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星空之下永遠有路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8.0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星空之下永遠有路
「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如果你拿著地圖,走的是別人走過的路;如果你身上帶的是創意,走的就是自己的路。...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星空之下永遠有路


我們通常會覺得沒有路,以為「路」就是這樣了。但從某個角度,我又希望各位可以理解:路,是永遠都有的。當我們離開目前的場域,想像我們站在地球上,想像地球是其中的某顆行星,在這麼多的星星之間,我們怎麼可能沒有路?怎麼可能沒有路!

我很喜歡梵谷畫的「星空」。「星空」是梵谷過世一年前畫的,三十七歲他就走了;莫札特,三十五歲。我並不是想說「天才都會早死」,不管梵谷,還是莫札特,都非常有天分,所以他們有能力追求一種絕美的世界。莫札特在音符上追求絕美,梵谷在畫布上追求絕美。這兩種追求,很容易相信路已經走盡。

有一位日本設計家劍持勇,他的學生和我有設計上的往來。我問他劍持勇為什麼會死?他說是自殺。我問:「為什麼?生病嗎?」他說:「沒有!他完成了京王廣場飯店的案子,作品也收藏在紐約現代美術館,認為自己不可能完成更好的作品,所以自殺。」就是這種心情,因為相信路已經走完,可以結束了。他們時時低頭沉思,而忘了一件事情:要去想像,而不是找路。「想像繁星閃爍,暗示著無限的可能」,這是我想分享的概念。

當我們覺得沒有路時,不一定會走絕路;把頭抬起來,看到天上的許多星星,它會暗示著各種各樣的可能。當這種種的可能與現實生活碰在一起,我們會有許多不同的機遇,尤其各位都是經過社會歷練的人,能理解我們一生會碰到很多際遇:也許是寒夜的星空(冷得要命);也許是多雲的星空(看不到星星);也許是奢華的星空(你也許會發現自己在人生的某個時刻餘錢太多);也許是倒影的星空(分不清楚哪邊是真?哪邊是假?)也許在星空中,看見流星的影子……。

 

路永遠不會走盡

很多人都說:「臺灣這樣走,要走去哪裡?」其實,最重要的,是相信一定有一條路你還沒發現,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我們都不要以為路走盡了。我和各位分享另外一個例子:賈伯斯。我對賈伯斯有一種很特殊的情感我的第一部電腦只有主機沒有螢幕,那時蘋果二號剛推出,也是從那時候起,我開始注意賈伯斯。他的人生歷經成功、失敗,幾乎沒人相信他可以重新站起來。然而他站起來了,接著又因為生病失敗,然後他又起來,直到去世以前。在他病得最重的時刻,改變了世界。我在飛機上看到《時代》雜誌報導賈伯斯,上面有一句話說:「雖然他的人生被剪短,五十六歲,但他居然有時間改變世界。」

 

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

「星空之下永遠有路」,是很重要的一句話。也許各位會很想問,靠什麼找到路?這個是重點,「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為什麼?「創意」兩字在臺灣被用爛了,大家覺得搞怪也是創意,什麼都是創意。其實創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只要認真去做,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如果你拿著地圖,走的是別人走過的路;如果你身上帶的是創意,走的就是自己的路。就算手上有一張地圖,你知道有路,也要勇敢把地圖丟掉,因為地圖上的路,是別人去過的地方,只有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

唐麥克林的一首歌:梵谷的「Starry Starry Night」,查特亞金斯用吉他彈得非常好,他們用不同的方法唱這首歌;齊豫唱這首歌也非常動聽;同樣是唐麥克林,他年輕時與年老後唱這同一首歌,歲月讓他的演唱韻味如此不同。所以,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同一首歌可以有這麼多不同的唱法!在 YouTube 上,看看有多少人用梵谷的畫搭配這首歌,顯示其中的情感,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創意讓我們永遠有路。」

 

