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攸關幾十萬人流離失所的生命,我一定要去為他們做些什麼……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7.08.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我的一生很平凡,只有愛而已
一九六七年,二十四歲的年輕修士,搭船從美國遠航台灣,在陌生的環境中開啟神職使命的新頁。從輔仁大學的教...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攸關幾十萬人流離失所的生命,我一定要去為他們做些什麼……


回想起來,在擔任光啟社社長任內,發生過最棒的事情,莫過於拍攝「殺戮戰場的邊緣」這部紀錄片,我們以此榮獲兩座金馬獎以及亞太影展最佳影片獎。

多年來,光啟社早已製作過無數社教節目,但是這些節目並不一定是協助世界去解決最迫切需要關切的問題。

有次到泰國開會,我偶然發現柬埔寨難民的問題非常嚴重,激起我拍攝這部紀錄片的決心。

我內心很清楚,這跟製作英語教學節目沒辦法相比,更不是可有可無的決定,因為這攸關幾十萬人流離失所的生命,一定要去為他們做些什麼。

眾所周知,柬埔寨曾在波布(Pol Pot, 1928~1998)瘋狂極權下民不聊生,越南也曾發動攻擊,企圖推翻波布政權。在這種內外交相動盪下,很多老百姓逃難至泰柬邊界,人數曾達近七十萬之多。

可是沒有聯合國或紅十字會協助,泰國不讓他們入境,這群人便成無家可歸的難民。從一九七九年一月到當年九月,無數老百姓在無人聞問的山上餓死或病死,景況非常悽慘。

後來聯合國終於發現這群難民的處境,國際組織開始介入協助,那時我剛好在泰國開會,決定前往難民營看看能夠怎麼協助他們。

我帶著吉他進入難民營,發現這些可憐的人們,整整四年沒有聽過任何音樂,因為獨裁政權不准他們唱歌。

那些華人難民跟我訴說,在恐怖的獨裁當中,眼見親友被殺、甚至被吃的悲慘故事,我簡直沒法想像這樣的事會是真的。

後來我觀察到,在極權政府洗腦下,人活著往往無法自主,這樣的領悟太讓人痛心,更加深我想要拍攝這部紀錄片的想法。

***

1985年,在我們進行拍攝前後都遇到諸多困難,但我們知道就是要抱著愚人精神,知其不可而為之。

攝製小組才剛出發到香港,等待與拍攝器材會合,打開報紙便發現想拍攝的難民營,由於集結了不少游擊隊,前一晚竟被越南轟炸了。而柬埔寨國內也分有赤柬等三股不同的政治勢力互相較勁,使得拍攝作業困難重重。

當時不但是光啟社,甚至整個台灣都缺乏到海外拍攝紀錄片的經驗,不過導演李道明剛從國外留學回來,對於這樣的計畫很有興趣,也找到遇事極冷靜的攝影陳松茂,以及助理張哲超,於是我們組成了拍攝團隊,藉由當地耶穌會的協助,準備投入攝製。

我們有時跟幾個神父擠在難民營的帳篷過夜,有時跟幾百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在孤兒院裡湊合度日,雖然環境比較克難,但我們都知道自己在做很有意義的事。

光是第一次拍攝,我們就花費七個禮拜時間,每天深入泰柬邊界,發掘難民營的故事,也捕捉到柬埔寨流亡國王施亞努(Norodom Sihanouk, 1922~2012)訪談的畫面,十分難能可貴。

第二次拍攝時,我們甚至每日都遇到越南轟炸。每當有難民營被炸毀,難民便遷居到其他地方重起爐灶,生活的艱困,幸福的我們實在難以想像。

我記得有好幾次,攝影團隊一邊拍攝,我一邊從邊界搭著長途巴士顛簸到曼谷跟耶穌會借錢,再趕到柯達公司購買片材。邊界山區的氣候極為潮濕,好不容易片子拍好了,還得費盡心思保護。難民營裡僅有的幾台冰箱,全都塞滿了我們的底片,深怕還沒沖洗就已損壞。

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天都有數不清的故事在上演。可是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卻往往是一些烙印在我心底深處的小細節。

我永遠都忘不了,簡陋的難民孤兒院裡有個兩、三歲的小女孩,她的身體瘦得像牙籤,小腦袋瓜卻相對顯得很大。

她獨自坐在那裡,好像正生著悶氣。修士們都要我別碰她,可是我忍不住把她抱在懷裡安慰她,小女孩伸出雙手抓著我的脖子不放,緊緊抱住了我。我們就這樣一起靜靜地過了半小時,當我們必須分開時,小女孩驚天動地哭了起來,讓我心裡非常不捨。

我想,這小女孩最後大概沒能存活下來,很遺憾,我們沒能為她多做一些什麼。像是這樣的人間慘劇,只要經歷過一次,就會永遠改變你的生命。

【書籍資訊】
摘自《我的一生很平凡,只有愛而已:丁松筠神父的生命之旅

我的一生很平凡,只有愛而已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朱玉瑩
Photo:光啟社提供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