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8.0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蔡英文繞不繞得過中華民國
蔡英文在二○一二年總統選舉,因根本否定有「九二共識」之存在而敗於馬英九。民進黨及蔡英文之所以否認「九...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


 

民進黨可能在二○一六年重返執政,對於這個變局,一般關懷兩岸局勢者都以負面的觀點來看待。我卻認為,不妨也試著用正面的觀點來看待這個變局。

在逐漸進入二○一六的此時,和在進入二○一六以後的時間裡,我認為,兩岸會有兩種力量交互作用。一種力量是:民進黨若重返執政,北京會認為,這是一個重新整理兩岸關係的時機,包括處理台獨問題。第二種力量是:民進黨如果重返執政,它也會覺得這是必須重新整理民共關係和兩岸關係的時候了,包括處理台獨問題。這兩種力量的交互作用,可能使得兩岸關係、民共關係得以整理,甚至使台獨問題也能得到某種形式和程度的處理。如果是這樣,我們就不妨用一種正面觀點來看待二○一六的到來。

進一步說,民進黨內面對二○一六的變局,也有兩種力量。一種力量就是要拐彎的力量,另一種力量就是不要摔跤的力量。這個很容易理解。

至於北京,我覺得也有兩種力量。一種是壓的力量,也就是由上往下的力量,這種力量放大到極致,或許就是地動山搖。另一種力量是托的力量,就是由下往上的力量,也就是一種調節「壓的力量」的一種力量,不能壓到破鏡難圓。北京或許會壓民進黨,但不能傷了台灣人民的感情和壓垮了兩岸和平與善意的基本框架。

所以,對民進黨,北京究竟是要它拐彎或是要它跌跤,這是一個選擇。對於台灣,北京在壓民進黨和壓台灣人民及壓台灣之間,也是一個選擇。這些選擇,會決定二○一六在歷史意義上,它究竟是正面觀點或負面觀點。

延續與超越九二共識

現在大家用的「九二共識」這個詞,是蘇起先生在二○○○年創製的。但是,至少在一九九八年上海辜汪會,兩岸在工作層次已經有了這個概念。當年,許惠祐先生和唐樹備先生都幾度提到「一九九二年的共識」。蔡英文也參與了此會。

當時,許惠祐說,依照「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雙方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各說各話。唐樹備說,依照「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關於一個中國的內涵,大陸同意暫不討論,台灣認為認知不同。所以,至少在一九九八年,已經有「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這個詞,一共八個字。

到了二○○○年,蘇起創製了「九二共識」,把八個字變成了四個字。少了四個字,居然大發神威。可見政治符號的製作十分微妙,少了四個字,在傳誦轉述及運用上流利得多,甚至連唸起來都覺得神韻不一樣了,再加上這幾年的形勢變化,這四個字的效果也就大大的不同了。如今已成「兩岸共同政治基礎」。

但是,現在大家發現「九二共識」有其局限。因為,即使用最寬鬆的說法,說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它還是「各表」,還是各說各話。因此,我在很多年前就建議,要想辦法建立一個「九二共識升級版」,這也就是現在很多人正在談的「超越九二共識」。

所謂「九二共識升級版」,這個詞,分成兩段。前段留下「九二共識」四個字,就是延續,就不是否定或丟棄九二共識;後段的「升級版」三個字,就是超越。

我覺得,在目前的亂局中,「九二共識」這四個字還是必須維持,畢竟這四個字已經在兩岸激盪了十幾年,它是什麼和不是什麼,兩岸都已有默契;如果丟掉這四個字,換一個詞,一切就會愈說愈糊塗,東拉西扯,也將失去了焦點。因此,九二共識必須延續。但是,大家都知道,各說各話的九二共識,不能處理深水區的問題,所以必須升級和超越。所謂超越,就是朝向「九二共識精神的法制化」的方向來思考。

連結點與主體性

兩岸關係有兩個基本元素。一個元素是連結點,另一個元素是主體性。一向以來,大陸比較強調連結點,台灣比較強調主體性。

理想中的兩岸終局解決方案,應當是能在連結點和主體性上取得一個合情合理的平衡關係,然後加以法制化。但這卻正是最困難的地方。

主體性和連結點,在不同的政策架構中,呈現了不同比例的分布。比如說:對於台灣來說,一國兩制,只有連結點,沒有主體性。對於大陸來說,一邊一國,只有主體性,沒有連結點。對於兩岸來說,一中各表,連結點和主體性都不夠明確和穩定。

那麼,如何在連結點和主體性上取得一個合情合理的平衡關係呢?三月間《聯合報》有一篇社論,題目是《期待朱習會開創兩岸共同救贖》,其中有一句話:

「在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下,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簽訂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

我覺得,我們暫時不要爭論這些文字,因為文字只是相;而是先來斟酌這樣的觀念能不能考慮。觀念如果可以考慮,再來想文字,再來找方法。

這段話裡,「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就是連結點,而且是連結點的法制化;「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就是主體性,而且是法制化下的主體性。

如果這個架構可以考慮,當連結點和主體性取得了合情合理的平衡,並以和平協議之類的機制加以法制化,那也許就十分接近「九二共識的升級版」了。

再回頭看這段話,開頭第一句「在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下」,這句話是大前提。

如何建立「兩岸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呢?我覺得,要確立「兩岸分治而不分裂」,首先要確定「一個中國」的定義。如果一個中國的定義,能朝共同締造論、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第三主體、球體論、一中三憲、大一中架構,及大屋頂中國的方向移動,一個中國就可能成為「一個分治而不分裂的中國」。也就是說,關鍵在於解放思想。

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接下來,我想談的第一個觀念是「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各位經常帶著行李箱出入世界各地的機場,是否曾經發現,我們這一代是把行李箱裝上輪子的一代。以前,行李箱沒有輪子,要提著或扛著;但現在的行李箱有了輪子,可以推著走,叫它三百六十度旋轉也不難。打個比方,以前的共產主義理論是「馬/恩/列/斯/毛」,要提著扛著;現在加上了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這就好像裝上了輪子,可以推著走,可以三百六十度打轉。這個裝上輪子的行李箱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再比如說,開始的時候,「九二共識」曾經一度擱淺,有一段時間北京公開否定九二共識,那個時候,九二共識就是一只扛不動的行李箱。但從二○○五連胡會後,再加上二○○八布胡熱線以後,九二共識加上了「一中各表」的輪子,至少台北說一中各表,北京不公開否定,十年來九二共識就成了可以推著走的行李箱。各位可以想像,如果拆掉「一中各表」這個若無似有的輪子,九二共識這口箱子就又要扛不動了。這些,都是一念之間。

我要說的是,未來兩岸的解決方案,重點是要在「一個中國」的定義上,也就是在「一個中國」這口行李箱上裝上輪子。這個輪子,不能少了「中華民國」這個元素。

其實,二十幾年來,北京對台工作的核心,就是希望台灣維持中華民國,希望台灣維持中華民國憲法。但這卻與北京在「一個中國」的定義上意圖消滅中華民國,是自相矛盾的。

北京要消滅中華民國,否認中華民國,否定中華民國憲法,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教台灣人民如何,尤其叫台獨如何去接受中華民國?又如何去尊敬中華民國?更如何去愛中華民國?於是,台灣的民意就從中華民國受中國欺負,上綱到中國欺負台灣,又上綱到中國人欺負台灣人;如果是這樣,台灣人又如何對中國產生感情?更如何不生「反中仇中」的心理?

摘自《蔡英文繞不繞得過中華民國》

Photo:gabe popa,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