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誠以待人,這是父親給我的禮物──吳清友
誠品

發表日期

2017.07.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誠品時光(雙色書封,隨機寄送)
誠品,不只是一間書店,更是一個空間,一個安頓身心的場所,千萬個心靈在此碰上千萬本書,撞擊出無限的能量...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誠以待人,這是父親給我的禮物──吳清友


與成長於台灣的學生一樣,在世界還沒全面連網時,誠品是餵養吳旻潔知識與風格的重要場所。她至今都記得,大學時在誠品忠誠店,吆喝朋友一起買了八百八十元與一千兩百八十元的T恤,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購置超過千元的新衣服。她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誠品副董事長、誠品生活總經理。

曾有位高人預言,未來接下吳清友事業的會是女兒,當時吳清友一笑置之。他尊重女兒的志趣,也不想孩子因環境較佳而嬌生慣養。就像一般中產家庭,吳家兄妹從小就讀公立小學與中學,大學也是公車一族,比一般人多出的享受就是父親會帶他們出國看美術館。

傳承與接班,一直是企業永續的課題,相較於經歷與能力,接班人能否堅定保持著創辦企業的精神,會是根本關鍵。

於吳清友而言,創辦誠品是他生命的追尋;於吳旻潔而言,經營誠品是她人生的選擇——她對家人的愛、對自我的期許、對團隊的責任……,眾多的因,形成她承擔責任的果。

從二○○四年初入誠品至今,對吳旻潔來說,這十三年的旅程,也是名副其實的旅「誠」。

誠,是誠品的企業文化,更是吳家的家訓——吳旻潔的祖父吳寅卯用他的生命展演了何謂誠以待人,留得清白在人間。

「誠以待人,這是父親給我的禮物,」吳清友從父親身上看見了一個從富有到貧困,仍堅守「誠」字的硬氣生命,「他的人格、價值、信仰、生命遭遇是我親眼所見,初中時,他為人作保而受累破產,從董事長變成挑糞餵魚的工人,但他在那段做工還債的日子,堅持苦,也要苦得清清白白。」

相隔一代,吳旻潔在吳清友身上看見了一位堅持為人處事要問心無愧、光明磊落的人物,甚至,用「純真」兩字形容父親。

「老闆有種純真,他誠信、正直,亦認為每人皆應如此,時常感恩很多人、許多事;他言行一致,如果覺得你有什麼要改進之處,寧願當面告訴你,少在背後議論;他對金錢不很執著,小時候我在他的書桌看見他寫在便條紙上的這些短句:錢來錢去,來來去去,來去之間,但求心安!在當時小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闆」是吳旻潔進誠品工作後,稱呼父親的用語。在家時,她也叫父親老闆。母親忍不住逗趣跟她說:「妳一直叫他老闆,他會以為自己在家還是老闆。」

吳清友也有「硬氣」的一面,除了挺過誠品虧損十五年,路見不平時,還會見義勇為。吳旻潔記得,有一次深夜,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對騎機車的男女被十多人包圍,眼看衝突在即,吳清友二話不說,要求母親停車,並下車出聲勸阻。

在車內的母女兩人心想,對方有十多人耶!血氣方剛,來勢洶洶,趕緊打電話報警,催促吳清友快點上車。

領導者真正重要的是有沒有勇氣選擇未來。「我們老闆有個特質,他看到機會,都會認為那是獨一無二的,是上天給的好因緣。同業認為那些不太具備商業價值的案子,在他眼裡,誠品都要有一種使命感去做好。」吳旻潔說。

她的兒時回憶裡,吳清友是一個要求子女品格的父親,「我們小時候去別人家做客,回家時,他會在車上說,今天哥哥表現幾分,妹妹表現幾分。妹妹做的哪件事不乖、不對,哪樣菜自己愛吃就一直夾,沒有顧慮到別人。」

不只是父親,母親也非常要求她的舉止得體。先天個性與後天教養,禮貌與尊重他人形成了吳旻潔的處事風格,加上喜愛閱讀,培養出能理解不同立場,進而同理的能力。跟吳旻潔常有交集的誠品員工幾乎都會提起她的貼心有禮。

禮貌基因確實讓吳旻潔獲得團隊認同,協助她在管理與整合上,盡量做到以誠服人。但,父親變成老闆,要求一樣高標準,並不因為是自己的女兒,而有任何「放水」,反而更為嚴格。

細數吳旻潔從二○○四年進入誠品擔任吳清友特助開始,所參與的大型專案都是當時誠品沒有做過的,包括松山文創園區BOT案、REITS、誠品勤美綠園道顧問管理營運模式、海外展店、誠品生活上櫃、全新店型的誠品松菸店,以及誠品生活蘇州的城市文化綜合體。

二○○七年剛升上副總的她要對全公司的主管提出集團整合行銷計畫。開會前,吳旻潔請父親先看過內容,見父親沒表示任何意見,心想應該沒問題了!但是,不等她簡報完,吳清友直接打斷:「這個簡報的品質,連四十分都不到!」她既錯愕又受傷,「那是我升副總的第一天,公司那麼重要的專案,需要老闆支持,重要主管全都來開會,真如同當眾挨了一巴掌。」

還來不及整頓情緒,緊接著,就要跟父親去見某家銀行董事長。準備告辭時,吳清友向那位董事長握手並指向吳旻潔說:「我現在都交給我女兒做主!」語畢,還拍拍吳旻潔的肩膀。經歷上下半場截然不同情境的「震撼教育」,吳旻潔那天一個人跑到附近的公園宣洩委屈,大哭一場。

