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找回最真實的自己,你就會充滿勇氣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7.30
收藏文章 0

找回最真實的自己,你就會充滿勇氣



 

日子每過一天,我就更確定沒有單純的意外,也就是事出必有因。只在非常少見的狀況下,意外才會無預警地從背後偷襲,大部分的時候都可以預見事情的發生。我們的耳朵若夠敏銳,就能聽到背後步步逼近的聲響,如同一串音符堆疊成或悲或喜的終曲,因為我們心中確實存在著這樣的音樂。

 

但我直到最近才有這樣的體認,就像我原本也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恐懼的俘虜,也無法預料有人將告訴我京武士的故事。當然,我若曾留意,就能聽到那音樂,那麼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但我太過專注於「自己」的生命,因而忽視了「真正」的生命。

 

第一次恐慌發作的那晚,我僅存的理智恰好足以打電話叫救護車。半小時後,兩位看似鎮暴警察的醫護人員抵達,光是看到他們就給了我些許安慰。他們問了幾個尖銳的問題,確認我沒有嗑藥之後,看我雖有些茫然,精神狀態卻還算正常,於是給了我一顆鎮靜劑,建議我隔天去看醫生。我乖乖點頭,心裡怕得幾乎無法向他們道謝或說晚安。

 

他們離開後,我獨自一人躺在沙發上。我想打電話給莉碧,但想到這時她應該已經就寢,我不想讓她擔心;我又想打電話給爸媽,卻知道他們會因此太過激動(一點小刮傷就足以讓我媽歇斯底里了),況且我的狀況可能也沒太嚴重;我還想到打電話給朋友,但我的腦子轉了又轉,卻發現我幾乎沒有朋友。此時,鎮靜劑似乎開始產生效用,我不久便沉沉睡去。

 

我睡了十個小時,公司祕書發現我不假遲到有些擔心,打了五、六通手機給我都沒聽見。還好這天是星期五,很容易就能矇騙過去。我謊稱偏頭痛突然發作,也表示會上網跟公司連線,在家處理沒做完的公事。

 

回想昨晚的詭異事件,我不確定自己究竟怎麼了,也不知道是否嚴重。其實過去幾個月以來,不斷有些惱人的小問題折磨著我:失眠、無端的疲勞、劇烈頭痛、焦慮、妄想(多數是關於工作,某些則與往事有關),以及突地心裡發慌。我將之全數歸咎於工作壓力,誰沒有壓力呢?每個人都有吧!堅強如我,當然可以承受,甚至說,只有像我這樣堅強的人才可以承受。

 

顯然我錯了,聰明的人就該留心傾聽身體發出的暗號,但你若壓根不想聽,就會變得像石頭一樣聾。我現在才知道當時應該馬上去看醫生,而且我的醫生就是莉碧的姊姊珍苜,我隨時都能用手機聯絡到她。莉碧經常催促我跟姊姊聯絡,但我老是認為這些短暫的不適並非真正的病痛。

 

所以在那天恐慌發作之前或之後,我都不曾找過珍苜。在我所有的錯誤裡,這算是罪加一等。我唯一可供辯解的藉口,就是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昨晚的恐慌一掃而空,感覺神清氣爽又精力充沛,毫無異常或不適。所有身體的症狀、胸口的鬱悶,都全數消失。我不僅不難過,還覺得思緒異常清晰,就像你暫時放下一件事,過幾天之後再回頭看,便能發現自己產生了全新的視野。

 

我非常開心,決定將昨晚拋在腦後。我不會告訴出差回來的莉碧或是爸媽,我總是盡量在他們面前展現最好的一面:回頭的浪子揮灑血淚創造成功的人生。我當然也不會跟太陽證券的同事提這回事,在職場上尤其應該迴避這種話題,罹病的謠言很可能瞬間對我的職業生涯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一個不成文的規則是:強者從不害病,而領導人總是強者。我從不質疑其真實性(遑論公平性),所以永遠處於奮鬥狀態,無論必須付出多少代價。

 

