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為了一隻瀕死的小倭黑猩猩,你會花多少力氣?
未來出版

發表日期

2015.04.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不能沒有你,奧多
扣人心弦、懸疑緊張,精采到爆炸!14歲的少女蘇菲來到非洲剛果的金夏沙與母親共度暑假。不料,一夕之間政...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為了一隻瀕死的小倭黑猩猩,你會花多少力氣?


剛果首都,金夏沙

混凝土也會腐朽。在它崩潰瓦解之前,會先變綠、發黑。

只有來自剛果的人知道這點。

以前我根本不會注意到這種事。那時候,我只是個住在剛果的小女孩。剛果是一個終年翠綠的國家,朗朗晴空中,總有許多彩鳥飛掠而過。然而,八歲之後,我跟著爸爸搬到美國;從此之後,每當暑假回來這裡拜訪媽媽,我總覺得自己像被下放到一個悶熱危險的蠻荒之地。小時候曾經充滿吸引力的金夏沙市區噴水池,現在在我眼裡只像一碗清湯。水池上上下下布滿彈孔,卻沒人記得是誰造成的。仔細看,那些彈孔彼此甚至重疊在一起。這就是剛果民主共和國──一個連彈孔中也有彈孔的地方。

金夏沙有一千萬人口,卻只有兩條馬路,而且沒有紅綠燈,所以交通總在堵塞。司機載著我去找我媽,幾乎一上路就被卡進車陣中,只能以龜速通過路障。在金夏沙,警察設的路障不算多、也不算少。有些警察是真的,有些則是意圖索賄的不明人士,穿著偷來的警察制服瞞天過海。不過,要分辨真假很困難;就算分出來了,處理的態度也差不多:隔著擋風玻璃秀一下證件,但是車子絕對不能停,車窗也不能搖下來。如果對方想帶你去什麼地方,絕對不要跟。

每當有車子放慢速度,就會看到一名男子靠上前去。起初我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乞丐,再仔細看,才發現他還拖著一隻小動物的胳臂。為了看清楚,我越過變速桿,爬到前座去。

原來是一隻小猩猩。

當男子接近車輛的時候,他猛拉著小猩猩向前,使得牠咧嘴露齒而笑,兩隻腳蹬啊蹬的尋找地面。男子雖然瘸了一條腿,動作卻很敏捷;那隻滿是疤痕的殘肢很聽指揮,時而轉動,時而傾斜。在他背後有輛生鏽的腳踏車,後頭綁了個板條箱,大概是用來載那隻猩猩的。

那天早上,我已經看到很多隻受虐動物了,包括路邊籠子裡擠成一團的灰鸚鵡,死的跟活的站得一樣挺直;在擁擠市場裡不斷哀號的殘廢狗,外露的腿骨上聚集了成堆蒼蠅;還有被販子繫在腰間的小貓,牠們全都半死不活的。我已經學會對這些景象視而不見。因為金夏沙的路邊充滿了垂死的。我想,垂死的人應該比垂死的動物更重要吧!可是,在我媽的觀念裡,我們對待動物的態度其實跟我們對待人的態度息息相關。所以,她將畢生致力於阻止那些交易叢林生物的販子上。她投注得如此徹底,以至於當我爸爸必須結束剛果的工作,返回美國時,她寧可留下來。他們只好離婚,而我們一家人的家庭生活也從此結束。

這隻小猩猩看起來很開心,嘴巴咧得大大的笑著。可是我再靠近一看,發現牠身上的毛禿了好幾塊,而且還有傷口。一定是因為曾經被繩子綁住的關係。事實上,現在那條繩子還繫在牠的腰間,而且拖到了泥地上。

「克雷蒙,那是一隻倭黑猩猩。」我傻傻的說。

「沒錯。」他回答,眼神緊張兮兮的在那個男子和我之間來回穿梭。

「那你還不停車!」我說。我的不耐就要爆發了──因為被關在車裡,也因為被卡在這個國家裡。

「蘇菲,我不能停。」他說。

「這不是我媽一直努力在做的事嗎?她一定會堅持要你停車的。你既然替她工作,就必須停車。」我揮著手對他說。

 「不行,蘇菲。」克雷蒙說:「她會要我跟她聯絡,請環境部的人過來關切,而不是由她的女兒處理。」

「好,那我告訴你,我堅持要你停車。」

克雷蒙乾脆把車門鎖上。

他這個舉動其實沒什麼意義,因為前座根本沒有兒童保護鎖;況且為了通過路障,車子行駛的速度放得極慢,我索性打開車門直接跳了下去。我朝著那個販子快步走去。販子把小倭黑猩猩往上一拽,拽進他懷裡,然後用林加拉語來招呼我,而不是一般受過教育的剛果人慣用的法語。

「妳想認識一下我的朋友嗎?」他問我。

「牠好可愛!你是在哪裡發現牠的?」我用林加拉語問。我跟爸媽平常說的是法語和英語,但是童年好友說的林加拉語,我也照樣說得很流利。

販子放開了懷裡的小倭黑猩猩。牠馬上疲倦的坐到泥地上,雙臂下垂,臉皺成一團,放鬆痠痛的肌肉。我蹲下來,朝牠伸出手。牠先瞄了主人一眼,才打起精神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向我,貼著我的小腿站了一會兒,然後伸長了手臂,要我抱牠。我毫不費力的抱起,牠也立刻回抱住我,那一雙瘦弱的胳臂簡直輕得像條項鍊一樣。我摸得到牠一截一截的肋骨,感覺得到牠的心臟頂著我的喉頭撲撲跳動。當牠把嘴脣靠近我的臉頰,盡可能貼近我的皮膚時,我才聽到牠微弱的哭聲;而且,似乎因為哭得太久,聲音都啞了。

「妳喜不喜歡牠?」男子問:「想不想有個玩伴?」

「我媽就在這條路上一家負責倭黑猩猩的庇護中心裡,」我說:「我相信她一定很樂意照顧牠。」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憂慮,緊張的笑了笑。「牠是我的朋友。我並沒有傷害牠。妳瞧,牠喜歡妳,想要跟妳一起生活,幫妳編辮子!」

這個人倒是很懂得剛果女孩的心思。

接著,他開始施展悲情攻勢。「拜託,白人女孩。我在河上漂了六個禮拜才把這隻猴子帶到這裡,途中還遇到暴風雨,失去了所有的家當。要是妳不買牠,我的家人就要餓死了。」

我看著這個男子,他的腳瘸,身上那件棕櫚葉編織而成的衣服破爛兮兮、滿是油垢,要相信他快餓死了並不難。

這時候,克雷蒙已經停好車,氣急敗壞的往我們走來。毫無疑問的,他已經撥電話給我媽了。「蘇菲,」他說:「我們必須離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他真是搞不清楚狀況。「別擔心!要是有什麼麻煩,我會告訴我媽都是我的主意。」小猩猩把手指頭伸到我的衣領底下,直接碰觸我的肌膚。「你要賣多少錢?」我問販子。

「對,牠是我的財產,」販子回答:「妳不能平白把牠帶走。」

 

摘自未來出版《不能沒有你,奧多》

本書榮獲2013美國國家圖書獎決選作品、2014好書大家讀最佳少年兒童讀物

Photo:https://goo.gl/rdCpbG , CC Licensed.

相關文章 MORE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