創意,是梵谷內心的熱

創意到底是什麼?我想提一些不太一樣的說法。創意就是梵谷內心的「熱」。梵谷內心有一種熱,可是他覺得沒有路,於是自殺。其實以他心中的那股熱,他一定有路。所以如果我們發現內心的火熄滅了,是很危險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內心必須保有梵谷的那股熱。

 

創意,是水天相連的闊

第二個是「水天相連的闊」,通常我們在看某一個東西時,只會看到一部分。舉例來說,當我問「這是什麼?」你一定會回答「這是桌子」。可是當我們有水天相連的闊,也許你會開始說「這是教室裡的一張桌子」;再闊一點想,你會說「這是農會二樓教室裡的」張桌子;再闊一點,你會說「這是一張有影子的桌子,因為它的四面八方有光線」。看一個東西要看到全部,這是「照見」。照相的時候,相機看到的是全部,它不因為你要拍其中一個人,其他的就自動不見了,但是拍照的人會忽略。人類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的腦袋很容易被綁架,我要拍你,就只注意到你,而忘記你的後面還有別的背景,但照相機看到全部,它會看到後面的後面還有一位,再後面還有綠窗簾……。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漏掉,啪!一次全拍起來,這就是水天相連的闊。

一覽無遺的能力很重要。而誰擁有這個能力?四歲以下的小孩都有。當我們掃描一個四歲以下小孩的腦部,會發現他的腦神經細胞沒有連結,是空的,到了四歲就開始連結。七歲以後腦神經開始減少,到了十四歲會少更多。由此可以想像我這個年紀的人腦神經還剩下多少。這是因為我們被教育成「你不用想,你不用好奇,本來就這樣……」。「本來就這樣」是一句很差勁的話,事情不是「本來就這樣」,是你以為沒有路,所以,就真的沒有路了。

「水天相連的闊」是一種腦神經細胞不斷的連結,它的原因來自於「好奇」。很多人跟我說「你介紹的那本書我看不懂」,我說看不懂沒關係,因為看不懂,就會有個問號,當你有問號,腦神經細胞就會重新搭起來;倘若你看懂了,腦神經細胞就會走老路。所以即使你還沒有答案,可是某一天當答案出現時,你會說「啊,我在找你!你出現了!」但是如果你從來沒有問號,你從來沒有在尋找一些東西,就算出現在你面前,你也不會知道那是答案,因為你從來不問問題。

我一直覺得臺灣的教育出了大問題,問題出在我們的考試制度。我們的考試為了公平兩字,其他的不敢考,只敢考「選擇」和「是非」,因為要有標準答案,我們都被教育成「找答案,不要找問題」。當你只會找答案卻不會找問題時,就不會想問問題,導致腦神經的使用非常欠缺,而水天相連的闊,就是一種不斷連結的能力。

 

創意,是腦力連結的網

創意,也是一種腦力連結的網,不只是自己的腦袋需要連結,更重要的,是必須把自己的腦和別人的連結,跟三百個人、三萬人的腦力連結。以前唯一的方法是看書,因為書是人的不斷積累,現在我們要教導年輕人看見網路的能量。網路的使用讓人的腦力透過一種物理的、電的網相連結,這是二十世紀後半期才發生的。以前多半是靠書本連結,後來靠廣播、電視。當一個孩子在電視上看到一則新聞,那則新聞是餵給他、主動進到他腦海裡的。我們常跟小孩說:「不要在地上撿東西,這個髒。」但我們很少注意到:「你不要看這個節目,這個髒。」其實內容會直接影響到腦袋,傷得更嚴重。腦力的連結很重要,所以我們需要讓自己、讓我們認識的人以及我們的後代,知道腦力如何連結,這是很關鍵的。

星空之下永遠有路,我們站在巨人的肩上遠眺,才看見永遠有路。但是我們不能永遠站在巨人的肩上,我們還是得下來,在爛泥巴地上向前走,路,才走得出來。一個是在肩上看得遠,一個是在地上走得動,這兩者和大家分享,以此祝福大家,讓各位在創意的基礎上,看到許許多多的可能。

 

二○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薰衣草森林課程演講

摘自《星空之下永遠有路》

Photo:https://unsplash.com/ ,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