哭完後,她擦乾眼淚,打定主意要回去跟父親商量,希望日後能在同事面前為她保留顏面,不然難以帶人。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如果換成在其他公司工作,遇到類似的情境,自己會怎麼做?「我不會去找老闆請他改變對我的態度,而是會調整自己,努力到最後一刻,再決定take it or leave it!」這個轉念,啟發她用另一種角度去思考職場之道,「我所能決定的是自己面對的心態,把焦點放在如何適應環境,而非要求特權來符合自己的期待。」

父女大不同

吳清友與吳旻潔雖是父女,但風格、思考、講話方式截然不同。

如果說吳清友屬於那種天生的磁石,可以吸引很多人跟隨他的信念,高階經理人對他又敬重又信服,年輕同事對這位創辦人多少帶有崇拜。那麼,吳旻潔比較像塊水晶原石,根據情境成分,輝映不同的光芒,她得因應身處情境與同事狀態,扮演不同的角色,這是身為第二代接班人需要的精進之道。

吳清友形容,要辨別會議室內,跟同事開會的是他還是吳旻潔?不用打開門,只要聽到不時傳出一陣笑聲,就知道答案了,「大部分同事跟Mercy開會,都會哈哈哈!跟我開會,就比較嚴肅了。」

吳清友說話時,充滿著人文情懷,易受當下情境觸動,不時陷入沈思,凝視遠方,當眼神拉回,才會接續著說出下一段的話語。與他相談,大部分人不自覺會成為聆聽者,隨著他的清亮語調,進入緩述而出的故事裡。雖不常大笑,但能感受他骨子裡是個敦厚溫潤之人,不沈思時,其實妙語如珠,講至興高采烈之處,蘊涵飽滿、豐沛的情感。

吳旻潔說起話來輕輕柔柔的,卻是條理分明,列點陳述。學習領導之道的過程,吳旻潔當然也經歷過自己尚屬青澀,輕信他人而判斷失準。從一次次的經驗裡,她領會到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脆弱的。

「當你看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關注時,就比較不會陷進去。我覺得輕信他人的另一面是因為自戀,高估了自己的好,想聽好聽的話,所以才會一頭熱相信,把所有的話當真。」此外,在她的位置,能夠接收各方資訊,看見不同面向,常常必須做一些立意良好,卻沒法子說明顧慮的決策。初期常因為大家無法看懂或被扭曲解讀,而讓她的情緒消化不良,鑽牛角尖。

大學打籃球時,她最好的朋友建議她:「Watch the ball!」她逐漸想通最重要的是上籃得分,「不過,吳先生還要求要姿勢優美。」她特別補充。

現在,她在學習盡力但不強求,「基本上,決策就是目標優先順序的分配,我還是在意大家工作時要有良好的關係。但開心是福氣,可遇不可求。如果不能夠開心,那至少把事情做好。」尤其二○一三年後,她成了空中飛人,處於與時間賽跑的狀態,她更自覺有所為,有所不為。若還是有消化不良的時候,「我就去逛誠品,把業績灌給誠品。」

愈是喧囂,愈要看著心

難能可貴的是,她也不會刻意避提自己還有哪些還需要調整、改進的地方。與她談天,可以感覺對面坐著一位喜歡開懷大笑的分享者,慧黠卻不張揚,認真不落窠臼。三十多歲就接下華人文創品牌掌舵手一職,在實際前往各個經緯座標的航程裡,她遇見不少的風浪、挫折,但這些外境試煉,沒將吳旻潔變得世故老成,反而在她身上,形成一股能「定」的奇異能量——遇到紛擾,她能跳脫情緒漩渦,不會讓情境左右心境太久。

愈是喧囂,愈需要一顆堅定而溫暖的心。吳旻潔沒有因為誤會及隨之而來的批判指責,選擇聲嘶力竭的回應。面對不同觀點、誤解角度,她選擇不慍不火的理性對話,「因為我盼望,誠品帶給社會的是正面的訊息、正向的希望。」

人的一生要學的是什麼?

對吳旻潔而言,答案就如她為自己取的英文名字「Mercy」,那時的她還只是個剛考上大學的十八歲女生,卻對「Mercy」所代表的中文意義——慈悲,情有獨鍾。這是她在敦南誠品翻閱了一本介紹英文名字大全的書,尋到的理想之名。

受母親影響,她珍惜佛法,最欽佩的人是佛陀。她認為人的一生到最後就是學習慈悲,「慈是希望眾生能得到快樂,悲是希望眾生能遠離痛苦,慈悲兩字合起來,就是希望眾生都能離苦得樂之意,它是我尋找的永恆。」吳清友所說的「成就生命,分享眾生」,用她的話演繹就是「與人為善,分享幸福」。

「沉穩、寬容、悲憫」,正是這個時代的領導人所需具備的,沉穩帶來了定心洞見、寬容帶來了開闊同理、悲憫帶來了人文胸懷。

二○一七年,吳旻潔三十九歲,吳清友在這個年紀時,創辦誠品。對誠品來說,吳清友的定錨、吳旻潔的傳承,都詮釋了一場生命的探索、一個集體的創作、一種存在的意義,與一個城市的共生。

企業終究得交班。然而,有多少創辦人願意未雨绸繆,放手讓下一代再造未來成長的能量?

 

【書籍資訊】

文章摘自《誠品時光

誠品時光

數位編輯:吳柏菁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