跟公司連線幾小時後,我就趕緊閱讀,我讀的是報告書、備忘錄、金融相關報導,可不是殺時間的小說。唯一的休息是中午出門買了食物。因為不想開車,我徒步走到兩條街外的小雜貨店,採買足以供應好幾天的食物。冬天雖然快要結束,戶外氣溫依然冷冽,我因此快步趕回家裡。

 

星期六整天我都在休息、試圖放鬆。我感到一絲焦慮,但仍決定出門騎單車,先爬坡上了郊區的小山,再沿著狹窄車道俯衝而下。半路上,心中沒來由地出現自己摔車、背脊受傷、終生癱瘓的清晰景象。我經常在這條路上騎車,從未有過這種想法,這使得我決定停車改走另一條路線,那條路的車道比較寬,坡度也沒這麼陡。

 

到了中午,莉碧回家了,我們邊吃比薩邊聽她興奮地敘述旅程,然後她拉我上床,接下來的整個週末我們都沒下床。當然,我完全沒提到那天開冰箱之後發生的事情。

 

星期一我恢復上班,進電梯的時候有種異樣的感受。太陽證券位於二十三樓,我體內似乎有股力量正在拒絕按下樓層的按鈕,也拒絕穿越接待區的玻璃門進入辦公室。不過,就像在單車道上一樣,我毅然決定忽略這股力量。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的心思完全被工作占據,程度尤勝過往,不曾浪費一丁點時間在不重要的事情上,全心投入工作。除了最基本的禮貌之外,也沒跟同事有任何交流。從後見之明的角度看來,這其實不是回歸正常,而是回歸異常。

 

儘管如此,我的額外努力並未如願獲得回饋。就在那個星期五,公司召開中階員工會議並宣布晉升名單,我的名字不在其中。我假裝堅強,跟其他人一起鼓掌恭喜那幾位新任經理,心中卻不免自問到底是哪裡做錯了。我不斷想著這個問題,也不斷撐著臉上的笑容,持續一整天,包含跟莉碧在鬧區的時尚餐館共進晚餐,包含我們回家後,衣服都來不及脫完就焦急多過愉悅地匆忙做愛,也包含我們四肢交纏、隨便蓋個毯子在沙發上睡著的時候。

 

我睡得不好,因為覺得冷和不舒服而醒來。我起床調高暖氣的溫度,正要回沙發的時候,從飯廳的大窗戶看到街景。越過對面的建築物,遠處微弱的晨曦帶點紅色光暈宣告一天的開始。

 

我心不在焉盯著天光,心中突然湧出恐怖的絕望感,不知源自何處,卻知道是內心深處、非常強烈的感覺,我嚇壞了。我想起上次的危機,就好似是自己喚回那時的恐慌一樣,同樣的感受再度排山倒海而來:不斷蔓延的痛苦、窒息、緊縮的胸口、加速的心跳、暈眩、瘋狂……當然不是真的瘋了,但幾乎就在邊緣,無法分辨是否跨越了瘋狂的界線。然後就在這一片紛紜雜沓之中,浮現了這齣內心戲的主角:恐懼。我恐懼自己就要失控、恐懼挫敗、恐懼絕望、恐懼未來、恐懼恐懼本身。我開始全身顫抖,無關乎寒冷,是極致的恐慌。

 

我癱倒在沙發上,吵醒了莉碧,她一張開眼就感覺到我整個人都不對勁。

 

上次的危機無疑再度重現,但因為已經有過經驗,莉碧又在身邊,所以程度稍微減輕。她的陪伴讓我還能保持理智,但當我想告訴她怎麼了,卻連氣音都幾乎發不出來。

 

「我不舒服,莉碧……我不曉得哪裡不對,可是我不舒服……」

 

莉碧雖然憂心,卻很平靜,完全知道該怎麼處理。

 

「不論是哪裡有問題,瓦爾,你都需要找人幫忙。我要打電話給姊姊,這次不要再拒絕了。」

 

這是我第一次沒有阻止她,甚至一句話也沒說,我著實太害怕,害怕自己不知怎麼了,也害怕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摘自《勇氣之旅》

Photo:https://unsplash.com/ ,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