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魏德聖:好的獵人懂得安靜等待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8.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台灣的驕傲
魏德聖:投入這麼多年的心血,只是希望完成心裡的故事。林義傑:撒哈拉、南北極一直都在,唯一被改變的只有...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加入購物車

魏德聖:好的獵人懂得安靜等待


對談/王美玉、專訪籌備/黃奕瀠、何榮幸、執筆/黃奕瀠、張士達

 

魏德聖因「十年鑄一劍」的堅持而成為築夢代言人,但他卻說自己不是為了要創造什麼,只是想完成放在心中已久的故事。

 

「莫那,好的獵人要懂得安靜等待。」導演魏德聖在《賽德克.巴萊》中以這句話破題。創作時,他想像莫那魯道被壓抑了二十年,如今回顧這十二年的漫長等待,他坦言竟和莫那有了相同的體會。

這部七億打造的電影,以台灣最高規模製作及行銷成為2011年秋天最熱門的話題,魏德聖也因「十年鑄一劍」的堅持而成為築夢代言人,但他卻說自己不是為了要創造什麼,只是想完成放在心中已久的案子。「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他引述《聖經》的話,也許現在才是完成的最好時機。

 

為自己的衝動負責

說起這條電影路的甘苦。他直言自己未如眾人所說那般勇敢,只是憑著一股衝動,而且必須為自己的衝動負責任。

從場記開始做起,魏德聖踏入電影圈約十五年才完成自己的首部長片《海角七號》,意外創下台灣電影史上最高票房紀錄,原本沒沒無聞的他,一夕之間成為票房導演,拿下金馬獎「年度最佳電影工作者」肯定。

光環才剛在頭頂發亮,魏德聖一轉身將賺到的錢全投入《賽德克.巴萊》。人齊了,錢卻不夠也籌不到。「或許投資者是要確認我的決心到哪裡,但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電影殺青,一笑泯恩仇

「放棄的結果,我承擔不起,我們唯一贏的機會就是去完成這部電影,靠著票房贏回來。」

魏德聖說,如果上帝真的想要毀掉你,第一個月就毀了,不會等到三、四個月才毀掉你。劇組團隊凝聚力沒有因此被擊潰,反而愈來愈高,連監製黃志明籌資困難時,都會到拍片現場晃一晃,感染大夥兒的精神,再繼續去借錢。

電影終於完成,魏德聖謙稱這些好運都是人氣帶給他的:「我不敢說這是我做的,這是這麼一大群人共同完成的作品。」他將工作人員的付出和眾人的義氣相助放在心裡。

當時因籌資不順及挫折所生的「復仇名單」,也因電影完成而「泯恩仇」;「這部電影說的是化解仇恨。當時我急著找到資源,所以很憤怒,但電影拍完,名單也就消失了。」

就算是魏德聖人生中第一個英雄莫那魯道,也會遇到抉擇矛盾的情況。「莫那魯道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物,他有英雄的偏執和豪邁,但他也有矛盾的地方,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

寫下莫那魯道的故事,他也經歷了這個人物一輩子的心情。

 

想得小,才有前進的動力

雖然創作時想像著英雄,魏德聖仍維持著十年前的簡單生活,甚至覺得別人口中的「魏德聖」離他好遠。他常在二十六層樓高的陽台喝酒,望著夜景,想著世界多大而自己多小,想著自己小小的成功和失敗,「想小,才有前進的動力」。自覺樂觀的魏德聖,時常過一夜就想開,也反覆說著「事情沒這麼難,想大了才覺得難」。

出生台南的魏德聖,當年隻身到台北打拚,「一般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時,都會來台北。」他認為,城市既是個實現夢想的地方,也是讓夢想破碎的地方,已習慣台北的他,並未刻意讓作品背景離開這個城市。「《海角七號》的阿嘉離開台北的設定是戲劇效果,畢竟,故鄉是療傷的地方。」魏德聖坦言,阿嘉是他的部分投射,藉著這部電影,他也在心裡回到了故鄉。

 

曾經迷途,如今找到回戲院的路

魏德聖計畫中的另一部電影《台灣三部曲》,便是關於自己的故鄉。早年他在收集史料時,翻閱王家祥所寫的《倒風內海》,才知道台灣在四百年前曾有這麼美的時代,更驚訝地發現,故事就發生在他的出生地。「那時,我已經寫完《賽德克.巴萊》,心想,既然已經完成別人祖先的故事,也該來寫自己的祖先了。」

魏德聖在殺青套票上寫了一段自己小學時期看電影,因追逐蝴蝶而迷路的故事:「我一路哭一路跑,就是找不回戲院的路。」主訪人王美玉輕問:「你現在找到回戲院的路了 嗎?」魏德聖點點頭:「找到了。」

從《海角七號》開始, 魏德聖意外地讓「看國片」成為台灣社會「好久不見」的熱潮,2011年,看《賽德克.巴萊》更彷彿成為全民運動。魏德聖用他的故事,帶觀眾找到進戲院的路。

 

堅持創作本色

「當權者真的不用擔心強調族群文化會造成社會分裂,這只會讓世界更多元、和諧。」魏德聖表示:「掩飾你的顏色、彰顯我的顏色,這不叫平衡。」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乃至於完成劇本的《台灣三部曲》,魏德聖都朝多族群方向創作,力陳他心中的多色彩虹就是台灣之寶:「多族群文化是台灣的立根基礎。」魏德聖常說,當導演不是他的心願,投入這麼多年的心血,只是希望完成心裡的故事。

「導演並不是完全的創作者」,他認為,若目標只放在導演,便會迎合市場的需求,但若是創作者的身分,就會想辦法保護作品,為它辯護。

這也是魏德聖觀望前輩的眼光。他認為,侯孝賢、李安、楊德昌等聞名國際的台灣導演擁有的武器,正是生命養成中深植的文化,這讓他們的作品特色鮮明。香港導演向大陸市場妥協,就為了成就導演的身分,但台灣導演卻堅持著自己的根,這是創作者最好的資產。

「誰真的知道觀眾喜歡什麼呢?」魏德聖輕輕反問。他認為,商業市場取決於行銷和宣傳,而非電影創作本身,因此,不應該為了市場而影響作品創作。

 

要了解才能和解

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魏德聖從未拒絕大陸市場的可能,《賽德克.巴萊》甚至有大陸資金加入的機會,但因投資者要求更改部分劇情,讓他們寧可放棄也不願更動歷史。「和大陸合作的最大挫折,就是要將自己的文化抹殺掉。」

魏德聖承認大陸或許會成為東方好萊塢,但他們能主導潮流多久,也得看他們的格局有多大。「先別急著合作,我們應該要在保留自己文化特色的條件下去合。」他表示,台灣的多元文化和強大的創作力,都是優勢,不應輕言拋棄。尤其電影扮演了化解的角色。

「我們面對的歷史都是複雜而且受到傷害的。」魏德聖表示,透過電影可以讓大陸人看到真正的台灣,「電影很坦白,讓你看到我們沒有袒護自己人,我們既然反省了,你們也要反省。我們不是像你們想像得這麼卑微。」《賽德克.巴萊》受到大陸媒體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時,他也以同樣的態度回應:「要了解才能和解。」

 

摘自《台灣的驕傲》

Photo:https://unsplash.com/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