導一個年輕女孩在城市因為「闖空門行竊」的罪名被逮捕。我想「闖空門」不是正確

的字眼。

我妹妹並沒有「真正的」破門而入。她只是在奇物博物館關門之後進了博物館而已。這看起來不像是把人抓進監牢的正當理由,但根據報導,後果很可能就是如此。

「我只是想確定你找到你需要的資料了。」快打說道。他要嘛沒注意到,不然就是假裝沒看到我在藏東西。「我們有些新的義大利字典,我想也許你會有興趣。」

「或許改天吧。」我回答:「我現在已經找到需要的書了。很高興看到那些書架又恢復整齊。」

「是的,要把所有東西有順序的整理好真的很麻煩。」快打說:「不過自動噴水滅火裝置和警鈴系統總算裝好了,控制器就在房間東北邊的角落,我對於上次

的威脅信感到不那麼緊張了。」

「你以前提過那些威脅信,」我說:「但你從來就沒說出細節。」

「對,我是提過。」快打回答,同時瞄了一眼我腿上的報導。「沒錯,我是沒怎麼說。」

他注視著我,我則是回望著他。我們都想知道彼此的祕密,也都希望對方能先開口。這種畫面時常出現,就像我們常看到孩子和父母親在不安的沉默之中對視。

但是整段時間我想的卻是另一件事情。所謂的另一件「事情」其實是一個女孩,她比我高一些、年紀比我大一些,她有很奇怪的眉毛,彎曲成圈,就像個問號。她還會露出一種可以代表任何含意的微笑。她的眼珠是綠色的,髮色烏黑到讓魚子醬看起來像是米色。

女孩的父親陷入困境,被吊火人囚禁起來;女孩幫非人道協會做事,好救回父親,如今她自己也陷入了麻煩。我答應過要幫助她,不過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見到她了。

不管我正在看什麼書,女孩的身影和我做的承諾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女孩的名字不斷在我耳邊繚繞,就像用老式留聲機播放,以及她父親留給她的音樂盒中的那一首曲子。我不知道曲名,但是我很喜歡。

艾琳頓.魏莊。艾琳頓.魏莊。艾琳頓.魏莊。

當我急冲冲的趕到圖書館門口,我告訴自己,那個女孩或許不是她,結果真的不是。那是茉希.馬拉罕,她是一名優秀的記者,也是我的好朋友。

她的手臂先前被一個善於用刀的人割傷,目前仍然用繃帶吊著。

「茉希,有什麼新聞嗎?」我問道。

「史尼奇,見到你真好。」她回答:「不管你正在做什麼,應該不會太忙吧?」「我總有時間留給好夥伴的。」我說。

「在你開口要求之後,我就一直在找《墨漬燈塔》的檔案。」茉希在我對面坐了下來,說道:「史尼奇,這是很無聊的工作耶。」

「我很確定那真的很無聊。」我回答。《墨漬燈塔》這份報紙曾經一度是每個濱海墨漬鎮居民都會放在早餐桌上的刊物,不過這份報紙如今已經「歇業」了。茉希已經跟我解釋過這個詞彙的意思。這指的是它對墨水短缺的事實投降了,墨水的短缺也嚇得許多居民搬到別的地方去。茉希是濱海墨漬鎮僅存的記者,而這份報紙留下的唯一東西便是一疊又一疊的過往刊物,堆滿了馬拉罕燈塔裡的所有房間。

「我很抱歉必須請妳做這件事,」我說:「但是我在圖書館裡找不到任何跟濱海墨漬鎮漁業相關的資料。」

「我看了報紙的商業版,」茉希說:「一路往回看到我出生以前的時間。我母親說過,商業版所有真正刺激的祕密就大喇喇的藏在眾人的眼前,不過我不確定自己找到了些什麼。我真希望她還留在鎮上,這樣她就可以幫我了。」

「妳可以喝點咖啡。」

「史尼奇,不是我,我不喝咖啡的。你想的是那個搞出一切麻煩的女孩。」

「我猜我想的是她吧。」我承認。艾琳頓.魏莊喜歡坐在一間叫做「黑貓咖啡館」的櫃台邊,位置就在商隊大街和芭菲冷凍甜點巷的交叉口。她時常在深夜喝咖啡,坐在那裡看著黎明升起。

「呃,我希望你別說下去了。」茉希口氣酸溜溜的說:「反正,我找到一些我想你可能會覺得有用的東西,是當鎮民還在爭論要不要抽乾海水時,刊登的一篇報導。」

幾年以前,這個鎮決定抽乾海水,以找到最後僅存的章魚,從牠們身上汲取最後的墨水。這麼做是為了挽救墨水企業,因為它是濱海墨漬鎮最大也最重要的企業公司。然而這個辦法完全不正確。把海水抽乾,也連帶抽乾了濱海墨漬鎮。鎮上的商店和餐廳歇業的速度就跟《墨漬燈塔》一樣迅速。

原本一度有著數不清的魚和漩渦的地方,如今變成海草林的領地,這是一片充滿海草搖曳、不受任何律法控制的廣大區域。而墨水企業也跟鎮上其他部分一樣受到影響,不久前已經永遠關門大吉了。

茉希繼續唸著她的筆記。「成功的漁業需要忠誠的員工,以及穩定的漁獲。如果本地沒有自己的浮游生物,魚子屋可能就會關門了。史尼奇,後來的確變成這個樣子。濱海墨漬鎮的漁業消失了,就跟其他所有的事情一樣。」

她伸手到打字機外盒裡取出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我在地下室暗房裡沖洗出來的,是魚子屋最後一天營業的樣子。史尼奇,就讓你一飽眼福吧。」

我的眼睛準備好要飽餐一頓,可惜它們什麼也看不到。照片中是一個空蕩蕩的大房間,磨損的地板上有各種小方形的毀損痕跡。房間遠處的角落有一扇小門,是唯一值得觀察的東西。因此我看著那扇門,那門有可能通到任何地方。

我猜,應該是密室吧。某個地方的出口。「這房間很大。」最後我說出這句話。茉希看著我說:「大到可以當吊火人的新總部嗎?」

「看起來沒有大到可以藏一大群被綁架的孩子。」我說:「但或許吊火人已經放棄了計畫的這個部分。」

「但是史尼奇,他計畫的剩下部分是什麼?」

「我不知道。」我承認道:「非人道協會在柯洛風診所裡有各種水中設備,我才會認為這當中可能有牽涉到漁業之類的。不過看起來妳研究的那些檔案沒有太多發現。」

「我也這麼認為。」茉希說,順手抓了下手臂上的繃帶。她告訴過我不要再問她會不會痛的問題。「但我覺得或許我們應該親自去看一看。」

「還好你還有個夥伴是在這裡長大的。」茉希微笑說著:「走吧,史尼奇。別浪費時間了。」

「失火了! 失火了!」突如其來的叫喊聲嚇得我差點把報紙弄掉了。

 

一座小鎮、一位圖書館館長,以及一場火災。我在鎮上停留期間,受雇調查這起火災事件。我以為圖書館館長可以幫助我把一名惡徒繩之以法。當時我快滿十三歲,而事後證明我錯了,錯得徹徹底底。我走錯了方向,問了至少四個錯誤的問題。以下是這些錯誤問題的始末。

摘自《墨漬鎮謎團3:邪惡吊火人》

Photo:Nico Kaiser,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